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Shykie is rio

触不可及 绿赤绿 (1)

  想写《遇见你之前》那种瘫痪的总裁被爱治愈的故事。开篇翠翠单箭头注意!

  绿间医生,赤司总裁设定

结局未定,慎入(毕竟原著总裁去安乐死了)

——————————

  “抱歉,我们尽力了。”绿间真太郎疲惫的摘下口罩对着惴惴不安的围上来的家属们说到。

  安静了几秒以后,令人心碎的恸哭声此起彼伏的在等候区内回荡起来。绿间叹了口气,又回到手术室里去完成接下来的事项。家属的悲痛没能传染到他,见惯了死亡,此时此刻他更多的只感到生理上的疲乏。

比起因为麻木而略显冷淡的反应,他有的时候觉得自己或许也该表现的难过一点,至少对于刚刚失去至亲的家属来说也算某种心理上的安慰——但他做不到。

  “这种时候,想象一下如果是对你重要的人。”不知道是谁曾经这样说过。

  [对我重要的人,]他想[不会的,他永远都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

  听到赤司出事的消息还是通过同事。

  “赤司家的公子车祸抢救”的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样飞遍了整个医院。彼时绿间刚刚值完夜班,做了一晚上手术头昏脑涨。

  他不得不让对方重复了两遍才意识到对方在说什么。

  “我说,赤司家的大公子正在手术室抢救着呢。你、诶,你去哪……”

  绿间从没跑的这么快过。他一方面感觉自己双腿发软,一方面又全速前进。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撞开了多少人,说了多少句对不起,等他赶到自己刚刚走出来的那个地方,发现自己连该从哪个门进去都弄不清楚了。

  [冷静,冷静。肯定没事的,最多断了几根肋骨。他可是……那个无往而不胜的赤司啊……]

他这么安慰自己,然后伸手去取手术服。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手抖的厉害。

  他稍微打听了一下就找到了那间手术室。躺在床上的那个人被十几个医生护士团团围住,不需要手术的区域也被盖上蓝色的灭菌单,他投过门上的玻璃张望了一下,发现自己几乎什么也看不见。

  “真太郎,还不下班?”路过的医生认出他。

  “嗯。”他的眼睛没有离开,随意的敷衍了一下。

  “啊,是赤司家的那位啊。真惨,听说在高速公路上被两辆车夹在中间了,司机当场身亡。”

  他每说一个字,绿间就感到自己的心脏颤抖一下。

  手术还在进行中,他什么都不期望了,他只盼望他能活下来。

  这个时候,他突然想到几个小时以前在他面前失声痛哭的那家人,现在很快也要轮到他了。

  手术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护士匆匆的走出来。

  “大岛,”绿间上前一步拦住她:“里面怎么样?”

  护士被他吓了一跳:

  “绿间!你怎么在这里……血暂时止住了,休克也纠正的差不多了,看起来命应该保住了。”

她说完又飞快的走开了。绿间看着7号手术室的门缓缓在眼前自动关上,器械碰撞的清脆的声音和监控仪的滴滴声清楚的从里面穿出来。他和赤司此时不过十几步的距离,他却觉得比一个世纪都要遥远。

  然后他感觉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