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Shykie is rio

[岚]Survival Game 003-004

共同创作by @猫大爷不爱说话

——————————

  003
  
  “这是……怎么回事?翔?!”
  
  樱井翔完全听不到相叶的声音,他的耳朵里嗡嗡作响,眼前满是猩红,亲手杀死同伴对他的打击太过致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润他怎么了?!”
  
  相叶蹲下身揪住樱井翔被血液浸湿的T裇的领口质问道。
  
  樱井翔终于有所反应,他抬起眼睛,用近乎绝望的语气坦白:
  
  “是我,都是我的错……相叶你杀了我吧……我……”
  
  虽然结果就在眼前,但是这样直接听到果然还是无法承受。相叶连着吞了几口并不存在的口水——实际上他的嘴巴里干的快要冒火,最终还是松开了樱井翔的衣领。             
  
  “我真该打你一顿,”他咬着后槽牙说道:“但是不是现在,快走吧,我们先离开这里。”
  
  樱井翔被他从地上拉起来,扯着往前走。
  
   “可是润……”
  
   “我知道……不过说实话,在这种地方发生什么我都不会惊讶……我们已经失去润了,不能再承受更多的损失了,当务之急是赶紧从这里出去,不然不管是润,你,我,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打起精神来,翔,至少现在我们先逃出去。”
  
  相叶看起来相当的焦虑,他说话的时候,不经意间的把手伸向鬓角,捞了一把根本就不存在的碎发,做了一个别到耳后的动作。
  
  这一次他们走的是和上一次相反的方向。樱井翔没猜错,左侧走廊的尽头的确是楼梯间。当他们凑的足够近的时候,樱井翔听到从他们上面一层传来的野兽一般的嘶吼。
  
  楼梯是木质的,每向下一阶都会发出一声呻吟,有一阶被腐蚀的特别厉害,樱井翔踩上去的时候它没能挺住, “咔嚓”一声宣布了服务生涯的终结。
  
  抵达下面一层以后,映入眼帘的正前方就是玄关。
  
  大门看上去是厚重的实木制的,即便是和它同一时期的楼梯都变得岌岌可危,但是它却一副可以依旧坚挺的样子。上面装着老式的欧式锁,样式华丽且传统,暗淡的失去的金色的光芒。
  
  相叶试着想要拧开,但是门锁纹丝不动,发出令人沮丧的被锁死的声音。
  
   “可恶,还要再去找钥匙!”
  
  他烦躁的抓了几把自己的头发。
  
   “等等,”樱井翔叫住转身就要离开的相叶,问了一个让他很在意的问题: “相叶你刚才说,我们都会死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相叶停下来,眼神突然变得让翔感觉非常陌生: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接下来,就要去找打开大门的钥匙了。樱井翔一点头绪都没有,而且相叶还扯着他的手腕,他们都不能分开搜一下这个鬼地方。 
  
  相叶站在客厅里的一个巨大的柜子前正逐个翻找每一层抽屉。樱井翔的注意力则是被旁边摆着奖杯和装饰品的架子吸引了。那上面的所有东西也都和这件房子一样布满灰尘,除了一样——那是一个项链,款式不算时髦,但是足够别致。这是二宫和也的项链。
  
  [nino也在这里?他来过这个地方?什么时候?为什么把项链留在这里了?]  
  
  樱井翔想要走上前去仔细研究一下,但是相叶的手像是铁钳一样桎梏住他。
  
  “相叶我们……” 
  
    他扭头想要告诉相叶这个发现,却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下了翻找的动作,正拼命抓自己的头发。
  
  “相叶你怎么了吗?”翔担心的问。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头上很难受……”相叶说着,居然一把扯了一大把头发, 那撮头发一被扯下来,就立刻变得又长又枯黄,发尾的地方连着一大片带着腐臭的,血肉模糊的头皮。
  
  这又是什么?!
  
  樱井翔没法移开自己的视线,也无法尖叫,他的大脑都被这可怕的画面占满了。
  
  [这不是相叶……他是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这个表情……你是在害怕我吗?!” “相叶” 又揪下来一大把头发和头皮,露出下面森白的颅骨,他的声音一下就拔的很尖,像是一个歇斯底里的女人一样。
  
  “你为什么要怕我!我明明那么爱你!我明明那么想和你一起逃出去的!”他或者是她,嘶吼着,一把捏住了樱井翔的脖颈……
  
  004 
  
  樱井翔没想过自己还能再醒过来。一睁开眼睛,他下意识的立刻扫视了一遍这个房间。
  
  松本润不在,这间屋子空荡荡的,除了他之外一个人都没有,这让他感觉既安心又失落。
  
  他感觉自己像是陷入了《明日边缘》那样的循环中,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他想见松本润,极度渴望。但是同时,他现在也不敢确认他所遇到的人究竟是真正的同伴还是会杀死他的怪物。
  
  不过冷静下来仔细想的话,其实还是有倪端的。看上去对房子的构造了如指掌的“松本润”和“相叶”,还有“相叶”反常的撩头发的动作……
  
  不过最值得注意的一点就是,他对于menber 的脸太过信任,总是一上来就陷入对方的钳制。
  
  然后他看见了床头柜上那把生了锈的匕首,他仿佛又看到松本润惊恐又绝望的在自己面前倒下的画面。
  
  泄愤一般的,他抓起匕首用力扔到墙上,这个脆弱的小东西刚碰到前面就断成两截,分别弹向不同的方向。
  
  樱井翔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忘掉那个画面,他连着做了几个深呼吸,随后下床,打开房间的门走了出去。
  
  这次他决定先挨个搜查一下这个走廊上的几个房间。先从他左手边的开始,连着几扇门都是锁死的,只有正对着楼梯口的那件房间可以打开。
  
  樱井翔小心翼翼的推开门,房间里已经有一个人在了,他先是心里一惊,不过很快镇定下来。
  
  [没关系的,反正还可以重来。不要怕,樱井翔,你可以的。]
  
  房间里的那个人听到声音转过来,见到他露出一副毫无防备的表情:
  
  “翔,你回来啦,找到工具了吗?”
  
  “Nino?”
  
  樱井翔立刻就抓住了这话里的重点。
  
  [“你回来了”?在这之前他还遇见过另一个“樱井翔”?还有“工具”?]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姑且大胆猜测一下,另一个“樱井翔”就是杀人的怪物,那面前的这个二宫和也应该就是本人没错。
  
  他快步走上前,一把捉住二宫和也的手腕,看着他的眼睛严肃的说:
  
  “Nino你听我说,我们现在必须赶紧离开这里,具体情况我待会儿会和你解释的。”
  
  

[岚]Survival Game 001-002

共同创作by @猫大爷不爱说话

001
  
    樱井翔醒了,他感到了宿醉一般的头疼,身下的触感坚硬的让人无法愉快,鼻腔里充斥着一股发霉的味道。
  
  不远处,墙纸剥脱的墙面上,一盏锈迹斑斑的昏黄的壁灯勉强点亮了房间。樱井翔恰好能看到房间另一边的椅子上窝着一个短发的男人。
  
  “那个,不好意思,请问这是哪里?”
  
  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醒啦?”
  
  那人闻言转过头来,那是是一张一瞬间就给了樱井翔无限的安全感的脸。
  
  “润?!太好了,这是哪里?我们怎么在这里?”
  
  “诶,你不记得了吗,翔?”
  
  松本润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一脸担忧的走过来摸了摸樱井翔的额头。
  
  “我没事……可能是刚醒过来头还有点晕……”
  
  “你没事就好,”松本润放下心来微微一笑:“刚刚下了好大的雨,我们进来避雨,结果你就晕倒了,我还担心是不是被淋坏了。既然你没事了,要不要去找点吃的?时间过了这么久,也有点饿了,这里既然还有水电说不定还能找到一点能吃的东西。”
  
  樱井翔没有饥饿的感觉,但他不会拒绝这样的提议。他皱着眉头掀开不知道是自己还是松本润给他盖上的破破烂烂又脏兮兮的被单,跟在松本润身后出了门。
  
  这件屋子已经非常有年代感了,不光是门会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声,木质的地板也有不少破损,露出下面漆黑的水泥地面。
  
  他们所处的房间在一条长长的走廊的中间,对面和左右都分别整齐的排列着关得严严实实的门。左侧走廊的尽头大概是楼梯,而松本润毫不犹豫的带着他径直走向右侧。
  
  “诶?这边?”
  
  “嗯,找吃的东西的话,果然还是厨房吧。”
  
  “可是厨房在这边吗?”
  
  松本润的身影终于顿住了。
  
  [糟糕,好像说了多余的话……果然脑袋还有点乱吗……]
  
  “总之,我们先在这边找找好了。”他赶紧圆场。
  
  “嗯。”
  
  走出阴暗的走廊,紧接着是宽敞的大厅。这间屋子的光线依旧很差,昏黄的吊灯还在兢兢业业的工作,却一副底气不足的样子,透过落了它满身的灰尘,还隐约可以看出当它还崭新明亮的时候这里是怎样的光鲜气派。
  
  墙壁的四周装饰着巨大的窗户,窗帘虽然全都拉严,但是它过分腐朽的身躯没法完全遮住窗外漆黑一片的天空。
  
  樱井翔见状忍不住皱起眉头问道:
  
  “我们在这里待了多久了?”
  
  “没多久,大概是天还没有放晴,不过雨倒是停了。”松本润伸手拉住想要到窗边一探究竟的樱井翔的手腕:“比起那个,桌子上还有餐具我们去看一下吧。”
  
  他手上的力气大的惊人,翔无法挣脱,被他一路拖到大厅中央的长条餐桌边上。
  
  这餐桌虽然老旧,但是和灰扑扑吊灯比起来倒是干净的不像话,上面摆着一盘已经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东西的“菜”。
  
  “我们运气不错,居然真的有吃的。”
  
  “你在说什么啊……这个不能吃吧……既然不下雨了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樱井翔吧这个当做一个并不好笑的玩笑,他有点无奈的试图挣脱松本润的手。
  
  突然,他被一股可怕的力量按住了后脑,一头栽进那盘年代久远到令人感到害怕的东西里。
  
  他拼命挣扎起来,想要摆脱松本润的桎梏。这玩笑就太过份了,而且他想不通一向懂得分寸的松本润怎么会突然这样做。
  
  可是手上的触感让他心惊——他摸到的根本就是一只干枯的骨架,而头顶上,一个苍老的声音用着松本润的语气说到:
  
  “只有一份真是可惜,那我就让给翔吃好了。”
  
  002
  
  樱井翔穿着粗气从床上弹起来。他还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神秘的房间,伪装成松本润的什么人,还有关于死亡的可怕的记忆……
  
  “谢天谢地,你总算醒了。”
  
  有人凑过来说道。
  
  是松本润的声音!
  
  樱井翔心里一惊,随机发现自己正坐在记忆最开始的时候都那张床上。一切都像是什么都还没发生那样——锈迹斑斑的壁灯、床边翘起来的木板、房间对面的椅子,还有,松本润……
  
  不,这大概不是松本润,不过是长着他样子的恶魔罢了。
  
  樱井翔不太清楚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是在做梦还是……
  
  [但是不管是什么……]
  
  松本润没有注意到他的走神送了一口气的伸手就要拉他:
  
  “你醒了就好,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樱井翔侧身躲过:
  
  “你到底是什么人?这是怎么回事?我到底在哪里?”
  
  “你在说什么啊?!”对方惊愕的看着他。
  
  樱井翔深吸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他的余光瞄到了床头柜。那上面摆着一个长满了锈迹的匕首,看上去已经不太能用了。他心里一瞬间做出了决断……
  
  “我可能刚醒过来脑袋还有点晕,你先走吧,我跟着你。”
  
  松本润见状点点头,不疑有他,信任的背过身向门走过去。
  
  [就是现在!]
  
  樱井翔一把抄起匕首,用尽全身力气朝着那人的脖子捅进去!
  
  “啊……”
  
  松本润惨叫着跪倒在地板上,他伸手捂住自己飙出鲜血的伤口,转身看过来,满脸的惊恐和难以置信:
  
  “为……为什……”
  
  樱井翔的手还在颤抖,不知道是因为用力过猛还是害怕。他一言不发的看着对方惨白着脸,眼神渐渐失去光芒,突然意识到——
  
  [我该不会是真的……]
  
  [他该不会是……]
  
  他不能思考了,刚才从动脉里喷出的血溅了他满身,他的匕首掉进血泊里,他也跌坐在地上,感觉世界都在眼前慢慢崩塌。
  
  不知道过了过久,伴随着“咯吱”的噪音,这个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了。相叶雅纪先是探了个头进来,在看清楚房间里的情况之后才瞪大眼睛彻底把门推开。
  
  “翔?……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