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Shykie is rio

[轰爆/现代AU]黑山羊之卵

明天考试,发文攒人品。(不是高考哈哈哈哈)
这是之前就写好,被废弃了的段子,练笔之作混更(x)
名字来源于《喰种》,不过内容都是自己编的,很魔幻

——————————

  血的气味。
  
  带有一点点的腥气,又甜的发腻。
  
  爆豪胜己顺着气味的来源看过去,找到一条不怎么起眼的阴暗小巷。他看了看手里拎着的满当当的购物袋,犹豫了一下,又看向那条黑的仿佛阳光都照不进去的巷子,最终皱着眉毛,遵循着刑警的本能,走过去。
  
  越是靠近,血腥味就越重,等到他走到巷口的时候,味道已经浓厚得快要变为实质,他都没法想象里面是个什么惨状了。
  
  奇怪的是,周围的行人来来往往,居然没有一个人往这里投来好奇的一瞥。
  
  这巷子从外面看,就是城市里普通的,肮脏的一角。地面上零零散散的躺着辨认不出颜色的垃圾,墙壁上甚至还有尿渍。
  
  爆豪走进去的时候没想太多,他觉得就算有点问题,也会藏在更深处。然而当他一脚踏进去的时候,他感觉自己仿佛穿过了一道冰凉的屏障,像是踏入了另一个世界一样的,巷子外面嘈杂的声音一瞬间消失,眼前的景色,也突然发生了变化。
  
  地面上、墙面上,到处都溅满了血,血迹都还是新鲜的红色,一看就是刚刚从身体里流出来。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人,按照这出血程度来看,就算是这五个人一起,这会儿大概也没气可出了。
  
  “啧”爆豪感到太阳穴一条一条的疼起来,他后退一步想要离开这里,同时掏出手机,准备联系局里的同事。
  
  然而手机掏出来了,信号却没有,就连紧急号码也拨不出去。他转身想要离开,却发现喧嚣的街道不见了,而巷子,被无限延长到了他看不到的地方,在他身后,一个身影静悄悄的靠墙站在那里。
  
  “你……”爆豪想要问他是什么人,话到了嘴边,却发现自己的嗓子紧的要命,一下还没发出声音。
  
  问不出来,他就眯着眼睛,仔细想要看清楚对方的模样。但是这个巷子实在是暗,那人又藏在阴影里,他实在是看不清对方的面孔。
  
  他隐约感到人影咧开嘴笑了一下,直起身子准备向他走过来,然后突然顿住,转身,以超越人类极限的速度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与此同时,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像是破除了什么结界似得,午后的温热重新回到爆豪的身上,闹市的喧嚣也再次响起。他转身,就看见一张标志性的,红白双色的脑袋。
  
  他的高中同学兼同事,轰焦冻正一脸奇怪的看着他:“你在这做什么?”
  
  爆豪再扭头,发现尸体和血迹都消失了,好像一切都是他的幻觉似得,面前还是那个除了肮脏一无是处的小巷。
  
  爆豪晃了晃头,觉得自己还有点晕:“……不,没事。”
  
  “这是你的东西吗?掉在地上了。”轰说着,弯腰帮他捡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扔在地上的购物袋。
  
  “嗯。”爆豪哼了一声,伸手接过自己的东西,这都是他晚饭要用的食材,重要的很。
  
  “你袋子好像破了……你买了什么带血的生鲜吗?”
  
  经过轰的提醒,爆豪才发现帆布购物袋的底面全都被血浸透,一滴红色的液体“啪”的一下砸在干燥的地面上。
  
  “你怎么了吗?怎么脸色这么差?”
  
  大概是他脸色真的很难看,轰的表情充满担忧。爆豪最恶心类似“担心”、“怜悯”之类的,为弱者而生的情绪,他瞪了对方一眼:“我好的很。”
  
  他最后看了一眼身后平静的小巷,随后头也不回的往家里走去。
  
  推开大门,沙发上已经坐了一红一黄两个人,大概是听到他开门的动静,这会儿眼巴巴的看过来,像是等待投喂的幼崽一样。
  
  爆豪一点也不惊讶,他一边换鞋,随口道:“私闯民宅是犯法的。”
  
  黄色的那个罪犯一点也没有自知之明的,翻找起爆豪放在地上的购物袋:“晚上吃什么?”
  
  他找到了一大包肉糜,和芝士片,这是坐汉堡肉的材料,恰好是来蹭饭的两个人都爱吃的东西。
  
  上鸣高兴的嘀咕:“嘴上说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嘛。“
  
  他没看到身后切岛拼命摇头的画面,随后头顶上传来直击灵魂的力道……
  
  切岛看着倒在地上,魂魄都要从嘴里飘出来的饭友,很有求生欲的主动请缨去焖米饭。爆豪轻哼一声表示他准了。
  
  经历过下午的那件事,爆豪心情不算太好,除了汉堡肉,就随便拌了点白菜丝,陪。着味增汤,就算是一顿晚饭了。
  
  不过汉堡肉煎的外焦里嫩,汁水鲜香,上鸣一个人就塞了4块。
  
  爆豪没什么胃口的随便吃了点蔬菜就放下筷子。之前收拾东西的时候,他特意没洗袋子,而是找个地方收了起来。上面已经发黑的血迹,时刻提醒他下午的那些都不是幻觉,是真实发生过的。
  
  现在的问题是,那个巷子到底有什么不同寻常,死去的那些人都是什么人,以及,出现在他身后的那个神秘人影到底是谁?
  
  他倒是很想再去考察一番,但那地方有点邪门,他一个人肯定是不妥当,他需要一个靠谱的队友。
  
  思绪太多,爆豪就连做梦都重新回到了那个血腥的现场,看不清脸的受害者,和藏在黑暗中的神秘人折磨了他一个晚上。5点不到,他就睡意全无。
  
  又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半个小时,他最终还是爬起来,提前去上班。
  
  街道上还没什么人,早起的小贩半开着门,正在准备东西,局子距离爆豪家不远,他走路15分钟就到了。
  
  夜班的同事坐在办公桌前可劲的点头,面前还摊着没写完的报告,大概晚上又被叫出去处理家庭纠纷了。
  
  爆豪没叫醒他,径直走向自己的办公桌前,打开电脑,准备查一下最近有没有新报上来的人口失踪。

评论(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