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大爱FZ,老虚男神,Seed是我心头好,阿斯兰一辈子的白月光
有人想约稿让我赚点外快吗(x)

掏出老图庆祝一下!

平时不看足球,但是没四年都要爱一次德国男模队❤❤

不管是脸还是作战风格,都很爱了!!

先提前奶一口冠军🏆

揣测一波Lofter的心声:

         我们是为小众文青准备的软件,然而现在使用的人数太多了,我们需要缩减用户数量。为此我们决定采取以下措施:

1、排挤冷圈,新人,文手等一切不重要群体。

2、丑化用户界面。

3、坚决不予解决用户提出的,关于图片无法显示等一切问题。

更新前后阅读量掉了8000+,热度倒是没怎么变,interesting

[轰爆/哨向]Silly (008)

         等到了周一的时候,关于气味的问题就稍微好了一点,至少爆豪闻上去已经不像是发生过什么暧昧时间的样子了。
  
  当然,也只是比起最坏好一点而已。
  
  一大早到教室的时候,埋头读书的绿谷头还没抬起来,就先向他打了招呼:
  
  “早上好,轰……”
  
  然后他抬起头,保持这个姿势3秒钟:“咔、咔酱?!!”
  
  绿谷显然不能接受这个结果:“你怎么闻起来和轰同学……”
  
  他话没能说完,就被班长死死的捂住了口鼻。爆豪不太清楚自己现在做出了什么表情,但班长和他身后的大饼脸已经很明显的瑟瑟发抖了,所以,还不错?
  
  八百万勉强作为知情人之一,专门关注了一下这里的闹剧,随后她悄悄的问轰:“你们又做了什么,他怎么今天特别暴躁?”
  
  “有吗?”轰把视线移回来,表情无辜到有些天真:“我觉得还好吧。”他不是一向来都这么凶残的吗。
  
  他这种态度,八百万也被搞得不确定了,她有点疑惑的再次在脑内对比了一下“平时的爆豪同学”和“今天的爆豪同学”,但还是觉得今天这个显然更难相处一点。
  
  “不过,你是怎么做到的?爆豪同学也是哨兵吧?”你是怎么让他沾满自己的信息素的?
  
  一提到这个话题,轰的心立刻就提起来。八百万是相当聪明的女性,他很怕对方从这些不寻常的蛛丝马迹里,推测出爆豪那不可见人的秘密。
  
  “当然可以,”他故作镇定的瞎掰:“信息素够强就行。
  
  八百万:“……”那你好棒棒哦。
  
  好在比起理智,这个时候八百万更愿意动用她的恋爱脑思考,她顺势帮他们想出了一个解释:“不过爆豪倒是没抵抗,你们有进展了?”
  
  “……嗯,是的。”轰硬着头皮点头。
  
  “恭喜你啊!”八百万真诚的献上祝福。
  
  轰:“啊……嗯……”
  
  被军事八百万提醒过,轰终于想起来他应该表现得和爆豪亲近一点。不过这件事光是他一个人想没有用,还需要另一个当事人的配合。
  
  爆豪内心有点复杂。他既想配合,又不想配合。
  
  从本能上,他是渴望着这一结果的,但是自尊心又不能接受被本能支配。这种复杂的心情最终引发的结果是,他挑眉冷笑:“亲近?怎么亲近,像废久那样?”
  
  轰拿他这种别扭一点办法都没有,而且对于爆豪的横眉冷对,他开始觉得自己有点委屈了。
  
  于是他难得的板起面孔:“你也差不多认真一点!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
  
  轰本来以为依爆豪的性格,这种强硬的说话方式肯定会引起对方的反弹,然而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爆豪被他教训的愣了一下,然后居然撇着嘴,服软的点了头。
  
  这家伙,意外的吃硬不吃软。
  
  “所以……要怎么亲近?”爆豪慢腾腾的问他。
  
  轰一下还真被他问住了。
  
  他自己的童年被混蛋老爸耽误的,身边并没有什么伙伴,而爆豪,大概只有带领小弟的经验。
  
  他们两个居然都没有很普通的教过朋友,一个比一个独。这真是个令人悲伤的发现。
  
  但优等生并不会轻易认输。
  
  “大概……类似绿谷同学和饭田同学那样……吧?”
  
  ‖‖
  
  绿谷出久度过了艰难的一周。
  
  具体一点来说,他度过了被窥视的一周
  
  无论是课间、午休,还是其他自由活动的时候,那两股视线都不肯放过他,并且强烈得令人如芒在背。
  
  普通的来说,他不太介意被人围观。从选择成为英雄这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要成为欧尔麦特那样的,万众瞩目的超级英雄,他已经做好了相关的准备和心里建设。
  
  不过现在,他发现,他所做出的准备,显然不包括来自他的竹马爆豪胜己的注视。
  
  作为一名偷窥者,他的竹马爆豪胜己,不但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感,并且在被发现时也并不胆怯,反而能理直气壮的摆出“垃圾,我就看了你能怎么样”的可怕气场。
  
  有一次,绿谷悄悄的对上了爆豪那可怕的视线,然后他那只兔子形态的精神向导立刻就炸开了全身的毛!
  
  他能怎么办呢?他只好抱起自己的兔子,轻轻抚摸着安抚它,然后和它一起瑟瑟发抖。
  
  相比之下,轰同学的目光,尽管也很明显,但不那么令人难以接受了。
  
  万幸绿谷出久不是唯一的受难者,仅仅是重灾区。他还有两名难兄难弟,分别为他的朋友饭田天哉和丽日御茶子。
  
  当然,这两个人,在爆豪的目光下也同样只有瑟瑟发抖的份。
  
  好处是,至少他们可以讨论一下,引发这个现象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绿谷决定反偷窥一下,而这个被观察的人选,他选择了小胜。
  
  轰同学看上去有些天然,却有着猫咪一般纤细、敏锐的精神。看上去就不好惹的爆豪胜己,倒是因为从小就是孩子王,反而习惯了各种视线,特别是来自绿谷出久的。
  
  绿谷做的就高明的多,至少爆豪完全没有发现。然后他把自己得到的结果,小声的汇报给自己的朋友们:“我发现,轰同学和小胜,好像……好像在模仿我们……”
  
  他说的很艰难,很不确定。因为这件事诡异的像是愚人节的恶作剧玩笑。
  
  然而它确确实实的发生了。
  
  “快看!爆豪同学,去找轰同学了!”丽日小声惊呼。随后他们发现A班的两位池面,果然像他们几个一样的,把头凑在一起,像是在说什么悄悄的样子。
  
  ‖‖
  
  “喂,我说,光是这样模仿废久就行了?”爆豪压低声线问道。
  
  “应该是这样吧,你看绿谷同学他们,看起来就是很亲密的样子啊。”轰也小声回答他。
  
  然后他们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但是绿谷和他的伙伴们还没散伙,于是他们两个也只好保持这个姿势。
  
  在这么近的距离下,爆豪很不情愿的发现,半边混蛋的下颌线条好看的过分,微微凸起的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灵活的上下滑动。
  
  [很想摸一下………]
  
  然后他就被突然冒出来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轰很明显的有在好好压制着自己的信息素,爆豪什么味道也没有闻到,所以不是信息素的蛊惑……
  
  [真是疯了……]
  
  没有选择直起身子拉开距离,他闭上眼睛,同时伸手按住口袋里,企图爬到对方身上去的变色龙。

Lof的新界面真是令人不爽,没法好好刷tag了!!!

不搞个归档功能,倒是别的瞎弄了不少,整整齐齐的排列着多好!!

感觉我要跑路了,没法愉快玩耍了

[轰爆/现代AU]黑山羊之卵

明天考试,发文攒人品。(不是高考哈哈哈哈)
这是之前就写好,被废弃了的段子,练笔之作混更(x)
名字来源于《喰种》,不过内容都是自己编的,很魔幻

——————————

  血的气味。
  
  带有一点点的腥气,又甜的发腻。
  
  爆豪胜己顺着气味的来源看过去,找到一条不怎么起眼的阴暗小巷。他看了看手里拎着的满当当的购物袋,犹豫了一下,又看向那条黑的仿佛阳光都照不进去的巷子,最终皱着眉毛,遵循着刑警的本能,走过去。
  
  越是靠近,血腥味就越重,等到他走到巷口的时候,味道已经浓厚得快要变为实质,他都没法想象里面是个什么惨状了。
  
  奇怪的是,周围的行人来来往往,居然没有一个人往这里投来好奇的一瞥。
  
  这巷子从外面看,就是城市里普通的,肮脏的一角。地面上零零散散的躺着辨认不出颜色的垃圾,墙壁上甚至还有尿渍。
  
  爆豪走进去的时候没想太多,他觉得就算有点问题,也会藏在更深处。然而当他一脚踏进去的时候,他感觉自己仿佛穿过了一道冰凉的屏障,像是踏入了另一个世界一样的,巷子外面嘈杂的声音一瞬间消失,眼前的景色,也突然发生了变化。
  
  地面上、墙面上,到处都溅满了血,血迹都还是新鲜的红色,一看就是刚刚从身体里流出来。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人,按照这出血程度来看,就算是这五个人一起,这会儿大概也没气可出了。
  
  “啧”爆豪感到太阳穴一条一条的疼起来,他后退一步想要离开这里,同时掏出手机,准备联系局里的同事。
  
  然而手机掏出来了,信号却没有,就连紧急号码也拨不出去。他转身想要离开,却发现喧嚣的街道不见了,而巷子,被无限延长到了他看不到的地方,在他身后,一个身影静悄悄的靠墙站在那里。
  
  “你……”爆豪想要问他是什么人,话到了嘴边,却发现自己的嗓子紧的要命,一下还没发出声音。
  
  问不出来,他就眯着眼睛,仔细想要看清楚对方的模样。但是这个巷子实在是暗,那人又藏在阴影里,他实在是看不清对方的面孔。
  
  他隐约感到人影咧开嘴笑了一下,直起身子准备向他走过来,然后突然顿住,转身,以超越人类极限的速度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与此同时,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像是破除了什么结界似得,午后的温热重新回到爆豪的身上,闹市的喧嚣也再次响起。他转身,就看见一张标志性的,红白双色的脑袋。
  
  他的高中同学兼同事,轰焦冻正一脸奇怪的看着他:“你在这做什么?”
  
  爆豪再扭头,发现尸体和血迹都消失了,好像一切都是他的幻觉似得,面前还是那个除了肮脏一无是处的小巷。
  
  爆豪晃了晃头,觉得自己还有点晕:“……不,没事。”
  
  “这是你的东西吗?掉在地上了。”轰说着,弯腰帮他捡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扔在地上的购物袋。
  
  “嗯。”爆豪哼了一声,伸手接过自己的东西,这都是他晚饭要用的食材,重要的很。
  
  “你袋子好像破了……你买了什么带血的生鲜吗?”
  
  经过轰的提醒,爆豪才发现帆布购物袋的底面全都被血浸透,一滴红色的液体“啪”的一下砸在干燥的地面上。
  
  “你怎么了吗?怎么脸色这么差?”
  
  大概是他脸色真的很难看,轰的表情充满担忧。爆豪最恶心类似“担心”、“怜悯”之类的,为弱者而生的情绪,他瞪了对方一眼:“我好的很。”
  
  他最后看了一眼身后平静的小巷,随后头也不回的往家里走去。
  
  推开大门,沙发上已经坐了一红一黄两个人,大概是听到他开门的动静,这会儿眼巴巴的看过来,像是等待投喂的幼崽一样。
  
  爆豪一点也不惊讶,他一边换鞋,随口道:“私闯民宅是犯法的。”
  
  黄色的那个罪犯一点也没有自知之明的,翻找起爆豪放在地上的购物袋:“晚上吃什么?”
  
  他找到了一大包肉糜,和芝士片,这是坐汉堡肉的材料,恰好是来蹭饭的两个人都爱吃的东西。
  
  上鸣高兴的嘀咕:“嘴上说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嘛。“
  
  他没看到身后切岛拼命摇头的画面,随后头顶上传来直击灵魂的力道……
  
  切岛看着倒在地上,魂魄都要从嘴里飘出来的饭友,很有求生欲的主动请缨去焖米饭。爆豪轻哼一声表示他准了。
  
  经历过下午的那件事,爆豪心情不算太好,除了汉堡肉,就随便拌了点白菜丝,陪。着味增汤,就算是一顿晚饭了。
  
  不过汉堡肉煎的外焦里嫩,汁水鲜香,上鸣一个人就塞了4块。
  
  爆豪没什么胃口的随便吃了点蔬菜就放下筷子。之前收拾东西的时候,他特意没洗袋子,而是找个地方收了起来。上面已经发黑的血迹,时刻提醒他下午的那些都不是幻觉,是真实发生过的。
  
  现在的问题是,那个巷子到底有什么不同寻常,死去的那些人都是什么人,以及,出现在他身后的那个神秘人影到底是谁?
  
  他倒是很想再去考察一番,但那地方有点邪门,他一个人肯定是不妥当,他需要一个靠谱的队友。
  
  思绪太多,爆豪就连做梦都重新回到了那个血腥的现场,看不清脸的受害者,和藏在黑暗中的神秘人折磨了他一个晚上。5点不到,他就睡意全无。
  
  又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半个小时,他最终还是爬起来,提前去上班。
  
  街道上还没什么人,早起的小贩半开着门,正在准备东西,局子距离爆豪家不远,他走路15分钟就到了。
  
  夜班的同事坐在办公桌前可劲的点头,面前还摊着没写完的报告,大概晚上又被叫出去处理家庭纠纷了。
  
  爆豪没叫醒他,径直走向自己的办公桌前,打开电脑,准备查一下最近有没有新报上来的人口失踪。

[轰爆]儿童节buff随机掉落中

赶在明天之前提前发出来,不然大概会淹没在贺文中?

祝小男孩儿们节日快乐(x)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每年的六月一日就变成了一个人人自危的日子。谁也不知道这一年的今天会轮到谁,但总之10个人里总有那么4、5个人会中招——缩水成小朋友。
  
  不是单纯的外表上的缩小,是变回货真价实的小朋友,然后被强制度过一个“愉快”的儿童节。
  
  轰被胸口上的重量压醒的时候,意识都还不太清晰。前一天晚上他和爆豪打了一架,不是妖精打架的那种,是货真价实的干了一架,到现在身上有好几处都还隐隐作痛。
  
  打架的起因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反正不会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总之从爆豪挥拳上来的时候,这个结局都已经避免不了了。
  
  轰才睡了不到4个小时,头还在痛,前一天受的气也还没彻底消掉,而现在他看着趴在他身上的那个豆丁,觉得脑袋更疼了。
  
  他几乎都快忘了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而且去年已经有过一回,没想到他们家的霸王龙今年又中奖了。
  
  他盯着那个一但睡着了,就像小天使一样可爱的小混蛋,一时间都不敢想象去年的这一天是怎样度过的。
  
  爆豪胜己是个大混蛋,缩水的他也是一名破坏力分毫不减的小魔王,再带上少年特有的那股无法无天的混世魔王劲儿,简直就是混沌的象征。
  
  轰简直恨不得今年中奖的是自己算了,他小时候多乖啊。
  
  这样想着,他一指头戳上那个令他不敢轻视的,大约5、6岁大的小男孩的脸颊。指尖传来滑腻又柔软的触感,轰颇有瘾头又戳了一指头,才小心翼翼的下床,去准备早饭,顺带收拾一下昨晚被他们当做战场的房子。
  
  爆豪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爸爸妈妈都不在身边,周围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
  
  他今年5岁了,已经不是那种遇到事件只会哭闹的小P孩,定了一下心神,他就跳下床,想调查一下自己现在到底在哪里。
  
  房间的门在这个时候被人打开了。伴随着烤土司的香气,走进来的是一名他不认识的大叔。
  
  以爆豪的眼光来看,他长得有点特别,先不说左右瞳孔的颜色不一样,连两边的头发都是一红一白,奇怪的要命。
  
  “阴阳脸!”他立刻想到了一个不错的称呼。
  
  轰没想到他这么早就醒了,愣了一下以后,不知道是该叹气还是生气。
  
  这小混蛋,从小就这么会给人起外号!
  
  在轰出声之前,小朋友又丝毫不怕生的质问他:“大叔,你是谁啊?我爸妈呢?”
  
  被缩小的爱人称为“大叔”,还真是微妙,尽管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轰还是心情复杂。
  
  他蹲下身来,让自己平视小朋友的视线,耐心的编瞎话的给他解释:“你爸爸妈妈今天有事出去,哥哥照顾你好不好?”
  
  5岁小朋友的戒心还没那么高,更何况眼前的这个家伙看上去一副好说话的要命的样子,比妈妈和蔼多了,爆豪稍微犹豫了一下,就相信了轰的话。
  
  “饿了吗?我带你去吃早饭。”轰说着,揉了揉爆豪小朋友柔软的头发。
  
  “我要吃肯X基早饭!”某个小朋友立刻提出要求。
  
  “诶?”
  
  “我要吃肯x基的汉堡。”
  
  这也变得太快了,去年这个时候,他还吵着要吃烤土司。但是看着小朋友可爱的琉璃色眼睛,和泛红的小鼻尖,他还是忍不住心软。
  
  看来土司只能留着明天给变回来的大卡吃了。
  
  “怎么办呢,早饭都已经准备好了。”尽管心里已经做出决定,表面上,轰还是露出为难的表情。
  
  “诶?”作为一名内里还是很懂事的小朋友,爆豪立刻理解了轰的意思,失望的嘟起嘴。
  
  “但是要带你去也不是不行。”大人狡猾的转折了一下,果然看到再次变得亮晶晶的眸子。
  
  太可爱了!
  
  “亲一下就带你去。”轰向他露出自己的侧脸。
  
  对于爆豪来说,这真是个难题。一方面,他真的很想吃汉堡,但是另一方面,他一点也不想亲这个陌生的大叔,感觉怪怪的。
  
  但是妈妈的话肯定不会同意他一大早就吃这种垃圾食品,错过了这次机会的话……
  
  多方面权衡之后,爆豪小朋友终于决定为了一个汉堡出卖自己的灵魂。
  
  本来看他半天没有反应,轰都已经做好了对方宁死不屈的准备——毕竟爆豪胜己本质上就是这样的人。
  
  然而一个带着奶香的亲吻猝不及防的印在他的脸颊上。
  
  轰瞪大了眼睛,心脏突然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这是一种全新的,令人心动的感觉。
  
  温暖的,治愈的,令人感动的……
  
  他突然能够理解绿谷疯狂晒孩子的心情了,他突然,也好想把面前的这个宝宝带出去,给所有人都看一看!
  
  轰深吸一口气,好不容易压下心中的激动,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再亲一下,下午陪你看欧尔麦特的录像好不好?”
  
  小朋友像是被冒犯了一般的瞪起眼睛:“我又没说想看录像!”
  
  然后又一个奶味儿的亲吻,落在轰的脸颊上。

[轰爆/HP AU]给你一张好人卡

很普通的情节,不知道为啥非写了HP AU(x)

——————————

  爆豪胜己拉开列车的最后一间还有空位的包厢的门,然后不出意外的看到了自己最讨厌的组合。
  
  格兰芬多的绿毛废物,赫奇帕奇的废物,还有斯莱特林的,他的对头。
  
  “废物车厢。”他保持现在门口的姿势,睥睨着他们。
  
  “小胜?你找不到座位了吗?我们这刚好还能再坐一位哦!”绿谷出久完全没有在意他的阴阳怪气,热情的招呼他。
  
  [这样反而更不想进去了。]
  
  “马上就要开车了,这个时候就别闹别扭了吧。”见他没动,轰也抬头劝说道。他们已经升上4年级,轰和绿谷的袍子上都别着一个大写的“P”的徽章。
  
  这两个人,都已经当上级长了。
  
  爆豪和他对视了1秒,最终还是不得不向现实低头。反正这两个人待会要去车厢里巡视,也不会留在这里。
  
  他坐到轰焦冻的边上。再不喜欢这个人,再把他当做竞争者,这个时候他也更愿意和斯莱特林坐在一起。
  
  从他进来以后,对面那个大饼脸的表情就变了,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想要说着什么的样子,但偷瞄了爆豪几眼最终又放弃了。
  
  “你要是不想我待在这里就直说好了。”
  
  “不、不是的……”大饼脸连忙否认:“我只是……有点问题想问小久……”
  
  “哦?我打扰到你们的私人空间了?”
  
  “小胜!”尽管绿谷可以最大限度的容忍幼驯染对自己的各种出言不逊,但是涉及到无辜女生,他还是要站出来维护一下。这家伙分毫不差了的继承了格兰芬多那令人作呕的“骑士精神”。
  
  “怎么,你要给我扣分?别以为别写一个P你就可以用这样的态度和我说话!”爆豪抽出魔杖,冬青木圆润的尖端笔直的指向对方的鼻尖。
  
  眼看着没有做什么,却无端成了导火索的茶发女孩的脸色都开始发白,轰终于意识到他得做点什么——指望绿谷是没有可能的,只要爆豪胜己没有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就没有可能。
  
  “好了。”他把爆豪的手压下去,固定在自己的掌心里:“你在车厢里也差不多收敛一点吧。”
  
  看阴阳脸再不顺眼,在外面还是要给自己学院的级长一点面子的。爆豪狠狠的甩开他的手,倒是没再举起魔杖了。
  
  “我们也差不多该走了,绿谷。”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金色的怀表看了一眼,然后招呼道:“先去教授哪里开会,然后还要巡逻。”
  
  “啊,好的。”
  
  离开车厢的时候,绿谷很不放心的悄悄瞟了一眼爆豪,生怕他们离开以后,他再为难丽日。
  
  然而爆豪只是支起下巴专心欣赏起窗外的风景来,根本没有正眼瞧一下他对面的那个女孩儿。
  
  行吧,当成空气也比针锋相对强。
  
  “你没必要那么担心的。”他们走出去一段距离以后,轰才向绿谷说道:“他只有和你碰到一起才会特别暴躁一点。”
  
  “我知道的。”绿谷为难的笑起来:“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但小胜其实是个很好的人!”
  
  [真是难为你能这么想了。]
  
  轰不知道该给出什么样的回应。
  
  爆豪胜己这个人确实算不上什么典型的恶人。通常来说,他不会刻意欺负什么人(绿谷出久是个例外),但你要说他是个好人,也非常牵强了。
  
  至少轰焦冻和这人做了3年室友,还没看出他有什么“好”的要素。
  
  ‖‖
  
  结束了级长工作的轰回到寝室里的时候,发现爆豪居然已经躺在床上,漫不经心的翻阅着这学期的魔法史的课本。
  
  这个图书馆狂人,今天居然回来的这么早。
  
  很明显,爆豪应该听到他回来的声音了,轰没有刻意放轻手脚,门都是无视礼仪的,随手甩上的。没人关注他的时候,他偶尔就喜欢这样放纵一下自己的行为。
  
  然而床的那个家伙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似的,没出声,连一个眼神都没分给他。
  
  [好吧,好吧……]
  
  轰立刻意识到这是怎么回事了。说真的,甩格兰芬多的级长一脸咒语,是那么令人开心的事情吗?
  
  轰甚至没去洗个澡,缓解一下身心的疲惫(如果他这么做了,这事可能到明天都不算完)。他坐到爆豪的床边,伸手摸了摸对方柔软的金发。
  
  下一秒,他的手就被人毫不留情的挥开了。
  
  “我允许你碰我了?”
  
  [这不是挺精神的。]
  
  看着对方似乎能迸发出火焰的红眸,轰眨了一下眼睛。
  
  然后他突然伸手,强硬的抽出对方手里的书,乘着对方愣神的这几秒,把头埋进他的胸膛里。
  
  “别生气了好不好?我好累啊。”他毫不顾忌形象的,软绵绵的说道,声音透过布料传出来,显得闷闷的。
  
  “……斯莱特林的找球手会害怕这么一点运动量?”
  
  “可是我真的很累,”轰坚决不抬头,眼睛也不眨的把锅推出去:“你又不是不知道,新生和巨怪一样消耗体力。”
  
  “别把我们的新生说的和蠢狮子似的。”
  
  虽然还在吐槽,但语气已经柔和很多了。轰感受到轻轻搭在自己头顶的那只手,忍不住悄悄笑起来。
  
  [容易心软这一点,确实挺“好”的。]

[轰爆]疮 (高能慎入)

大概会被河蟹?

全文非常丧心病狂,慎入!!慎入!!我甚至不敢打卡酱的单人tag(x)

我真是个若风

——————————

  诊间的门被推开,轰循着声音看过去,然后愣了一下。
  
  推门进来的那个人,向医生这里看过来的同时,也愣住了。
  
  [太巧了。]
  
  他们两个同时想到,怎么恰好就碰到高中同学了呢?!
  
  尽管是同学,但两个人算不上是朋友,勉强来说的话,可以算得上认识,叫的出名字的那种。
  
  看病遇到熟人真是尴尬,特别还是这个科室……
  
  他们就这样沉默着对视了几秒,最后还是轰先反应过来:“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
  
  他公式化的问道。
  
  爆豪沉默着,没有给出回答,甚至另外一只脚都还没踏进来。
  
  [好吧。]
  
  轰了然:“你要是有什么顾虑,可以把号退了,明天在这里的相田医生水平也很好的。”
  
  他这样说,爆豪反而被激起了逆反心,他把另一只脚也踏进来,反手关上门:“我凭什么要退号啊,你要拒诊?”
  
  [行吧。]轰想到[这人果然一点也没变,还是和上学的时候一样。]
  
  ‖‖
  
  “好了,现在说说看,你哪里不舒服?”
  
  终于坐下来之后,轰再次提问。
  
  “……疼。”
  
  “哪里疼?”
  
  “你是不是找茬?我都来这个科了你说我哪里疼?!”
  
  真是个难缠的病人。轰叹了口气:“那你脱了裤子躺下来,我看看。”
  
  “什…什么?”爆豪以为自己听错了。
  
  轰已经站起身去抽手套了,见他还坐在座位上,催促道:“我得看看才能知道具体情况啊。”
  
  然后他注意到对方红透了的耳根,又耐下性子安抚道:“没关系的,我一天要看几十个病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啰嗦!”
  
  ‖‖
  
  手套的感觉是冰冷的,碰到那个难以启齿的部位,带来令人无法忽视的痛楚。
  
  “嘶——”爆豪忍不住到抽一口冷气。
  
  “忍一下。”轰医生把语调放轻柔:“我要进去看一下有没有别的问题,可能会有点疼。”
  
  [你管这个叫有点疼?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爆豪狠狠的想。但他现在以这样屈辱的姿势躺在床上,脸颊也热的不像样,已经连发火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快点。”最终,他只能硬着头皮,语气不算好的催到。才躺上来不过1分钟,他已经无比想要下去了。
  
  轰没有给他回应。
  
  有什么东西探进来了。纤细的一根,带着冷冰冰的润滑剂,一点一点的,灵活的探究着他的身体。
  
  轰做的很仔细,没有放过每一个平滑肌的皱褶。爆豪能感受到他转动着手指,不断前进,向深出探索。
  
  手指真的伸进去了反而不那么疼,也不是很难受。但是感觉强烈的要命。
  
  15分钟?或者只有30多秒?
  
  时间漫长的不像话。
  
  终于,入侵者退出去,然后医生淡定到有些可恶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还好,就是有点混合痔,问题不算太大。我给你开点药,回去注意一下生活习惯,少吃辣……”
  
  说道这里,轰顿了一下:“我记得你好像特别喜欢辣的东西。”
  
  爆豪哼了一声不想理他。
  
  轰也不介意,扔了污染过的手套重新做回电脑前面,干脆利落的打出处方:“不舒服的话,再回来复诊。”
  
  “鬼才会回来!”

[轰爆/哨向]Silly (007)

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了,俨然变成了快乐写手(x)
大纲早就哭晕在厕所里
以及,自己的腿肉真难吃,呸呸呸!!

前文链接: 001 002 003 004 005 006
——————————  
    轰是在榻榻米上醒来的。
  
  他醒的时候时间还早,窗外还被黑色笼罩,太阳都还没有醒来,夜光的钟表上显示着现在的时间——4:37。
  
  他才睡了2个多小时。
  
  但他现在一点疲惫都没有,这2个小时的休息,比起整夜的睡眠都还充分。不仅如此,他觉得自己现精力充沛的可以多做10组练习。
 
  [这就是,向导的力量……]
  
  然后他又想到了那个把他扔在榻榻米上,连被子都没给他盖一个的狠心向导。不知道麻烦有没有顺利解决,以及,他承认自己昨天在被一股不知道哪里来的怒火支配以后做的有点过分,带着那么大的味道真的没关系吗……
  
  有关系。
  
  有关系死了!
  
  爆豪胜己一大早就被闹钟叫醒了。前一天休息得太晚,以至于他头疼欲裂,眼皮也像是被粘起来了一样难以掀开。但他还是没有赖床,拿出惊人的意志力爬起来冲了个冷水澡,把自己彻底浇醒。
  
  接下来,他该去锻炼了,但他完全不想出门。
  
  天知道阴阳脸那家伙在他身上留了多少信息素,现在看来味道大的吓人——尽管他并不排斥(他本人并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这样出门,简直是在向全世界宣布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当然这一点是假的。
  
  看起来他只能待在房间里做一些基础训练了。阴阳脸这个废物,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他赌气的想。
  
  而且还有一点问题,他大概也没法去食堂吃饭了。
  
  爆豪并不打算亏待自己,他立刻给半边混蛋打了个电话,也不管现在才刚过6点,对方有没有起床。
  
  电话很快就被接起来,轰焦冻的声音精神的让人牙痒痒,他的呼吸稍微有点变粗,应该是在做晨练。
  
  “有什么事吗?”他问道。
  
  “我要吃早饭,给我打包面包、牛奶和煎蛋。”
  
  尽管爆豪胜己不是个好相处的人,但他很少这么对别人颐气指使,轰焦冻用他比别人灵光几分的脑瓜稍微一想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好的,我知道了,你稍微等我一下。”他答应下来,一边用搭在颈间的毛巾擦掉流到下巴上的汗珠。
  
  “还蛮识相的么。”爆豪把手机扔回书桌上,像是掩饰着什么似得喃喃自语。
  
  轰是相当有行动力的,他说稍微等一下,就真的只等了一下下。他总觉得爆豪点的东西太少,他怕对方和自己客气,又主动帮他加单了一大堆东西。
  
  因为去的早,他还抢到了限量的中国小笼,两份。爆豪沾着辣酱吃得开心的时候,几乎都要对他刮目相看了。
  
  他还没吃到过这道点心。他起的不算晚,但他对于吃什么不算太在意,反正加上辣酱什么都是辣味,因此,等他完成自己的训练的时候,通常都已经只剩下最常规的了。
  
  小笼包受欢迎是有原因的,确实好吃。
  
  咬破薄薄的外皮,鲜香的汁水就在舌尖炸开,雄英的食堂手艺好到也可以称霸了。
  
  轰也还没吃早饭。在把别人当成外卖小哥之后,就算是爆豪也不好意思再让他拎着自己的那份滚回自己房间去吃——如果是绿谷这倒有可能发生,但他和轰还没熟到那种程度。
  
  他只是不屑于顾及那些他看不上眼的人的情绪,并不是不懂礼。
  
  他和轰焦冻目前关系太过复杂,他还是要稍微顾及一下他的。
  
  这是轰第一次有机会认真打量爆豪的房间,上一次他送爆豪回来的时候倒是进来过,但是并没有机会好好观摩。和他自己的和式不同,爆豪没做太大更改,房间里也没有过多摆设,整洁又简单。
  
  因为是在自己的领域里,他没太约束自己的精神向导,那只神秘的变色龙缩在条纹沙发上,一眼下去很难分辨出来。
  
  他感受到被他收到精神图景里的猫咪的躁动,它无疑是想要出来的。但是现在还不清楚爆豪的态度,轰决定还是不要让它出来,免得给人添麻烦。
  
  “你不吃?”大概是为了找变色龙耗费了太长时间,以至于爆豪难得多管闲事的问了一句。
  
  “吃的。”轰收回视线,看到向导正埋头专心对付最后一点小笼。
  
  他后颈的曲线就这样向轰展露出来,而轰的视线也说着这道优美的弧度一路延伸,直到它消失在黑色工装背心里。
  
  浑身占满了他的味道的向导,毫无防备的在他面前露出了脆弱的部分……
  
  轰意识到心底,有什么东西翻涌上来。
  
  [再这样下去就……]
  
  他闭上眼睛,像是要把胸膛里的空气都挤出来似的呼了一口气,然后起身。
  
  “嗯?”爆豪再次抬起头,就看到他已经准备去拧门把手:“你要走啦?”
  
  [明明还什么都没吃。]
  
  “哦……我中午还会再来的。”头也没回的撂下一句话,轰像是在躲避着什么一般的匆忙离开了。
  
  “诶?”爆豪困惑的眨了一下眼睛,然后决定不管他,并且飞快的将另一份没有动过的小笼占为己有。
  
  一口咬下去。
  
  “果然还是很好吃。”终于等到一个人的时候,他心情愉快的眯起眼睛,然后赞扬的对小笼微微一笑。
  
  绿谷出久大概也想不到,自己争取了这么久的,朋友般的温和对待,居然这么轻松的让一笼小笼得到了。
  
  虽然最后它们全军覆没在爆豪的肚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