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Shykie is rio

[轰爆]你和我的恋歌(上)

#我喜欢的男人结婚了,那个人不是我#

#明明是我先来的,为什么……#

核心设定来自山下智久主演的电视剧《求婚大作战》

ooc有,狗血有,慎入

——————————
  
    001
  
  手机铃响了一遍又一遍,本来想无视的,但最后终于还是不胜其扰的按下了接听键:“喂,臭久,你很烦诶!”
  
  “但是小胜,作为同学好歹来一下吧。”手机那边响起绿谷出久软乎乎的声音。
  
  “……”
  
  长久的沉默。就在绿谷出久以为对方不会回答了之后,爆豪胜己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去,行了吧。”
  
  002
  
  不是真的不想去。
  
  也不是真的想去。
  
  那是轰焦冻的婚礼,他不想错过对方人生中如此重要的时刻。
  
  但婚礼上那个和他携手有过红毯的却不是他自己。
  
  “喜欢的男人结婚了,对象不是我”这种剧情,怎么看也不像会发生在爆豪胜己身上的事情。而它偏偏就发生了。
  
  他撇了一眼早就摆出来的礼服,犹豫再三,最后还是穿上了工作的制服。
  
  如果穿上那个,总觉得像是认输了似的。总是胜利着的爆豪胜己这次确实输的一塌糊涂,而他确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输的——对这是最令人恼火的地方,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输的。
  
  那个叫铃谷葵的女人,她和轰焦冻见面有超过十次吗?
  
  啊……不明白啊……
  
  越想越气闷,他泄愤般的重重甩上门,向教堂赶去。
  
  003
  
  爆豪到的稍微迟了一点,他没用能力赶路,一来不合制度,二来他也不想动用个性来参加这场对他来说惨绝人寰的婚礼,显得他多么迫不及待似的。
  
  绿谷还守在门口等他,见他来了先是老妈子般的责备了他一番迟到的问题,随后又皱起眉头:
  
  “你就穿这个?”
  
  “我来就不错了。”早就过了少年时期,现在他倒不至于对这个竹马恶言相向了,但一个瞪视还是起码礼仪。
  
  他的心思隐藏的很好,绿谷没有解读到更深层次的意思,只是拉着他的胳膊将他带进礼堂。这点非常好,但他有的时候也在遗憾那个男人是不是也对此一无所知,所以事情才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不过不知道也好,这种失败又禁断的感情只要深深的埋藏在爆豪胜己自己的自尊下面就好。
  
  A班的同学早就到齐了,大家排好了队形等他到了就能照个全家福了。
  
  轰穿着白色的礼服,也站在其中。这个男人穿着礼服的样子真是好看的刺眼……
  
  爆豪只看了一眼就别过视线,笔直走向红头发的白痴。
  
  擦肩而过的时候,他还是没忍住停下脚步。
  
  “喂,”他听见自己态度不算好的说:“恭喜结婚。”
  
  轰转过身,对他微微一笑:“谢谢。”
  
  004
  
  爆豪胜己木着脸,躲在最后一排围观他本来也不太合群,这个时候这样做倒也不显眼。就算是绿谷也不会强迫他和别人交际了,只要他肯出现,就算是给足面子了。
  
  他的心也是木着的和脸大概能55开了。
  
  他倒是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还能这么憋屈,人的潜力果然是无限的。
  
  腿上突然被轻轻撞了一下,不知道是谁家的小朋友捧着一盘小蛋糕,冒冒失失的跑过来。
  
  英雄做惯了,他下意识的把她扶稳,表情却是臭的:“看着点,小鬼。”
  
  梳着可爱小辫子的小姑娘没有被他吓哭,在抬起头对上爆豪凶恶的视线的时候,居然还笑起来,从某些方面来讲也是胆识过人了。
  
  “啊,是你啊。”
  
  “我可不认识你。”爆豪冷淡的回复,就算是小孩的面子也不给。
  
  “我知道你,你是那个英雄吧!救了我爸爸妈妈的那个。”对方不识趣的继续搭话道。
  
  爆豪这下低头仔细端详了一下女孩的苹果脸,发现果然完全没有印象:“谁知道你爸妈是谁啊。”
  
  “你在伤心吧。”女孩不依不饶:“我懂的哦,我哥哥听说初恋结婚的消息的时候,也是这个表情。”
  
  “你怎么还不走啊?”突然被不知名的小鬼看穿,还被戳中了伤心事,爆豪忍不住恼羞成怒的暴躁起来。
  
  “是那个姐姐吗?”
  
  不想揍小孩,爆豪抬起头,决定漠视到底。
  
  “那就是那个哥哥了。”
  
  “你还有完没完?!”他几乎快要没法控制自己的面部神经了,成年以后,他越来越能控制自己的脾气,已经很少有什么火大的时候了。
  
  女孩强行察觉不到的抬着脸,冲他露出一个小天使一样的笑脸:“看在你救过我爸爸妈妈的命的份上,我可以帮你哦。”
  
  “哈?”
  
  “我叫上野奈奈子,”女孩挺起胸膛郑重的自我介绍道:“我有可以改变过去的个性哦。”
  
  “你……”就算是爆豪也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你在开什么玩笑。”
  
  “是真的哦。”被质疑了的小姑娘皱起脸。
  
  “就算你真有,这样的能力,这种事情是可以到处宣扬的吗?你知道这是多危险的东西吗?你父母不教育你的吗?!”爆豪压低声线,小心翼翼的吼起来,生怕这段对话被有心人听走。
  
  “这种事情我当然知道啦,但是你不是救了我父母性命的英雄嘛。”
  
  “先不说我都不知道你爸妈是谁,就算是英雄也不能轻信,你小命不想要了吗!”为了尽量压低声音,他只好蹲下身来和女孩保持相同的高度。
  
  “你到底要不要做吗。”被稍微教训了的小姑年嘟起嘴,眼看就要闹脾气。
  
  爆豪抬起头看着主位上新郎新娘已经就坐,甜蜜的互视、微笑,大屏幕上也放映着甜蜜的合照。这一切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双眼。
  
  [管不了那么多了……]
  
  他把脸埋进掌心,深呼吸,然后重新抬头:“做!”
  
  005
  
  “首先,你想回想自己最想回去的那段记忆,然后闭上眼睛。”奈奈子说着,将手放到了爆豪的头顶:“你只有一天时间,好好把握机会吧。”
  
  眩晕的感觉。在一片黑暗中,他几乎要呕吐出来,然后他终于感受到双脚落地的感觉……
  
  大地震颤着,耳边,建筑崩坏的声音、嘶吼声、呼救声混成一团。
  
  “爆杀王你发什么呆呢?!”潮爆牛王的声音在这之中最为响亮。
  
  毕业之后他还是来了这个家伙的事务所。尽管看对方不顺眼,但还是为争口气一般的来证明“礼仪什么的都是狗屁,本大爷什么都不管还不是no.1的hero”。
  
  虽然他并不是no.1,真正的no.1是他那个碍事的幼驯染。
  
  而这场战役……
  
  爆豪眯起眼睛想起来,这就是铃谷葵那个女人和轰焦冻第一次见面的那场战役。他记性向来不错,特别是关于轰焦冻的事情。仔细回想的话,他甚至还能记起来那个女人是最后一批救援行动的时候,被轰从地下挖出来的。
  
  那个女人那个时候的眼神,因为太刺眼了,所以他也还记得,那是陷入恋爱的眼神!
  
  所以,只要从源头这里阻止了就没有问题了吧。
  
  他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向那个方向赶过去,甚至在那个建筑倒塌之前就找到了那个女人。为了防止节外生枝,他还特地亲自将人送到了边缘的封锁区,直接被救护车拉去医院了。
  
  “结束了。”他目送那辆车离开,宣判道。
  
  然后在没完没了的繁忙工作中,好不容易挨过了这一天。伴随着熟悉的眩晕感,他重新回到了……轰焦冻的婚礼上。
  
  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大概就是铃谷葵穿着昂贵的婚纱,满脸一言难尽的看向他们所在的这个角落。
  
  “失败了呢。”奈奈子嘴里塞满蛋糕含糊不清的评价:“你也太失败了,没用的事倒是做的不错,这下好了,新娘大概已经爱上你了。”
  
  “谁稀罕啊!”爆豪可以说是气急败坏了:“再来一次。”
  
  “虽然是无偿帮你,但是小孩子的劳动成果你也珍惜一下,自己努力一点啊。”奈奈子板着脸煞有介事的摆出教训人的样子。
  
  “少废话,快来。”
  
   女孩翻了一个肉眼可见的白眼,重新把手放到他的头上:“你要加油啊,我能帮你的次数可是有限的,用完了就真的结束了。”
  
  “啰嗦!”
  
  006
  
  爆豪穿着战斗服正在巡逻,而在他一窗之隔的咖啡店里,轰对面正做着冲他笑容满面的挥手的铃谷葵。
  
  [好不爽!]
  
  爆豪几乎都要祭出标志性的三角眼,但他好歹还记得自己是个职业英雄,所以他摆出了职业面瘫脸。
  
  轰也吃惊的向这里看过来,像是在奇怪爆豪为什么会这种时候出现在这里一般。
  
  这个表情无疑让爆豪更加火大了。
  
  上一次他是怎么做的?大概是直接转身离开了吧,做出一副潇洒的样子。
  
  但是这一次,事情要有些变化,必须有什么变化,他就是为了这个才回来的!
  
  让他进去搭话,老实说有点强人所难,这简直是把爆豪胜己的自尊心按在地上摩擦。也不能走。一时间,他似乎陷入了一个僵局。
  
  这个时候,情敌变迷妹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铃谷葵很有眼色的站出来,招呼“辛勤劳动,维持和平”的英雄大人进来喝杯咖啡。
  
  稍微休息一下倒是不算太违反纪律,至少比起面前这两人结婚的悲惨未来好了太多。没什么好犹豫的,他说就顺着铃谷葵递过来的杆子爬上去了。
  
  这下子轰变得更加诧异了,似乎爆豪胜己会进来喝咖啡这种举动,是什么天大的事一样。
  
  [打扰你约会可真是抱歉了。]
  
  爆豪在心里冷哼,但表面上,他却不能让脸色太臭。未来已经足够残酷了,他是来让事情有所起色的。
  
  颤抖着嘴唇,他缓缓向对方勾起一个灵异程度百分百的微笑。
  
  结果换来了对方小心翼翼的问候:“爆豪你是不是……不舒服。”
  
  “阿拉,是这样吗?果然这么热的天气还要巡街太辛苦了吧。”铃谷也跟着说道。
  
  [开什么玩笑,区区一点太阳而已。]
  
  不过这点内心的吐槽,也在轰提出要送他去医院之后烟消云散了。
  
  去医院好啊,总比待在咖啡厅让他们两个谈恋爱好,就算去检查了一切正常,也是轰先提起来的,而他只是配合的没有否认罢了。
  
  戏还是要演的像一点,他臭着一张脸:“谁会因为这点太阳就生病啊。”
  
  “也是,毕竟是爆豪呢。”轰立刻说道。
  
  [拜托你倒是稍微坚持一下……]
  
  眼看着戏要演杂,铃谷葵再次体现出了自己的作用:“话不能这么说,还是去看一下吧,就算是英雄,自己的身体也很重要啊。”
  
  “但是爆豪他……”
  
  铃谷葵这个时候几乎完全变成了爆杀王的代言人:“这位英雄可是救了我的命呢。”她补充道。
  
  有女性这样坚持,爆豪本人也没有再坚持反对,轰犹豫的看了看异常沉默的爆豪胜己再次试探道:“要去医院吗?”
  
  没有得到肯定,但也没有回绝就是了。
  
  和轰两个人走在去医院的路上的时候,爆豪才突然再次出声:“我没有不舒服。”
  
  其实没有必要申明的,但看轰的架势,他觉得对方真的会认真的送他去门诊。
  
  “我知道啊。”轰理所应当的回答。
  
  然后,天就聊死了。
  
  他们绕路走到了医院,不知道是轰陪着爆豪,还是爆豪陪着轰,总之,他们一起走到了公园里。
  
  “我父亲,希望我能和铃谷小姐结婚。”突然,轰说道。
  
  这是他第一次向爆豪提起自己的婚姻问题,怪不得单单阻止了两个人的相遇没起到作用,原来还有安德瓦的搅局。
  
  “啧。”爆豪忍不住咋舌。
  
  “你……喜欢铃谷小姐?”轰看了他一眼,问道。
  
  “哈?你瞎说什么呢?!”
  
  “因为你好像突然就生气了。”
  
  “和这个没有关系!”爆豪暴躁的回复道。
  
  “好吧。”
  
  眼看着对方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爆豪只好自己开口:“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
  
  “啊,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喜欢的人……”
  
  “什么?你有喜欢的人?!”这简直是惊天的大事件了!轰什么时候背着他有了个喜欢的家伙?!他怎么一直都不知道?!也就是说,出了铃谷葵,还有别人?!
  
  “你不知道?”轰瞪大了眼睛问道。
  
  “我怎么可能知道啊!”
  
  他们就这样无言的相互凝视了半晌,突然,轰笑了起来。
  
  “喂,你笑什么?”爆豪皱起眉毛,觉得谜团多的快把他淹没了,他脑袋不好用吗?第一次他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不对啊,他明明就是优等生来着……
  
  “没什么,只是觉得自己大概是个傻瓜……”
  
  “哈?”这又是什么和什么啊。
  
  爆豪胜己一言难尽的看着轰焦冻,觉得自己完全读不懂对方的脑回,然后他忍不住拷问自己:[我到底怎么喜欢上这个家伙的?]
  
  “你喜欢的那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生死存亡的关头,就连爆豪胜己也不得不暂时抛弃自尊的打探一下敌情。
  
  轰没想到爆豪居然会对自己的事情感兴趣,本来他也只是随便说了一下。不过既然开口了,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他略微思索了一下描述道:“脾气很坏,不过脑袋很聪明,争强好胜,稍微有点针对我,给我起了奇怪的绰号……”
  
  爆豪胜己微微张开嘴,难以置信:“这种家伙有什么好的?你还是别喜欢他了。”

评论(7)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