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大爱FZ,老虚男神,Seed是我心头好,阿斯兰一辈子的白月光

无双 DandyXMata (5)


  赵世衡想起第一次遇见崔仁圭的时候,还以为自己遇到了仙人。

  那一天是京都的元宵节,赵家的小少爷被裹的像个球似的被下人领着出门玩。因为南方的王爷起兵造反的原因,这一年的元宵节并不比往日。不过在3岁的孩子看来,只要还有花灯、灯谜和吹糖人的老大爷,就足够盛大了。

  赵世衡的父亲是个不大不小武官,在京都这样的地方并不起眼,可却也无法归家过节。

  负责看他的下人很笨,什么灯谜都猜不中,几番败下阵来之后,小少爷撇着嘴,虽然不说,但满脸都写着不开心。碰巧隔壁家的小胖子牵着父亲的手,抱着一个帅气的战马花灯走过来,看到赵世衡,就跑来和他炫耀。

  赵家的官职不算小,可本朝重文不重武,街坊里大大小小的文官的孩子对他总是另眼相待的。

  其实他们出门的时候母亲为他准备了一盏荷花灯的,可现在和小胖子的比起来让他觉得又小气又娘娘腔,真是丢人。

  赵小少爷挑着自己的花灯,看着小胖炫耀完,又拉着自己的父亲走掉,一句话都没说。

  小胖子一走,眼泪却忍不住从眼眶里划出来。

  他不明白为什么他的爸爸不能陪他过节,为什么大家不喜欢他,为什么母亲要给他荷花灯,为什么他家的下人不能给他赢一匹马。。。。。

  “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哭的这么伤心啊?”一道陌生的声音从他的头顶传过来。

  他抬起头,在那天璀璨的星空下,在一片节日的灯光和人影中,在冬日烈烈的寒风中,那人一袭白衣,衣袂飞舞的出现在他面前。

  他手里一盏龙灯威武又好看。

  “过节要开心,不要哭啊,给你花灯不要哭了好不好?”

  赵世衡恍恍惚惚的接过他手中的灯,那灯真是漂亮,他几乎不能把视线从它上面移开,他甚至连道谢都没有说。

  等他好不容易想起来送他灯的这个人的时候,身前早已空空荡荡,那人早就走了。

  可他记住了他的笑脸和他温和安慰他的声音。

  如果可以找到这个人,他一定要好好感谢他。。。。

  “世衡?”注意到赵世衡在走神,同门的师兄张亨硕忍不住唤他的名字。大敌当前还敢发呆,真是不要命。

  “啊。。。没事。”他勉强的调动嘴角,试图扯出一个微笑:“这妖我认识。你不是知道我在找一只犬妖吗,就是他。”

  他说着,微微抬起下巴,比了比崔仁圭的方向。

  “你不要冲动。”张亨硕叹了口气,随即吩咐身边的弟子:“没想到有化神期,我们恐怕撑不住,你赶紧联系师傅让他过来,恐怕华山、通州几个门派也都是他们做的。”

  随后他运气到丹田,向其余的弟子施令:“琼华弟子听令!这次的妖穷凶恶极,大家竭力协助芜惘掌门,注意保护自己的安全。”

  “哥你。。。。。”赵世衡意识到张亨硕的命令里没提崔仁圭。

  “他就交给你了,世衡。”张亨硕几乎是从赵世衡入门那日就看着他飞速成长为一名天才少年。他知道赵世衡对崔仁圭的执念有多深,他也知道这股执念早晚都会成为赵世衡修行之路的一道心魔。

  若生出心魔赵世衡的修炼之路便会困难重重,而琼华也不能看着这样一个百岁金丹的天才少年这样沉寂。不管是为了赵世衡还是琼华派,崔仁圭都应该交给赵世衡亲手解决。

  反正这次行动的指挥人是张亨硕。虽然这样有点乱来,但是他私心一次又何妨?

  “多谢你。”

  芜惘虽然和刘谋还差一个等级,可架不住他法宝福禄层出不穷,愣是把刘谋缠住了。

  崔仁圭看着琼华派的人要介入战局,立马操纵疾风挡路:“你们的对手是我。”

  一道金色的剑气冲着他的脸劈过来!崔仁圭心下一惊,偏头闪过,脸上还是被割伤。

  “你的对手是我,仁圭哥。”赵世衡执剑而立,剑剑直指他的鼻尖。他还亲热的叫着他的名字,可崔仁圭知道他那道剑气里的杀意不是开玩笑的。

  “你还在怪我吗。。。。”

  “我不该怪你吗?”赵世衡几乎从齿缝中挤出这句话,他扯着一边的嘴角冷笑:“叙旧就免了吧,妖怪。拿命来吧!”

  他说着,足尖轻点,挽出一道剑招直冲崔仁圭的心口。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