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大爱FZ,老虚男神,Seed是我心头好,阿斯兰一辈子的白月光

触不可及 赤绿赤 (3)

不管发生了什么,生活还得继续。

  世界不会因为少了一个名叫赤司征十郎的青年而停止运作,绿间的病人也不会因为他的情绪陷入低谷而暂停就诊。他每天依旧忙的要命,时常加班,动辄熬夜。

  工作很辛苦,生存很艰难,但他对医院的热情却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除了回家睡觉以外,他几乎把所有空闲时间都耗在ICU。

  赤司没有变得更好,依旧无知无觉的睡着,绿间坐在边上,静静的看着他的心电图一帧一帧的跳过去就可以看一天。他经常帮他按摩肌肉,用浸了生理盐水的棉签帮他擦拭眼睛……

  赤司家当然有帮征十郎雇佣了一名保姆,最后每当绿间过来的时候,就变成了阿姨的休息时间。
 
  “绿间医生和赤司少爷的感情真的很好呢。”后来她逢人就这么说。

  赤司从中学到大学的队友都陆陆续续来了一遍,黄濑还带着工作时候的妆和发胶,看起来得到消息就匆匆忙忙的赶过来了,玲央实渕看见赤司的一瞬间就红了眼眶。

  “还好有你在这里,我也能放心一点。”他这么对绿间说。

  每个人都这么对绿间说,好像他在这里赤司就能加倍好起来似的,但,事实是,呆在这里除了让他深刻的感到自己深深的无能意外,他什么都做不到。

  赤司的父亲征臣先生也来过几次,他来的请不频繁,好像对自己的独子的情况并没有什么兴趣的样子,但是绿间清楚的看到这位不再年轻的上位者脸上的倦容和难以抑制的悲恸。

  “谢谢你,真太郎。你能来看他,我很感动。”征臣大人一改往日一往无前的气场,真心实意的感激道,这样的变化让他努力掩饰的脆弱在绿间面前一览无余。

  绿间有点心酸

  “这没什么,您不要放在心上。”

  [看看,你居然带来了这么多悲伤,]谁都不在的时候,绿间稍稍的在心里对赤司说:[所以,快点醒来吧。战胜一切的,这次也一定可以获胜的。]

  绿间的祈祷大概真的起了作用。

  第三天的时候,赤司终于在时隔这么多日以后第一次睁开眼睛。

  绿间认为这还不能算是“醒来”,因为他仅仅是睁开眼睛。赤司的意识还跟混沌,呼吸机已经卸下来,他能发出一些微弱的声音但还无法讲话。有的时候他能认出绿间并做出一些回应,但大部分时间他只是睁着眼睛躺在那里。

  这就足够让绿间欣喜若狂。

  至少他在慢慢好起来!现在还不能判定他能恢复到什么程度,但总比原地踏步好太多,至少绿间已经能看到一丝希望。

  他再次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翼翼的,慢慢的,一点一点的靠近!

  当他终于碰到赤司的脸颊的时候,他吐出一口气,才发现自己一直在憋气。

  赤司现在并不处于难得的清醒状态,他瞪着大大的猫眼一瞬不瞬的盯着绿间。他本身就长着一张不符合年龄的娃娃脸,眼睛也又大又圆,仅仅靠着给他开的营养液维持生命,短短几天他就迅速消瘦下来,在缩水了一圈的脸上,这双眼睛的占比显得更多了。

  绿间很喜欢赤司的眼睛,不管是哪个赤司都是,这双独一无二的眸子总是带给这个自幼早熟的青年一股反差感强烈的可爱的味道。透过它们,他总能看见那个依旧青涩的少年藏不的心情。不管是快乐也好,生气也好,或是难过,失落……透过这两扇窗户,绿间从没错过他的每一丝情绪。

  现在,这双眼睛正看着他,只看着他。

  绿间不知道赤司到底能不能意识到 [啊,这个人是绿间真太郎。]之类的想法,但现在赤司正看着他,琉璃色的眼睛里,倒映的仅有一个绿间。

  “能认出我吗?我是绿间。”绿间怀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希望低声,轻声问道。

  赤司眨了眨眼睛,又别过头去看向另外的地方,先前的对视似乎只是一个巧合。

  果然……

绿间叹了一口气。

  “没关系。”他轻声呢喃,这一句到底是说给自己还是讲给赤司,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了。

  桌子上的小鸟时钟突然叫起来,绿间几乎被吓了一跳,然后他伸手按掉兢兢业业报时的钟表的机关,让它重新安静下来。

  这个时钟是,赤司今天的幸运物。

  最后,他挑出一支花瓶里已经枯萎的蔷薇花,离开了病房。

  上班的时间到了。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