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Shykie is rio

[磁石 2y]来自星星的你 (003)

  关于刚刚得罪完的邻居居然疑似是新工作的老板这件事情,樱井翔还没来得及郁闷。
  
  首先,他去医院做了个检查。
  
  核磁共振清楚的看到他的尾椎出现了一条令人遗憾的细小裂缝。
  
  “从片子来看有点骨裂,不过这个地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办法治疗,主要还要靠你静养。回去多休息,疼的厉害的话就吃点止痛药吧。”
  
  医生这么说,也就是真没什么办法了。好在樱井翔并不是娇气的人,他一手扶着难以启齿的地方慢慢的艰难的站起来,然后保持着一副得体的样子向医生道谢以后离开了。
  
  他的经纪人相叶雅纪在车里等着他。樱井翔挥挥手不用他搀扶,自己艰难的坐进车里。他现在稍微一弯腰就疼的厉害,但这是他最后的倔强。
  
  “你不过是去试个镜,怎么就搞成这幅样子了?”
  
  相叶坐在驾驶席上,透过镜片无语的看着樱井翔龇牙咧嘴的样子。
  
  “发生了很多事情……”樱井翔含糊的说,他的经纪人太爱操心,而且是个笨蛋,他不想让西川的事情再令他费心。
  
  然后,他有突然想起来什么:“啊……对了,你知道二宫和也吗?”
  
  樱井翔已经打听出来了,宾利的车主、他的邻居、那天解救他的人,名叫二宫和也,是“澜”的大股东。 
  
  “啊听说过,那不是“澜”的……”
  
  “他是我的新邻居。”
  
  “诶?”
  
  “而且我好像……最近才冒犯了他……”
  
  “……诶?!!!!”
  
  相叶雅纪沉默了半晌,才一副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样子:
  
  “什么?怎么回事?你怎么得罪他的?”
  
  “你先看前面!待会到了我再给你讲!”见经纪人立即摆出一副无心驾驶的样子,樱井翔叫道。
  
  最开始选择相叶雅纪作为自己的经纪人的时候,樱井翔就清楚他不是那种头脑活络、八面玲珑的人。但是樱井翔好歹是庆应的学生,自认脑袋够好用,也不需要别人来对他指手画脚。相叶雅纪或许不够圆滑,却是个温柔又善良的人。
  
  所以,他不过是把事情告知一下他的经纪人,而他提出的意见和建议,虽然有点对不起他,但樱井翔通通都不打算采用。
  
  他是不会去登门道歉的,也不会去讨好对方的。
  
  樱井翔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不过是个误会罢了,对方这么大一个社长还不至于抓着这点事不放吧?况且,不管怎么样,他已经拿到了这份合同,对方还不至于用自己的广告来搞他吧……
  
  嗯……不至于吧……?
  
   樱井翔平时在家背台本的时候有四处走动的习惯,不过一个广告也没什么台词,再加上他今天活动不便,也背不进去。躺在床上,他就控制不住的胡思狂想起来。
  
  他忍不住想到第一次见面时对方的黑脸,和指定他的时候那张藏不住恶意的笑脸。
  
  越想,他越觉得这事因人而异,而二宫社长的这幅样子,是要搞他呢,还是要搞他呢,还是要搞他呢……
  
  “牙白……”樱井翔翻了个身,把脸埋进柔软的枕头里。三天以后就要开拍了,为了不出什么差错,他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了。相叶说的没错,他应该去二宫那边探探口风,讨好讨好对方。
  
  事不宜迟,想明白以后,樱井翔就立刻动身。他捂着屁股艰难的站起来,向邻居家走去。
  
  不过樱井翔这次还真是想多了。二宫和也并不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他虽然确实心存恶意,但那也只是他灵光一现想起这回事的时候。而
  
  现在,他的邻居摔坏了屁股,而他自己刚买上了新的xbox,根本就把樱井翔这个人都忘在脑后了。
  
  门铃想起来的时候,他还吃了一惊。他懒得起身,目光直接穿过墙面和家具,看向门外。他透视的有点过了,甚至直接看到来客的骨骼。
  
  他稍微愣了一下,然后看到位于尾椎上的那个裂痕,立刻就认出了樱井翔。
  
  [他来干什么?]
  
  二宫和也这样想着,但还是给他开了门。对方现在身体抱恙,万一是来求助,他还是会帮忙的。
  
  拉开门,后面是樱井大明星灿烂的笑脸。
  
  [不像是求助啊……]
  
  “你好。”真的敲开了门,樱井翔开始觉得有的尴尬。
  
  二宫和也的眼珠左转、右转,最后指着自己一脸疑问,意思大概是:“和我说的?”
  
  [不然还有谁?]樱井翔的额角蹦出一个十字架,好气哦,可是还要微笑!
  
  “那个,上次的事情,真是抱歉。”
  
  “你这个时候才来道歉?”二宫和也有点摸不着头脑。一方面他觉得这个时间隔的有点微妙,另外,如果没有别的事,他就要回去打游戏了。
  
  二宫和也无心的一句话,在樱井翔听来却是怨气满满的责备。
  
  [他果然生气了!]
  
  “那个……真的很抱歉!”樱井翔情急之下暂时忘记了自己是个病号,他猛的弯腰,想要用标准又郑重的道歉表达自己的决心。
  
  但问题是,他不该忘了自己是个病号的。
  
  樱井翔的动作只完成了一半,他疼的腿一软,差点没站稳。
  
  二宫和也虽然有点介意那天的事,但也觉得这个架势夸张了点。他没打算真的和这个地球人一般见识的。
  
  他伸手扶了樱井翔一把:
  
  “我事没关系……你身体不舒服的话,还是先回去歇着吧。”
  
  樱井翔显然也觉得他今晚已经丢够了脸,沉默的回家了。
  
  不过几秒以后,二宫和也的门再次响起。
  
  “那个,能不能借我打个电话,我忘带钥匙出来了。”
  
  门外的樱井翔想选择死亡。

[磁石 2y]来自星星的你 (002)

  樱井翔没有太多时间来打理他的新家,他最近在争取一个offer。
  
  全国的科技巨头之一的澜集团,如果能拿到他们的广告代言,对他的事业肯定大有帮助。樱井翔很清楚自己现在正处于很关键的转型期,要是这个时候能一举拿下澜的合同,他的前程就非常明亮了。
  
  说起来,澜的广告合同真是相当玄学了。他们从不重金邀请大牌明星,甚至大多数情况,最终的选择都是些还没有在这条道路上充分崭露头角的新人。而所有和澜合作过的演员,或者是歌手,最后全都红的一塌糊涂。
  
  就算是图个吉利,蹭个玄学也好,现在想拿到澜的广告是真要挤破脑袋了。
  
  樱井翔提前几个月就在准备这件事情。
  
  节食、健身、护肤……
  
  他很清楚,到时候和他竞争的都是些20出头的小鲜肉,他对不能掉以轻心。
  
  而事实也是如此。
  
  来参加面试的人比他想的还要多。当然,大部分是一些樱井翔叫不上名字的陌生面孔,但也不乏一些当红的鲜肉,甚至还有几个曾经名动一时的前辈。
  
  樱井翔在心里对自己大概有所评估,他自认不是自视甚高的人,但也不会妄自菲薄,不过这次他还真的有点心里没底。
  
  “看看这是谁?大明星也来凑这个热闹?”突然,他的思绪被人打断了。
  
  迎面走过来的是个穿着西装都掩盖不住身上痞气的男人。樱井翔认识他,这个男人名叫西川誉,本是池袋的一名混混,因为被星探看中,四五年前在一部警匪片里饰演了一个亦正亦邪角色而大红大紫了一段时间。但后来因为演技方面的欠缺和经营不善,很快就消失在大部分公众的眼里。
  
  去年,樱井翔曾经和他竞争过一个角色,虽然樱井翔是堂堂正正的获胜,并没有在背地里使什么手段,但以这个男人的气量,大概现在还怀恨在心吧。
  
  [来者不善啊……]
  
  樱井翔在心里叹了口气,他一点也不想这个时候还要应付这个麻烦。
  
  “喂!和你说话你没听见吗?!”见樱井翔没有反应,他立马就撕下了嬉皮笑脸的面孔,凶神恶煞的伸手去揪樱井翔的前襟。
  
  樱井翔不欲与他纠缠,侧身闪开以后转头就走。不管身份怎么转换,西川本质上还是个无赖,爱怎么样他管不了,但他可不想因为他把自己赔进去。
  
  西川是学不会适可而止的,樱井翔这样做,反而更加激怒了他,他的手铁钳一样的夹住了樱井翔的肩膀:
  
  “我和你说话你听不见?”
  
  [我不想和你说话你看不见?]樱井翔一边在心理反击,一边瞄了一眼墙上的时钟。还有不到3分钟第一轮面试就要开始了他必须得赶紧摆脱……
  
  樱井翔分心考量的时候,西川已经磨掉了他本就寥寥无几的耐心。他用力将他面前这个心不在焉的男人推倒在地:
  
  “怎么,你看不起我吗?”
  
  西川睥睨着跌坐在地板上,被摔的有点发懵的樱井翔,心里充满了施暴的快感和成就感。
  
  樱井翔在摔倒之前完全没有任何防备, 除了传闻以外,他就上一次面试短暂的几个小时里接触过这个人。
  
  他确实被摔的有点懵。剧烈的痛楚从尾椎一路蔓延上来,除了疼痛之外的其他感官一瞬间都变得非常遥远了,只有疼!
  
  过了十几秒,他才慢慢缓过来,因为疼痛,他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在微微颤抖。
  
  [不要是骨折了……]樱井翔想着,又瞄了一眼时间,还有一分多……
  
  西川还打算继续羞辱一下这个曾经“抢走”了他的工作,令他嫉妒的男人,他抬起脚,已经卯足了劲,这个时候,这个房间紧闭的大门突然被人打开了。
  
  “啧……你在干什么?”
  
  从身后传来的声音有点熟悉,但樱井翔一时间又想不出到底是谁。
  
  伴随着皮鞋踏在大理石地面的声音,声音的主人停在了西川面前。比起180cm的西川,他矮了快有一个头的高度,但是他倒是一点也没被西川的架势吓到,他抬起头用轻蔑的声音轻飘飘的道:
  
  “说你呢,在别人的公司干什么呢?”
  
  随着他的走近,樱井翔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他知道他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了——眼前的这个穿着休闲到有些随意的男人,可不就是他的新邻居,那个宾利的车主?!!
  
  二宫和也倒是一早就知道樱井翔的存在。地球的门还挡不住他的视线。本来他心里有气是不想管这个事的,但是那个大个子的那一脚可了不得。
  
  艺人来他们公司面试,出了点什么事,他们多少也要负点责任,更何况那位樱井翔——他是叫这个名字吧?他已经有点骨裂了。
  
  这件事情由面试公司出面还是非常容易摆平的。把人打发走了,他才回头,装出一副才认出对方来的样子:
  
  “是你啊?又见面了,真巧。”
  
  樱井翔嘴巴动了动,最终干巴巴的吐出几个字:“是啊……真巧……”
  
  他这幅样子取悦了二宫和也。他忍住不笑,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随手一指:“那就选这个人吧。”
  
  “诶?”
  
  “诶——?”
  
  不管是樱井翔也好,还是跟过来的工作人员,包括周围的艺人,无一例外的瞪圆了眼睛。
  
  “就…就他了吗……?”
  
  “嗯,我看他比较顺眼。”二宫和也任性的拍板,然后转头对还在梦游一般的樱井翔微微一笑:“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吧?”
  
  呵呵,没有什么比能把邻居掌握在手心里更有意思了。
  
  

[磁石 2y]来自星星的你 (001)

我们尼和都敏俊并不是同一个星球(x)

——————————

  “能不能麻烦你不要再跟着我了?”樱井翔严肃的,掷地有声的质问道。
  
  作为回应,他对面的那个男人闻言取下脸上的墨镜,惊愕的瞪大眼睛,发出一声不明所以的短音:
  
  “诶???”
  
  ————————  

  过了20代以后,樱井翔总觉得生活变得艰辛起来了。
  
  作为一名演员来说,跨入30岁以后,脸上的胶原蛋白就飞速消失,同时,精神和体力也大不如从前。他已经不能像年轻的时候那样拼命工作了,最要紧的是,曾经能拿到的offer,现在显然已经不那么适合他了。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他的住址最近刚被私生饭扒出来了,在经历了一晚上的“惊喜”以后,他还不得不搬家。
  
  樱井翔感觉人生简直不能更美妙。
  
  新住处距离公司倒是更近了,在一片新建起来的高档住宅区里。为了以防万一,樱井翔连自己心爱的那辆酒红色的雷克萨斯都没开,换了一辆低调的漆黑的别克。
  
  不过他稍微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又被认出来了。
  
  从开上主路起,就有一辆白色的宾利一直不紧不慢的跟在他边上。最开始樱井翔还被车标那对小翅膀闪了一下眼睛,但是等到他们一路开到小区里,先后停在同一幢楼下的时候,他终于感到有些不对。
  
  [不可能的吧……]樱井翔皱了皱眉头,觉得虽然对方有点可疑,但是:[应该不可能,那可是宾利……现在的有钱人应该没有这么空。]
  
  樱井翔的疑心最终还是让他在车里等了一会才,他想等对方先出来再说,这样也能证实对方确实是这个小区的住户。
  
  但是直到樱井翔耗尽了耐心,宾利的车主也没有从车里钻出来。
  
  [啊……不管了。]
  
  最后他心一横,还是率先往住所走去。
  
  如此同时,宾利的车门也被打开,走下来一名年轻的男人,他随意的锁了车,加快步伐,然后恰好和樱井翔挤进了同一个电梯。
  
  ——————————
  
  二宫和也最近有些烦恼。
  
  他这周已经弄坏了自己簇新的宝马,还有psp,还有nds,还有xbox……
  
  他森森的感到了地球生活的不如意。
  
  明明交代助理再买的话想一辆便宜实用的车,结果又是宾利。
  
  虽然他很有钱!但是他也很心疼的好不好!不要给他宾利,不要给他宝马!让他安安心心的开个大众不好吗?
  
  他拿出十二分的小心开对付他的,其实并不需要的,昂贵的代步工具。被这种不是必须的死物所牵制,他的内心充满了委屈。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他今天受的委屈还不算完。
  
  现在他面前的男人正一脸怒气的看向他:“能不能麻烦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比起表面上的“诶”,他被汽车折磨的脆弱的内心里倒是诚实的爆出一句粗口。
  
  “我为什么要跟着你?”
  
  对方的表情太过真实,但樱井翔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来自可怕的巧合。不过他本身也不是咄咄逼人的性格,因为他只是冷哼一声,打算一会把保安叫来处理这件事。
  
  不过他很快就开始庆幸自己的性格是如此温顺。
  
  新公寓电梯也更加高档。从1楼升到15层只用了几十秒。二宫和也带着满肚子的气大步踏出电梯。
  
  然后樱井翔震惊的发现那个开着宾利的陌生人掏出钥匙,熟练的打开了他家隔壁的房门。
  
  [看来以后的邻里关系要完……]
  
  这一刻樱井翔绝望的想。

[磁石 2y]Touch Me Now~After Story~(002)

感觉一旦开始扩写脑洞就停不下来了……

重度ooc注意!

30岁总裁尼x20岁学生翔

——————————

  尽管当事人不太愿意承认,但是樱井翔的性格像极了他的父亲:又要强又倔强。对于酒吧的那一夜发生的事,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想让父亲知道的。
  
  再回头想想的话,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蠢到会去信任高尾那家伙!
  
  而事件的另一个主要当事人——二宫和也,恰好也不希望事情传到樱井社长的耳朵里,所以这件事也算是相安无事的解决了。  
  
  说实话,二宫和也是万万没想到还有能白白睡了对家的儿子这种事的。他把这归咎于小樱井被家里保护的太好,又涉世未深的原因。
  
  不过对于樱井翔来说,后续的麻烦还没完全解决。
  
  他毕竟是被彻底吃干抹净了,而且还是被一个Alpha!所以第二天上课的时候,他身上还是难免沾着二宫和也的味道。那些融入血液的信息素至少也要一周才能彻底代谢掉。
  
  二宫和也是个Alpha一时半会还意识不到一种事,而且他确实也没考虑过把Omega带回家过夜这种事。而樱井翔自己对于这件事完全没有心里准备,再加上他现在脑袋有点乱,还急着回学校上课,自然也没想起来买气味遮盖剂的事。
  
  带着别人的味道出现在课堂上,这无异于告诉所有人他前一天去干了什么好事,更何况他还迟到了。
  
  好在日本还算是个对于这方面比较开放的国家,尽管一些探究的眼神让樱井翔有些如坐针毡,但还不至于因为作风问题惊动学校。
  
  不过事情到这里还不算完。
  
  下课铃一打,高尾他们一行人就贴上来。樱井翔冷眼看着他们,这些人躲是躲不掉的,如同附骨之疽一般,他必须像个办法一口气解决掉才行。
  
  樱井翔表面上淡定的很,但其实他也没有什么好方法来对付这种无赖。不过他好歹还有最后一手——怎么说他也是樱井家的少爷,尽管把老爸搬出来很丢人,但樱井翔知道他要是真没别的办法出此下策的话,多少也是有点用的。
  
  “看起来大少爷昨天晚上过的不错啊。”高尾人还没走到面前,就先大嗓门的挑衅起来:“这股味道,不知道是谁啊!真是让人不愉快的味道呢。”
  
  他说着,还故意用力嗅了嗅,好像他隔得这么远真能闻到什么似的。不过也说不好,毕竟这位高尾和成也是一名Alpha,对于信息素他还是相当敏感的。
  
  樱井翔皱着眉头没接话。事实上,他比自己想象的更加愤怒,直到手心微微刺痛,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拳头握的太紧了点。
  
  “你是不是要感谢我,嗯?毕竟你能快活一晚上可多亏了我哈哈哈哈哈哈。”
  
  “高尾,你不要太过分了。”
  
  樱井翔满脸阴霾。要是打得过,他肯定早就轮拳头上去了,可是他不过是个Omega,对方还有那么多人……
  
  “这就过分了?我还有更过分呢哈哈哈哈哈哈……”
  
  高尾猖狂的笑起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储存卡:“大少爷你昨晚大概太快活了,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不过我们可都帮你记下来了。你说,就算我不放到网上去,把这个拿给学校看怎么样?大学生磕了药到夜店去勾引男人,你说学校会怎么处理呢?哈哈哈哈哈哈!”
  
  樱井翔的叛逆全都表现在外表上了,里子却还是是个乖巧的优等生,哪里比得过这种老油条,他甚至都不知道还有这样的套路,更别提应对方法了!
  
  无论如何,那天晚上的事是绝对不能让学校知道的,这事影响太差了,就算是再来10个樱井社长也不一定保得住他。
  
  “你想怎么样?”
  
  “我?”高尾得意的欺身上前,几乎要贴到樱井翔的身上:“我想想看啊,不如你也陪我们睡一次算了,反正你都被陌生人上过了。”
  
  樱井翔隔夜的饭都要吐出来了,他后退一步拉开距离:“不可能。”
  
  “不可能?”高尾表情一滞,立刻露出凶恶的表情:“这可由不得你,还是说你想被赶出学校?!”
  
  “我……”樱井翔被他的逼问弄的犹豫了一下。首先,他肯定是不想被这么退学的,而且如果还是因为这个问题被退学,对他以后的生活也会有不好的影响……
  
  但是屈从高尾?无论如何都不行!
  
  就算拿把枪架在他的脑门上这也是不可能的!
  
  [退学就退……]
  
  他的胸膛一起一伏的,赌气一般的想着。这个时候,一道声音插进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我倒是不知道空卡还能这么威胁人,现在的大学生都这么会空手套白狼吗?”
  
  这声音樱井翔简直太熟悉了,他今天早上才刚刚打过招呼,被敲诈的内裤都快不剩了。
  
  二宫和也摘了他的CK墨镜不紧不慢的走到风暴的中心,伸手一拉,就把樱井翔扯到自己的身后去了。
  
  “呦,又见面了。”他漫不经心的扫过围着樱井翔的混混们,轻蔑的笑了。
  
  “你!”高尾还记得摄像机被毁的仇,这会儿又被他坏了好事,简直死不打一处来:“在这可没有你的保镖了。”
  
  他阴测测的说。
  
  “保镖?”二宫和也闻言失笑:“你以为什么事情都是拳头解决的吗。确实,论打架我不如你,”他痛痛快快的承认了:“可是你们在我的酒吧里做的那些勾当,可都明明白白的被监控拍下来了,你说我拿到警察哪里去会怎么样?”
  
  说完,收起虚假的笑意,冰冷的道:“识相就赶紧滚,别再让我看到你们。”
  
  樱井翔惊讶于他们真的这样走掉了,不禁狐疑的问:“他们干了什么?”
  
  二宫和也见他一副心思纯洁的样子,敷衍的回答:“没什么……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然后他勾起嘴角,笑容灿烂:“那么,这下你又欠我一个人情了,想好怎么还了吗?”

——————————

小剧场(当晚):

相叶:怎么突然想起来给店里装监控了?

二宫:为了教训几个小崽子

二宫·奥义·空手套白狼·和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