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Shykie is rio

[轰出]鲜花墓地(000-001)

整理重发

——————————

  000
  
  “就是这里了吗?”
  
  “嗯,按照情报来说的话,应该是这里没错了。”
  
  “真是不容易啊,为了这件事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家里面的霸王龙应该快要控制不住了吧。那么就拜托你了,‘木偶’”。
  
  这是一间旧仓库,大门上早已染上了斑斑的锈迹,很难想象那个将他们耍的团团转的幕后主使居然就蜗居在这种地方。
  
  绿谷出久没用多大的力气就处理掉了他们面前的障碍,阴暗的角落里站着一名身材矮小的男人,和他健壮的保镖。
  
  “啊嘞啊嘞,来了这么多人,真是给我好大的面子啊。”拖着年迈、沙哑的声音,他不紧不慢的一个一个点道:“木偶、爆杀王、焦冻……排在前面的几个人,这不是全都到了嘛。”
  
  “少废话,乖乖看我打爆你,臭老头。”爆豪一向没什么耐心听反派老爷爷唠嗑,一边说着,手心里“啪啪”的制造了几个爆炸。
  
  绿谷完全可以理解他的心情,这段时间里,他们都被“暗鸦”搞得不得安宁。
  
  “别着急啊。”暗鸦从容的笑起来,一点也不像是被逼到尽头的样子:“我的目标可不是你,倒是‘木偶’大驾光临让我不胜荣幸。”
  
  “你说什么?!”爆豪胜己最受不了的事情之一,就是绿谷出久排在他前面。不管是什么事,就算是被一看就不怀好意的反派盯上这种事也不例外。
  
  “少看不起人了!”说话间他已经冲上去,挥拳打出一个惊天动地的爆炸!
  
  现在“暗鸦”身后的那个保镖向前迈了一步,抬起手臂,轻而易举的帮他的主人挡了下来。
  
  “切。”
  
  “都说了不要着急了。”面对这样的攻击,小老头不过是淡淡的抬了抬眼皮,甚至连自己的个性都没发动。他全心全意的信任自己保镖的能力。
  
  “那么,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我们也赶紧开始吧,木偶。”
  
  暗鸦重新看向绿谷,视线一瞬间变得犀利起来,他握着拐杖的手微微抬起……
  
  同一时间,轰立刻把绿谷护在自己的身后。
  
  然而攻击来自上方,他们头顶上的空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撕裂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像沥青一样的黑色淤泥倾倒下来!
  
  它们像是有自我意识一般的避开了绿谷出久之外的所有人,拼命的向那个绿色的英雄身边聚集、缠绕,将他包裹起来……
  
  “对,就是这样,让我看看陷入黑暗的‘希望之光’绝望的样子吧……”
  
  001
  
  轰找到绿谷的时候,他正蹲在纪念碑前,放上一捧鲜花。
  
  [没事了,找到他了。]他先是群发了消息,然后才慢慢的走到对方的身后。
  
  “是轰啊。”绿谷抬起头,冲他露出一个笑容。
  
  “你不要随便乱跑啊。”轰不为所动的教育他。
  
  “可是,只是来这里应该没关系的吧。”
  
  被绿谷用这样的眼神看着的话,轰一句反对的话都说不出来,他只能轻轻叹了口气,向绿谷伸出手:“好了,我们回去吧。”
  
  绿谷把手搭上去,借力站起身。他比以前消瘦了不少,轰几乎感觉不到他的体重。
  
  暗鸦的事情已经过去一年多了,该好的事情却没有都好起来。最终大战比他们想象得艰难很多,大片城区被毁,数百人罹难,而新生的“希望之光”也确实去他所愿的……
  
  暗鸦的个性是“污染”,曾经被波及过的土地,现在连一朵鲜花都种不出来,他甚至能污染一个人的个性,那些象征性邪恶、妄念的恶意犹豫跗骨之蛆一般黏着在纯洁的灵魂上,拖着它腐烂,催化它堕落。
  
  轰不喜欢护送绿谷去医院这个任务。
  
  从那以后,绿谷就一直住在医院里了,他没法再从事英雄的工作,只要他动用个性,那些藏在里面的污物就会试图控制他的意识。尽管目前还没有找到治疗的办法,但相关部门还是决定把他安置在医院里,便于“管理”。
  
  绿谷本人没有对此表现出特别的抵触。不过他就是这样的人,愿意为了“大局”牺牲自已。
  
  轰想起来,他第一次真正认识绿谷出久这个人的时候,他把自己全身都搞得乱七八糟,还输掉了比赛,就为了轰能够正式自己那被他封印的另一种“个性”。
  
  哪有这样的傻瓜……
  
  “呐轰,我们待会绕个路回去好不好,我想吃后面那家店里卖的猪排饭。”
  
  这样的要求,轰是没法拒绝的。
  
  绿谷中意的那家店名叫“木偶跳舞”,听起来并不像是个餐馆,店主是个“木偶”的超级粉丝。
  
  绿谷不是第一次跑到这里来了,店主已经很认识他,还悄悄的多给了绿谷几块猪排。
  
  “小哥,你的病还没好啊?”
  
  “嗯,是很麻烦的病症呢。”绿谷含含糊糊的答着,嘴巴里被猪排塞得满满的。
  
  “希望你能快点好起来啊,比起最开始见面的时候,你可瘦弱了不少。”
  
  “那是因为这段时间都没有锻炼吧,之前累计的肌肉都缩水了。”绿谷有点伤脑筋的叹了口气。
  
  “会变好的。”一直沉默的轰突然出声:“一切都会变好的。”
  
  绿谷看起来想要给他一个微笑,但是他突然顿住了。他张大眼睛,脸上涌起了不正常的酡红,像是出水的鱼一般呼吸困难起来。
  
  “又来了吗?!”轰立刻站起来,扶住一瞬间脱了力的绿谷。
  
  绿谷点点头,把脸埋在轰的脖颈里,不想背别人看到自己现在的表情。
  
  “不要……不要去医院……”他断断续续的请求道。
  
  “可是……”
  
  “求你了,别送我去医院……”
  
  轰分不出来这是绿谷的本子,还是被恶念控制的结果。但他认识这个症状,这是色欲发作的样子,不去医院的话……他也可以应对……
  
  “好。”他轻轻抚摸对方柔软了绿色头发:“我们不去医院。”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