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Shykie is rio

[闪虫]去他喵的世界(4)

Savitar x 小蜘蛛/GG闪x荷兰虫

黑化闪也算闪!

——————————

  Peter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一切,Savitar正侧着头好让自己脸更加贴近Peter的掌心,看上去平静又温顺,但Peter知道自己的行为烂透了。
  
  首先,他背着自己的伙伴单独行动,而且还差点死掉——他单干了两个星期,并且一点消息都没有向他的伙伴透露过!
  
  另外,他还凑巧挖掘到了Savitar不为人知的过去。尽管这不是Peter故意要去了解的,但结果如此。
  
  最后,他还和曾经抛弃了Savitar的人,让他从Barry·Allen变成Savitar的那些人,共度了愉快的一天——这让他觉得自己仿佛是个叛徒。
  
  Peter简直没法分辨这三种哪个更糟。
  
  “你起来有话要说。”Savitar察觉到了Peter的不安,开口问道,虽然他本人并不承认他很在意Peter这幅不安的样子。
  
  “不!”几乎是下意识的,Peter否认道。但他下一秒就意识到万一这些事情以后被Savitar发现,事情大概会变得更糟,而且他的难题会从3个变成4个。
  
  Savitar不会相信这个,所以他觉得自己最好还是鼓起勇气坦白从宽,趁着一切还没有变得不可挽回之前……至少,坦白一部分……
  
  “呃……好吧,实际上我确实有事情要告诉你,有三件事。”Peter收回自己的手放在胸前,两个手的指头纠结的缠在一起,就像他现在的心情一样。
  
  “说吧。”Savitar不自在的扭了一下脖子,Peter的掌心的离开让他有些怅然若失。
  
  “我不知道……我没法一口气说完。”
  
  “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会惹你生气,非常——非常生气,然后你就再也不会理我了。”Peter垂着眼睛声音越来越小,显得委屈巴巴的。
  
  不得不说他这个策论奏效了。Savitar盯着他看了几秒以后,才意识到自己太专注于男孩儿可怜兮兮的样子,差点忘了正事。他清清嗓子:“这么说,是3件坏事?”
  
  Peter点头,他脑袋上一根微翘的棕色小卷毛随着这个动作在空气抖动了几下。
  
  “所以,你在短短的一天时间里,连着做了3件会让我勃然大怒的坏事?从某种方面来说,也算是很了不起了。所以,你打算怎么办?”Savitar抑制住想要去把那根头发压下去的想法,漫不经心的问道。
  
  老实说,他实在是想不出来Peter能够搞出什么大事情来,在一天的时间里,而且整个白天他几乎都在学校里上课。昨天可是周一。
  
  “虽然是三件事情,但只有一件是我主动做的,另外两件,是被动的。”Peter抓紧机会解释道:“我觉得,我们可以慢慢来,一件事一件事的解决。”
  
  Savitar被这个主意逗笑了,他从没听说过算账还要分次的,但是:
  
  “可以,那就先从主动的那件开始吧。”
  
  ‖‖
  
  Savitar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Peter。
  
  先不论他单独行动的问题,Savitar只要一想到他差一点就再也等不到他的男孩,他就觉得难以呼吸。
  
  真是奇怪,上一秒他还考虑着要不要杀死他,现在他又发现自己根本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
  
  另外,他觉得自己隐约猜到了Peter想要隐瞒的,可能会让他勃然大怒的另外两件事情。
  
  其一,大概和他如何脱险有关系。Peter不肯细说这一段,这很可疑,而在中城,除了Flash,Savitar想不出还有谁肯做并且能做到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所以,Peter被Flash救了。
  
  被闪电侠拯救并不是什么无法启齿的事情。相处了几周,Savitar很清楚Peter对Flash的崇拜,所以这本来应该是个兴高采烈的炫耀缓解,而Peter却一反常态。这也让Savitar推测出了另外一件事。
  
  Barry和Peter说了什么。Savitar无法设想出其中的细节,但Barry肯定是告诉了Peter一些重要的东西,让Peter觉得会令他愤怒的东西,比如说Savitar到底是谁。
  
  想通这些不过是几秒钟的事情,Savitar回过神来就发现Peter正惴惴不安的等着他的反应。然后他又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马上就要9点钟了。
  
  然后他又看着Peter,沉吟半晌终于开口:“今天太晚了,你先回家吧,我们可以以后慢慢谈。”
  
  ‖‖  
  
  Peter再次推掉了Ned组装乐高的邀请,也翘掉了社团活动,一下课就风一般的冲向他们的秘密基地。
  
  最开始,他跑的很快,但随着仓库越来越近,他的速度也越来越慢下来。到最后,他战战兢兢的在门口停下来,迟迟没有推门进去。
  
  尽管有些羞于承认,但Peter确实有些害怕。就像是小时候闯了祸,在老师办公室里等家长的那种害怕。
  
   他意识到自己内心里有一部分正天真的认为,只要他不推开那扇门,他就可以再苟一会儿。
  
  但其实不是这样的。
  
  Peter不知道自己在门口踌躇了多长时间,反正他觉得只有一小会儿,直到一股疾风从背后袭击了他。
  
  Peter扭头,就看到Savitar出现在他身边,挑起一根眉毛微微一笑:“怎么不进去?”
  
  “我正打算进去。”Peter嘴硬道。
  
  “Good,After you。”
  
  有那么一瞬间,Peter觉得Savitar肯定看出了他的胆怯,因为他脸上那漫不经心笑容如此令人懊恼——同时也是如此迷人,当然,这不是重点。
  
  ‖‖
  
  Savitar故意把“处决”这个项目留在了这一天的最后。本来他是没打算这么做的,或者说,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处理这件事。
  
  把事情推到今天来做不仅仅是因为担心Peter回家太晚,他也需要一些时间来冷静。
  
  不过当他再次见到Peter的时候,他立刻明白该怎么做了。
  
  他觉得他的男孩这幅提心吊胆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他觉得把这个当做处罚也不错,而且不只怎么的,一看到Peter,他前一天怄了一晚上的气就瞬间烟消云散了——Come on,谁忍心对着这样的小朋友发火呢。
  
  有一点问题,Peter今天实在是过于分心于Savitar,导致任务过程中(Peter坚持这么叫)出了不少差错,Savitar不得不更加认真的盯紧他,以防他把自己摔死,或者是搞出什么别的大事情来。
  
  最后他不得不开口提醒道:“我觉得你在保护好别人之前,可以先试着别让自己总是被拯救。”
  
  “抱歉。”Peter缩在他的怀里垂头丧气。
  
  “如果你在担心我的话,我得说,我可以保证不吃了你。”
  
  “Savi!”Peter听出了他语气里的戏谑,挣扎着大声抗议。
  
  “嘿,嘿,别动,我带你一程。”他用力重新把男孩按回自己胸口免得他在自己加速的过程中被吹得太凌乱。
            Tbc

评论(11)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