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大爱FZ,老虚男神,Seed是我心头好,阿斯兰一辈子的白月光

触不可及 绿赤绿 (2)

意识稍微恢复了一点,还没完全清醒的时候,就意识到这里不是自己的家。无论是床还是枕头的质感都很陌生,周围有谁在走动,还有嘈杂的说话声。

  头疼欲裂,绿间睁开眼睛,入目的是粉刷的又简陋又惨白的屋顶。

  “啊你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

  站在他床头刚刚给他换上一袋新的液体的护士欣喜的关怀道,她的声音听起来模糊又悠远。

  绿间感觉自己的大脑现在很难处理这段对话,他眨了眨视线模糊的双眼,把手伸上旁边的床头柜摸索到自己的眼镜戴上。

  这下他终于看清自己是在急诊室的病床上,护士给他挂上的不过是一袋葡萄糖。

  “我说你们这些外科医生,不要太拼了,也要注意身体啊。居然会因为过劳和低血糖昏倒在手术室里……还好是在医院,直接就给你送过来了……”

  护士还在喋喋不休的吐槽他,而借助她的只言片语,绿间终于能回忆起失去意识以前他在做什么。

  他现在6号的手术间外面,拖着疲惫的身躯看完了一场手术,赤司的手术,赤司……

  只要一想到这个名字,心脏就像是一瞬间被人捏紧,他瞪大眼睛,瞳孔紧缩:

  “赤司,赤司怎么样了?”

  护士被他突然捏住手腕痛呼一声,险些没有拿稳手上的托盘。

  “抱、抱歉。”

  “没事。”她重新拿稳东西好脾气的笑了笑:“那个赤司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不过现在应该还没醒,暂时住在ICU了。怎么,绿间医生认识那样的人吗?”

  “赤司……脱离生命危险……ICU……”

  绿间嗡嗡作响的耳朵努力抓住重点,他拔下手背上的针翻身下床,睡过一觉又补充过糖分的身体轻松了不少,没过过久,他就站在ICU的门口。

  “诶,绿间!怎么,急诊住完又想来我们这做客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在ICU带锁的大门上按下一串密码:

  “来吧。不用你挂号。”

  绿间没心情符合他的玩笑,他眉间的皱褶皱的更深了一点:

  “赤司在哪一床?”

  “诶?15号——啊,对了,你们中学那会是队友,在学校之间很有名气来着……”

  “谢谢。”绿间向他点点头,戴上鞋套马不停蹄的赶往15号。15号床位是个单间,绿间得穿过躺满了病号的大厅才能到那里。

  这不是他第一次进ICU,以前也因为会诊到过这里几次,但他第一次为他们和他们的家人感到难过,这里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每人背后大概都有一批向他一样心碎的亲属。

  赤司就像每一个昏迷中的病号一样安静的躺在自己的床位上。他的身上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呼吸机兢兢业业的维持他的呼吸,机器上每一个数字都与他脆弱的生命息息相关,这种时候,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细菌都可能成为压倒他好不容易维持住的稳态的最后一根稻草。

  绿间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端详床上那人苍白的面孔。

  他们其实有几年没见过了,上一次见面,大概还是大学时期的篮球赛上,他们代表各自的学校,然后赤司捧起奖杯,隔着他的队友,隔着茫茫人海对他微微一笑。

  工作以后,他们都变得非常繁忙,绿间每天上班、下班、加班,几乎把一切都投在手术台上,而赤司则是为了公司四处奔走。

  算起来,这竟然还是他们五年来的第一次见面。

  五年的时间,他变了不少。褪去了学生时期的青涩,变得英气十足,头发剪的更短一些,打理的非常精细。他比上一次见面更加瘦一点,紧致的皮肤的包裹下,下颌与喉结连成一道优美的曲线。

  绿间伸出一根手指想去摩挲那条曲线,但在碰到他以前,他又颤抖着缩回手指。哪怕只是这么一个轻轻的触碰都令他感到害怕,不管是从心底不断翻涌而出的炙热的情感与深深的思念还是对他的病情的惶恐与不安都让他恐惧不已。

  赤司脆弱的像是只用一根手指的力道就会碎掉,而他自己混乱的思绪也可能因为这短暂的一点触碰而变成混沌的螺旋。

  他很想告诉赤司他现在很后悔,他很后悔为什么他们认识那么久以来,在他们相处的漫长时间里他不曾有一次鼓起勇气表白自己的心意。

  他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求你了,让一切都变得不要太晚好不好,醒过来好不好,再给我个机会好不好?!

  脸上冰凉一片,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潸然泪下。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