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Shykie is rio

[轰爆/哨向]Silly (008)

         等到了周一的时候,关于气味的问题就稍微好了一点,至少爆豪闻上去已经不像是发生过什么暧昧时间的样子了。
  
  当然,也只是比起最坏好一点而已。
  
  一大早到教室的时候,埋头读书的绿谷头还没抬起来,就先向他打了招呼:
  
  “早上好,轰……”
  
  然后他抬起头,保持这个姿势3秒钟:“咔、咔酱?!!”
  
  绿谷显然不能接受这个结果:“你怎么闻起来和轰同学……”
  
  他话没能说完,就被班长死死的捂住了口鼻。爆豪不太清楚自己现在做出了什么表情,但班长和他身后的大饼脸已经很明显的瑟瑟发抖了,所以,还不错?
  
  八百万勉强作为知情人之一,专门关注了一下这里的闹剧,随后她悄悄的问轰:“你们又做了什么,他怎么今天特别暴躁?”
  
  “有吗?”轰把视线移回来,表情无辜到有些天真:“我觉得还好吧。”他不是一向来都这么凶残的吗。
  
  他这种态度,八百万也被搞得不确定了,她有点疑惑的再次在脑内对比了一下“平时的爆豪同学”和“今天的爆豪同学”,但还是觉得今天这个显然更难相处一点。
  
  “不过,你是怎么做到的?爆豪同学也是哨兵吧?”你是怎么让他沾满自己的信息素的?
  
  一提到这个话题,轰的心立刻就提起来。八百万是相当聪明的女性,他很怕对方从这些不寻常的蛛丝马迹里,推测出爆豪那不可见人的秘密。
  
  “当然可以,”他故作镇定的瞎掰:“信息素够强就行。
  
  八百万:“……”那你好棒棒哦。
  
  好在比起理智,这个时候八百万更愿意动用她的恋爱脑思考,她顺势帮他们想出了一个解释:“不过爆豪倒是没抵抗,你们有进展了?”
  
  “……嗯,是的。”轰硬着头皮点头。
  
  “恭喜你啊!”八百万真诚的献上祝福。
  
  轰:“啊……嗯……”
  
  被军事八百万提醒过,轰终于想起来他应该表现得和爆豪亲近一点。不过这件事光是他一个人想没有用,还需要另一个当事人的配合。
  
  爆豪内心有点复杂。他既想配合,又不想配合。
  
  从本能上,他是渴望着这一结果的,但是自尊心又不能接受被本能支配。这种复杂的心情最终引发的结果是,他挑眉冷笑:“亲近?怎么亲近,像废久那样?”
  
  轰拿他这种别扭一点办法都没有,而且对于爆豪的横眉冷对,他开始觉得自己有点委屈了。
  
  于是他难得的板起面孔:“你也差不多认真一点!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
  
  轰本来以为依爆豪的性格,这种强硬的说话方式肯定会引起对方的反弹,然而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爆豪被他教训的愣了一下,然后居然撇着嘴,服软的点了头。
  
  这家伙,意外的吃硬不吃软。
  
  “所以……要怎么亲近?”爆豪慢腾腾的问他。
  
  轰一下还真被他问住了。
  
  他自己的童年被混蛋老爸耽误的,身边并没有什么伙伴,而爆豪,大概只有带领小弟的经验。
  
  他们两个居然都没有很普通的教过朋友,一个比一个独。这真是个令人悲伤的发现。
  
  但优等生并不会轻易认输。
  
  “大概……类似绿谷同学和饭田同学那样……吧?”
  
  ‖‖
  
  绿谷出久度过了艰难的一周。
  
  具体一点来说,他度过了被窥视的一周
  
  无论是课间、午休,还是其他自由活动的时候,那两股视线都不肯放过他,并且强烈得令人如芒在背。
  
  普通的来说,他不太介意被人围观。从选择成为英雄这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要成为欧尔麦特那样的,万众瞩目的超级英雄,他已经做好了相关的准备和心里建设。
  
  不过现在,他发现,他所做出的准备,显然不包括来自他的竹马爆豪胜己的注视。
  
  作为一名偷窥者,他的竹马爆豪胜己,不但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感,并且在被发现时也并不胆怯,反而能理直气壮的摆出“垃圾,我就看了你能怎么样”的可怕气场。
  
  有一次,绿谷悄悄的对上了爆豪那可怕的视线,然后他那只兔子形态的精神向导立刻就炸开了全身的毛!
  
  他能怎么办呢?他只好抱起自己的兔子,轻轻抚摸着安抚它,然后和它一起瑟瑟发抖。
  
  相比之下,轰同学的目光,尽管也很明显,但不那么令人难以接受了。
  
  万幸绿谷出久不是唯一的受难者,仅仅是重灾区。他还有两名难兄难弟,分别为他的朋友饭田天哉和丽日御茶子。
  
  当然,这两个人,在爆豪的目光下也同样只有瑟瑟发抖的份。
  
  好处是,至少他们可以讨论一下,引发这个现象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绿谷决定反偷窥一下,而这个被观察的人选,他选择了小胜。
  
  轰同学看上去有些天然,却有着猫咪一般纤细、敏锐的精神。看上去就不好惹的爆豪胜己,倒是因为从小就是孩子王,反而习惯了各种视线,特别是来自绿谷出久的。
  
  绿谷做的就高明的多,至少爆豪完全没有发现。然后他把自己得到的结果,小声的汇报给自己的朋友们:“我发现,轰同学和小胜,好像……好像在模仿我们……”
  
  他说的很艰难,很不确定。因为这件事诡异的像是愚人节的恶作剧玩笑。
  
  然而它确确实实的发生了。
  
  “快看!爆豪同学,去找轰同学了!”丽日小声惊呼。随后他们发现A班的两位池面,果然像他们几个一样的,把头凑在一起,像是在说什么悄悄的样子。
  
  ‖‖
  
  “喂,我说,光是这样模仿废久就行了?”爆豪压低声线问道。
  
  “应该是这样吧,你看绿谷同学他们,看起来就是很亲密的样子啊。”轰也小声回答他。
  
  然后他们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但是绿谷和他的伙伴们还没散伙,于是他们两个也只好保持这个姿势。
  
  在这么近的距离下,爆豪很不情愿的发现,半边混蛋的下颌线条好看的过分,微微凸起的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灵活的上下滑动。
  
  [很想摸一下………]
  
  然后他就被突然冒出来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轰很明显的有在好好压制着自己的信息素,爆豪什么味道也没有闻到,所以不是信息素的蛊惑……
  
  [真是疯了……]
  
  没有选择直起身子拉开距离,他闭上眼睛,同时伸手按住口袋里,企图爬到对方身上去的变色龙。

评论(11)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