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Shykie is rio

[y2]如果遇见你 (2)(田子熊大x玄野计 拉郎AU)

不知道为什么,写吉本老师没什么压力,但是写到玄野计的时候我就很难脑补nino桑的脸啊……

泪流满面的感谢给我挽尊的太太 @Nene_放飞自我👑

——————————

  玄野计对于吉本荒野来说,其实是个有点困难的选择。
  
  首先,他确实足够聪明,但是因为有些随意又懒散的性格所以成绩并不算出众。其次他确实有些过于冷漠了一些,但是比起刻意作恶,他也不过是不情愿助人而已。
  
  这样的人,有必要专门去纠正吗?
  
  即便是现在,坐在玄野计的床上看着他趴在桌子上而弓起的后背,他还是有些犹豫。
  
  而对于玄野计来说,他暂时考虑不了多复杂的事。任他再怎么聪敏,这段时间落下的功课——三角函数、抛物线,也够他吃一壶的了。除此之外,英文也是相当难对付的科目。
  
  如果可以的话,他倒是也很想能在这个家教面前露一手,但是事实上是,尽管他努力一个字一个字的读者题目,但是x和f(x)还是变成一串串难以理解的符号在他的脑海里盘旋个不停,托数学的福,他甚至都没有太多的心情再去考虑困扰他许久的梦魇般的大黑球。
  
  “呀——这真是……”
  
  最终他长叹一声,“啪”的一下吧笔搁在桌子上宣布放弃。
  
  这一声像是开关一样,刚刚还沉浸在思绪里的吉本收起在玄野计身后才摆出的严肃的面孔,取而代之的做出一副开朗的样子:
  
  “诶——怎么了?怎么了?”
  
  玄野计微微侧身和凑上来的吉本拉开距离,用力想要把他推走:
  
  “没事!”
  
  “哦!函数啊!不过这个很简单呢,怎么要不要我教你啊?”
  
  玄野计超——讨厌他那副得意的样子,比女生还大的眼睛里闪着kirakira的光芒,满脸[求我吧,求我吧]的表情。
  
  “不必了。”回答的斩钉截铁。
  
  “好冷淡。”
  
  如果是个普通的女高中生,这个时候可能会被吉本委屈巴巴的语气弄的有些愧疚,可惜坐在这里的是个铁石心肠的男性,连跌倒的老奶奶都不会去扶的那种。
  
  ‖‖
  
  玄野计在床上先是翻了180°,随后360°,再反方向360°。他瞄了一眼床头的闹钟,凌晨1点,随后烦躁的把本来就在枕头上蹭的凌乱的黑发弄的更加乱七八糟。
  
  他睡意全无,干脆坐起来。
  
  明亮的月光透过一尘不染的窗户倾泻下来,爬过窗台、地板,最后暧昧的趴了一点点在床的边缘上。今晚的月亮特别的圆,就像——那台黑色的gantz一样。
  
  不是每天,但是gantz隔三差五的总会召唤他们一次,不过距离上一次这回隔的时间稍微有些长了。
  
  总有种预感[大概就是今天了],这也是让他坐立不安无法入睡的重要原因。
  
  [什么时候才能攒到100点啊……]他忍不住在心里抱怨。gantz很小气,每次拼死得来的分值都少的可怜,他已经有54点了,可是距离100还是感觉遥遥无期。
  
  [100点的话,就能复活加藤了,啊,在那之前还有那个少年,然后再100……]
  
  他这么盘算着的时候,熟悉的感觉突然来了。果然不出他所料,gantz,开始招集他们了。
  
  ——————同一时间——————
  
  吉本荒野没有开灯,任由自己被黑暗吞噬着。比起白天面对玄野一家时轻快的样子,果然这种时候才能看到这个人最真实的样子:面无表情,神色冷淡,好像身前一排屏幕上放映着的并不是和他朝夕相处了一小段时间的玄野,而是什么完全不认识的人。
  
  不,就算是完全不认识的人,大概也不会用这样的神情吧,像是在打量着一张桌子,或者是别的什么没有生命的东西。
  
  他很有经验,所有的摄像机和窃听器都藏在堪称完美的地方,就连那个玄野计也完全没有发现。
  
  监视器上出现的一家人和普通的日本人家没什么区别,不过本来,这次的重点也不是这个家庭,仅仅是[玄野计]一人而已。
  
  和之前的几个人都不同,玄野计其实没有什么特别大的缺点,这一点我们开头也讲过了。选择他的原因不过是因为直觉。心底,总有一股声音告诉他,就是这个人,他肯定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
  
  在正式接触他以前,吉本就已经稍微做过一些调查,在成为他的家教以后,也继续观察了一段时间。
  
  不偷书,不打架,不欺凌弱小也不会去戳破别人的轮胎……
  
  就算是现在,在被悄悄注视着的深夜里,也安分守己,几天前被吉本翻出来的那本写真集都一次也没有出现过。
  
  “好像确实选错了呢……”黑暗中,吉本一个人默默呢喃着。
  
  就在他决定将视线移开之前,那个略显瘦弱的少年突然行动起来!
  
  在1:02am这个不上不下的时间里,他换上那件吉本差一点就碰到了的黑色连体衣,然后在吉本的目瞪口呆中,像是变魔术一样一点一点的消失在房间里……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