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Shykie is rio

黛千寻生贺 (上)

来不及写完了,于是先发个上

感觉征哥被我写崩了……最近蜜汁不会写征哥

——————————

  黛千寻揉了揉酸涩的眼睛,重新戴上眼镜,噼里啪啦的又输入了一串代码。然后他停下来想了想,又删去几行。

  这样的动作他已经重复了一整天。

  他推开面前的键盘略显烦躁的抓了抓自己浅灰色的头发,把它们弄的一团糟,心中的挫败感也没有因此消散一点。他撇了一眼右下角的时钟,发现又到了那个人下班的时间于是倾身将不透光的窗帘拉开一个角。这样,夕阳金色的余韵终于能透过这一点缝隙倾斜到这个阴暗的房间里来。

  大约毕业以后,黛千寻成了一名程序员。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做这样的工作——这一点都不适合他,他还是应该做一名编辑,每天一边咽着苦涩的咖啡,一边审阅着一些谈不上有什么文笔的投稿。

  但事实上,他居然还干的不错。除了这一次,他好像遇到了一点小麻烦。但是没关系,时间还很充裕,他可以慢慢尝试,只不过百般尝试得不到结果会影响他的心情。

  胸骨下方传来一阵阵灼烧一样的痛楚,他最近以来都不再有饥饿的感觉了,紊乱的饮食规律伤害了他的胃,他只感到疼痛,却没什么胃口。

  他先是发了会儿呆,然后决定还是不要亏待自己,反正那个人也要下班回家,煮好食物可以顺便让他吃上一点。

  黛千寻不太喜欢料理,但不能说不擅长。准备食材的过程让他感到繁琐,但是草草了事他的洁癖症又无法忍受。他煮了一锅土豆,又煎了两个玉子烧,配上米饭和味增汤。

  赤司家的大公子辛辛苦苦工作了一天到家就这有这些,看起来有些过于简陋了。但是黛千寻并不在意,有意见的话,他可以自己动手。

  烧开的水的“咕嘟”声掩盖了开门的声音。赤司走进来,看到厨房里那个不紧不慢的忙碌着的身影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他又看了一眼餐桌上他早上准备好的洗好的苹果和原封不动躺在边上的三明治,立刻就猜到这个人大概又窗了午饭。

  呀嘞呀嘞,这可不行啊……

  不过至少知道准备晚餐,也是难得的进步了。

  赤司微微一笑,从怀里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连着手中包装精致的盒子一起放到桌子上,随后他随手把西装扔在被抻得一点皱褶都没有的布艺沙发上,一边解放自己被领带折磨了一天的脖子一边悄悄的靠近……

  后背上突然贴上来一个温热的身躯。

  黛千寻顿了一下,接着继续把鸡蛋打碎的动作。随着澄黄的蛋黄渐渐的散开在蛋清中,一股淡淡的带着微甜的香味传入黛千寻的鼻子他不由得微微皱起眉头:

  “你抽烟了?”

  高级烟草的味道很亲民,但黛千寻对于这种危害身体的东西没什么好感。

  赤司抬起埋在他颈窝里的脑袋仔细嗅了嗅自己的衬衫,已经嗅觉疲劳了的鼻子没有闻出什么倪端,但是:

  “下午陪一个外国客户的时候抽了一点,味道很大吗,不然我先去洗澡?”
 
  “也不是很重,先吃饭吧。”他淡淡的说道,“啪”的一声拧开煤气灶,手法不怎么熟练的在锅子里刷上油。

  尽管他这么表态,赤司还是放开他改为站在不远处静静围观。

  黛把调好的蛋液倒进去以后瞥了他一眼:“你要是没什么要忙的话,就来把葱切了。”

  比起黛千寻,赤司对于料理更加拒绝。不是说他做不好,但是他确实不喜欢和它们相处。黛千寻这么一说,并不指望他真的会动手,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赤司居然真的挽起袖子举着葱问他需要多少。

  黛并不和他客气,用食指和拇指比出一个长度。

  “今天怎么突然想到要做饭?”赤司一边生疏的摆弄着刀一边饶有兴趣的问道,刀刃敲击在垫板上发出不规则的声响。

  “不需要特别的原因吧。”对方随意的回答道。

  赤司眨了几下被葱汁刺激的酸涩的眼睛,对这个答案有些意外。他先是注意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似的微微一笑,随后停下手里的动作等着黛的背影:

  “你该不会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吗?”已经完成了一个蛋卷的黛专心致志的把它产出来,随口敷衍:“如果是纪念日之类的话,我道歉。”

  “不是。”

  “哦,那是什么?”

  “你不打算再想想嘛?”

  “你是想现在就告诉我还是立刻回去切葱?”

  “好吧,”被戳到软肋的赤司妥协:“今天是你的生日。”

  “什么?”黛千寻正在刷油的动作顿了一下。

  “今天是你的生日,忘记了吗?”赤司重复道。

  完全没有印象了。谁会在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恰好能想起来这一天该过生日了?

  他的表情取悦了赤司,他彻底扔下切了一半的葱和刀子,伸手关掉火:

  “我觉得差不多了,还有蛋糕呢。”

  “这个怎么办?”黛看着剩下的那一份蛋液。

  “偶尔浪费一次,应该也不是什么陋习。”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