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大爱FZ,老虚男神,Seed是我心头好,阿斯兰一辈子的白月光

猫鼠游戏 (10) LooperXMata

赵世衡开始注意起张亨硕身上的味道来。那是一股甜腻的,像是面包店的味道,少女的不可思议。

  你大概很难把蛋糕,奶油和新鲜的烤面包这一类的东西和哨兵联系到一起,通便情况下,他们更偏爱……

  偏爱什么呢?赵世衡想了又想,他从没关注过这些,但他感确定肯定不是面包店。他知道这是安慰剂的气味,所以他也意识到这是张亨硕喜欢的味道。男子汉赵世衡对此有些嗤之以鼻,在他看来,游戏,电脑和作为夜宵的拉面才是男人的浪漫。

  赵世衡想到李志勋。

  但他很快又想起来李志勋是不需要安慰剂的,普通情况下,哨兵只需要几颗白色的小药片。他感到一股无处可诉的愧疚感——这事主要怪他,就算是他也是有这个自觉的。

  或多或少的,他想做出点补偿,但又觉得无从下手。

  这让赵世衡变得很烦躁。

  而关于这一点,直接的受害者就是他的队友,而为了磨合总是和他一起双排的imp更是其中的重灾区。

  乐观的想的话,负重练习更加磨炼他的抗压能力和心态,但是如果可能的话,具晟彬偶尔也想轻松一点拿个首胜。另外,再这样下去,就算他每天熬夜单排,他还是要掉段了……

  “那个,哥——”

  “嗯?”赵世衡漫不经心的哼了一声,正专心致志的给杰斯配天赋。

  “你最近,嗯……”他观察者赵世衡的脸色,作势清了清喉咙:“你最近遇见什么难题了吗?”

  他想问:你最近又在搞什么幺蛾子?但是他好歹克制住了。

  赵世衡和张亨硕的事情Imp已经从Homme哪里听来了。Homme不是一个喜欢嚼舌根的人,Imp也是偶然的机会才得以知道。

  具晟彬自己也是个向导,同时也是个是个笔直的快要断了的直男,他还没找到自己的那个哨兵,不过他有自己的规划——他希望那会是个可爱的姑娘,最好年纪比他小,有一双可爱的大眼睛,画着精致的妆容,下巴又尖又小巧……跑题了,咳,我是说,这一切不同并不阻碍具晟彬理解赵世衡的恋情。

  能够理解喜欢男人是一回事,但是眼看着赵世衡变成“恋爱中的少女”又是另一回事。
 
  或者说,他认为男人之间的恋情有如男人之间的友情,根本不需要想这两个人这么纠结。本来他一点都不打算管的,但是时至今日,涉及到他的分他决定自己不能袖手旁观了。他决定好心的听他倾诉一番,然后帮他提几个有建设性的意见。

  然而赵世衡奇怪的瞥了他一眼:

  “没有。”

  ……

  聊天无法继续。具晟彬讪讪的转过头,第N次的在心底扎起了一个名叫赵世衡的小人。

  另一边赵世衡面无表情的盯着屏幕,开始认真反省起自己来了——连具晟彬都意识到他的问题,说明他最近确实不太对,而且不太对的还有点严重。

  他意识到自己变得敏感,患得患失,瞻前顾后以及暴躁。

  从前属于赵世衡的那些优点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就弃他而去,他知道自己现在像个烦人精。

  他叹了口气,然后在表演了一整局的反向Carry以后,他大发慈悲的放过具晟彬,推开键盘朝着替补的训练间走去。他知道张亨硕这个时候肯定在兢兢业业的排位,他就是这样的人,又隐忍又认真;他也终于想明白自己这个时候应该做些什么——他想去看看张亨硕,看看他是不是还在忍受痛苦,然后直接问问他想要什么,像个男人一样果敢的解决一切!

  推开门,他没有闻到熟悉的面包味,训练室里乱成一团,张亨硕倒在地上痛苦的蜷缩成一团。他的脸色惨白,身体微微的颤抖,赵世衡能看见豆大的汗珠从他鬓角滑下……

  一股可怕的力量突然攻击了赵世衡的精神屏障,因为在基地里他没有特别加固,再加上袭击来的又突然又猛烈,赵世衡几乎没有什么抵抗能力的被扯住了精神触手,强行拉进一片精神图景里。

  他还从没见过这样的精神图景——满目疮痍,褪去了色彩只剩下灰白,他正站在一股飓风的边缘,而在那一片混沌的最中间,他找到了张亨硕的背影。

评论(7)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