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大爱FZ,老虚男神,Seed是我心头好,阿斯兰一辈子的白月光

[轰爆]疮 (高能慎入)

大概会被河蟹?

全文非常丧心病狂,慎入!!慎入!!我甚至不敢打卡酱的单人tag(x)

我真是个若风

——————————

  诊间的门被推开,轰循着声音看过去,然后愣了一下。
  
  推门进来的那个人,向医生这里看过来的同时,也愣住了。
  
  [太巧了。]
  
  他们两个同时想到,怎么恰好就碰到高中同学了呢?!
  
  尽管是同学,但两个人算不上是朋友,勉强来说的话,可以算得上认识,叫的出名字的那种。
  
  看病遇到熟人真是尴尬,特别还是这个科室……
  
  他们就这样沉默着对视了几秒,最后还是轰先反应过来:“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
  
  他公式化的问道。
  
  爆豪沉默着,没有给出回答,甚至另外一只脚都还没踏进来。
  
  [好吧。]
  
  轰了然:“你要是有什么顾虑,可以把号退了,明天在这里的相田医生水平也很好的。”
  
  他这样说,爆豪反而被激起了逆反心,他把另一只脚也踏进来,反手关上门:“我凭什么要退号啊,你要拒诊?”
  
  [行吧。]轰想到[这人果然一点也没变,还是和上学的时候一样。]
  
  ‖‖
  
  “好了,现在说说看,你哪里不舒服?”
  
  终于坐下来之后,轰再次提问。
  
  “……疼。”
  
  “哪里疼?”
  
  “你是不是找茬?我都来这个科了你说我哪里疼?!”
  
  真是个难缠的病人。轰叹了口气:“那你脱了裤子躺下来,我看看。”
  
  “什…什么?”爆豪以为自己听错了。
  
  轰已经站起身去抽手套了,见他还坐在座位上,催促道:“我得看看才能知道具体情况啊。”
  
  然后他注意到对方红透了的耳根,又耐下性子安抚道:“没关系的,我一天要看几十个病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啰嗦!”
  
  ‖‖
  
  手套的感觉是冰冷的,碰到那个难以启齿的部位,带来令人无法忽视的痛楚。
  
  “嘶——”爆豪忍不住到抽一口冷气。
  
  “忍一下。”轰医生把语调放轻柔:“我要进去看一下有没有别的问题,可能会有点疼。”
  
  [你管这个叫有点疼?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爆豪狠狠的想。但他现在以这样屈辱的姿势躺在床上,脸颊也热的不像样,已经连发火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快点。”最终,他只能硬着头皮,语气不算好的催到。才躺上来不过1分钟,他已经无比想要下去了。
  
  轰没有给他回应。
  
  有什么东西探进来了。纤细的一根,带着冷冰冰的润滑剂,一点一点的,灵活的探究着他的身体。
  
  轰做的很仔细,没有放过每一个平滑肌的皱褶。爆豪能感受到他转动着手指,不断前进,向深出探索。
  
  手指真的伸进去了反而不那么疼,也不是很难受。但是感觉强烈的要命。
  
  15分钟?或者只有30多秒?
  
  时间漫长的不像话。
  
  终于,入侵者退出去,然后医生淡定到有些可恶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还好,就是有点混合痔,问题不算太大。我给你开点药,回去注意一下生活习惯,少吃辣……”
  
  说道这里,轰顿了一下:“我记得你好像特别喜欢辣的东西。”
  
  爆豪哼了一声不想理他。
  
  轰也不介意,扔了污染过的手套重新做回电脑前面,干脆利落的打出处方:“不舒服的话,再回来复诊。”
  
  “鬼才会回来!”

评论(9)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