Even_观乐法无

Shykie is rio

[2y]天赋异禀 01

设定来自《x战警》及同世界观美剧《天赋异禀》
万磁王尼x教授翔

——————————

  樱井翔全身上下都被检查了个彻底,确认他没有携带任何可疑物品,才被允许走进那件诊室。
  
  他的病人已经坐在凳子上等了有一会儿,樱井翔推门进去不好意思的微笑:“抱歉,临时送来了一个急诊病人耽误了一会。”
  
  他的病人比他想象的要娇小的多——介于他是听说发生了暴力事件才临时被请来坐诊,樱井翔以为他的病号至少得比眼前的这个男人大个7-8圈。
  
  那是一位苍白到病态的男人,他的嘴唇淡到几乎没有血色,颧骨和眼角却被染上艷丽的紫红色。病号似乎并不在意医生的迟来,他抬起眼皮敷衍的算是和医生打了个招呼。
  
  “我叫樱井翔,你可以叫我樱井医生,或者直接喊我翔”开始问诊和检查之前,樱井翔习惯性的自我介绍,他认为这有助于拉近他和患者的关系:“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通常来说,这个时候病人都会顺势卸下防备,在医生温和的注视下,从报出自己的姓名开始慢慢敞开心扉,但是这次显然不同——
  
  套着松松垮垮的囚衣的犯人假惺惺的笑了一下:“就算知道我的名字也没什么意义吧。”
  
  好在樱井翔并不会因为这样冰冷的拒绝感到灰心,他耸了耸肩并不强求,总会有这样的人的:“那么,我们就这样开始吧?”
  
  医生的手指干燥又温暖,带着和监狱不符的阳光的气息。
  
  病人——二宫和也仰着下巴任由樱井翔的手指划过下颌,那里被划出一个不大不小的破口。医生正专注于伤口的消毒和缝线,二宫和也垂着眼睛肆无忌惮的盯着将注意力全部放在自己身上的樱井翔。
  
  医生有着一张乖巧的面孔,圆溜溜的大眼睛里透着智慧的光芒。不知道谁说的,在这个时代智慧才是最新的性感,二宫和也深以为然,换句话说,医生正是他喜欢的这一类型。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短暂的治疗之后,二宫和也依旧独自留在这个冰冷的牢笼里,而医生走出这里,等着他的是无尽的花花世界……
  
  [让他留下]
  
  心底有个声音这样叫嚣着。
  
  而留下他的方法……
  
  二宫和也眯起眼睛,像个狩猎者那样,盯住了医生露出的一节白皙的后颈……
  
  “疼吗?”这个时候,医生突然抬起头问道,他们的视线在空中交汇,樱井翔清楚的看见对方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冰雪一般的杀气。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有着漂亮通透的褐色,却不含一丝情感,只有恶意和杀意像是利剑一样射出来。樱井翔几乎要颤抖一下,这个时候他才终于有自己正在为一个无期徒刑的恶徒诊治的真实感。
  
  二宫和也理所当然的感受到了樱井翔流露出来的一丝怯意,他对这些最为敏感,他嗤笑了一下,对于自己吓到了医生这件事情颇为得意。
  
  他喜欢看着这些“普通人”陷入恐惧,特别是恐惧的源头来自他,他们——变种人。
  
  没错,二宫和也恰好是个变种人,这也是他如今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他的童年算不上愉快,当他觉醒的时候,社会对于变种人的态度已经相当苛刻了,更何况他还是一名如此强大的变种人。他的力量来源于愤怒,他听到金属摩擦的声音,飘渺虚无的磁力触手可及,他怒吼着,在金属的帮助下几乎摧毁了整个街区。
  
  二宫和也永远也忘不了那个画面,所有的金属都听从他的召唤,向他臣服。不管是土壤中的微小分子,又或者是筑成房子的钢筋,不管是铁、铝,或者是什么别的金属,它们挣脱出地心引力的向他飞来,供他差遣……
  
  根据法律规定,无论故意与否,变种人使用能力破坏公共设施就要受到法律制裁,更何况二宫和也的能力太过强大——换句话说,他造成了灾难性的破坏。
  
  他没等到警察或者是什么别的部门,哨兵直接闯进了他的家门,他因此失去了家人,也因此从13岁的那个夏天,他就不得不东躲西藏,为了自己的自由和变种人的权益不断努力。
  
  但是他终究还是输了,被粗暴的抓捕,被带上可以限制他的能力的项圈(这让他觉得自己像个牲口),被关押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治疗结束以后,他也没能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作为一名强大的变种人,他的细胞和血液还有不小的价值可以用来做一些关于他们这类人的研究,所以政府还不至于扔着他不管,让他因为感染可怜巴巴的死去,但也不会有多少优待。
  
  尽管纷争的源头并不在他,而在于因为他的身份和身材而过来挑衅的蠢货,但毫无疑问,如果有一个人要为此负责,为此关上一个月的紧闭的话,那这个人肯定就是二宫和也了。
  
  二宫和也倒是并不排斥这样的惩罚。他脖子上的项圈除了封印他的能力和将他是一名变种人的消息昭告世界意外,就没有什么别的作用了。而那些在外面谈起变种人瑟瑟发抖的失败者,这个时候倒是都来神气活现的找他麻烦,仿佛殴打一名失去了能力的变种人是件多么光宗耀祖的事情似的。
  
  待在禁闭室免去了他不少这样的冲突,况且这里冰冷的金属墙面并不会给他带来多少压迫感。
  
  二宫和也闭上眼睛靠着墙坐下来,虽然他这会儿不能驱使它们,但和金属待在一起还是让他感到安心。
  
  樱井医生下一次的来访是一周以后的事情了。因为这个,二宫和也得以再次短暂的离开他的禁闭室。
  
  经过一通繁复冗长的检查,他终于得以踏进治疗室。
  
  依旧,他的病人百无聊赖的等在凳子上。他的气色看上去并没有比上一次更加好一点,依旧反着病态的苍白,脸上的一些紫色倒是慢慢的褪成了青色。
  
  “你好。”樱井翔热情的向他问好。
  
  可是他的病人像是没有接收到这份好意似的,板着脸,丝毫没有微笑的意思。
  
  樱井翔没有因此垮下笑脸,他摆好器械,开始给病人下颌上那个创口拆线。
  
  那个伤口不算大,不过两针,却给在病人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一道难看的红色痕迹。
  
  “要留疤了。”樱井翔有点惋惜的说。
  
  “是吗。”他的病人毫不在意的样子,好像那个疤并不是长在他的脸上似的。
  
  “你不在乎?”患者难得的反应让樱井翔有些受宠若惊,他赶紧就这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在乎?在这个地方?”对方像是在嘲讽樱井翔的无知一样讽刺的笑了。
  
  樱井翔噎了一下,他确实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介于这一次的患者有些特殊,而他也确实难得接触到这一类人群。准确的来说,只有眼前的这一个。
  
  接着,他又帮他的患者检查了一个腹部B超,他的脾在乱斗中收到了损伤——这也是樱井翔专门被请过来的原因,狱医不确定要不要拿掉它,即便是要拿掉,他也没有把握做这样的开腹手术——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只是个内科医生。
  
  樱井翔决定还是让患者留着他的脾,但他需要定期来检查这个器官的情况。这显然不是一个对他多么有利的决定,这意味着他不得不浪费一到两个下午专门跑到这所偏远的监狱里来。
  
  但樱井翔却没感到麻烦,甚至隐隐的,还有些期待午后的探访。
  
  这绝对不正常,对方是一名犯人,而且显而易见的,是一名犯下了了不得的罪行的犯人。樱井翔却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吸引力。
  
  从回去的路上开始,他就无法控制的开始回忆病人那双带着寒意的双眸,曲线优美的下颌和手感过分细腻的皮肤……
  
  他可耻的感到血液开始不收控制的向下涌去。
  
  “见鬼!”他忍不住咒骂了一声,踏在油门上的脚微微施力,加快车速驶向自己的家。
  
  当天晚上,他握紧自己,在充满了病人的想象中GC。

评论(2)

热度(40)

  1. 猫大爷不爱说话Even_观乐法无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终于发出来了!!(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