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大爱FZ,老虚男神,Seed是我心头好,阿斯兰一辈子的白月光

[闪虫]去他喵的世界(2)

Savitar x 小蜘蛛/GG闪x荷兰虫

黑化闪也算闪!

——————————

  Peter一下课就匆匆忙忙挥别了Ned,跑到仓库只用了他不到15分钟,一路上,他满心期待。第一次,他有了自己的同伴。不像Ned那样,而是实实在在的拥有超能力的同伴,而且他的能力还相当炫酷。
  
  Peter抵达的时候,发现仓库里空无一人,他的小伙伴还没到。他换好衣服,又自己在仓库里玩了好一会儿,Savitar还是没有出现。
  
  [他可能不会出现了。]最后,Peter有点失望的想。他拍了拍他自制制服上沾的浮尘——超级英雄总不能脏兮兮的去拯救世界,准备自己出发。
  
  金色的电光在这个时候划进仓库,Savitar看起来风尘仆仆的,头发倒是修剪过了,刘海稍有凌乱的搭在前额上,胡须也都剃掉,露出下颌分明的棱角。
  
  “酷!”尽管已经见过一次了,但Peter还是眼前发亮。他轻盈的从房梁上跳下来,几步窜到Savitar面前:“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我也以为我不会来了。]Savitar想。但表面上,他漫不经心的微笑:“有点事耽误了。”
  
  他今天确实忙的很。他不能再以Barry·Allen的身份去CCPD上班了,但是他需要钱,需要生活费。作为曾经的超级英雄,Savitar还没一下就想到去抢劫银行,他去洗劫了一个俄罗斯黑帮,然后给自己搞了一身像样的衣服。
  
  Peter第一次见到Savitar脸上疤痕的全貌。它们几乎布满了他的右脸,Peter怀疑他的右眼可能也受到了损伤,因为它泛着异常的白色。
  
  “吓到你了?”Peter这幅呆住的样子,让Savitar忍不住问道。
  
  “不没有。”Peter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盯着对方看了太长时间:“我只是觉得……当时很疼吧?”
  
  这下发愣的轮到Savitar了。
  
  很久没人关心过他的感受了,自从他变成这样以后,或者说,自从他从Barry.Allen变成时间残余以后。
  
  而现在,这份关心不是来自于Joe,不是Iris,也不是他曾经拯救过的任何一个人,而是来自一个16岁的男孩,一名他昨天才真正认识,并且一心想要杀死的男孩儿。
  
  Savitar觉得整件事情都透着一股荒诞的讽刺感——就像他的人生一样。
  
  他闭上眼睛,叹了口气,然后伸手揉了揉男孩儿的脑袋,微微笑起来:“还好,我记不清楚了。”
  
  “嘿,我不是小孩儿了!”Peter躲开他的手抗议道:“而且,你就打算穿这些?”
  
  “有什么不对吗?”
  
  Savitar理所应当的,让Peter怀疑人生一般的再次打量了他一遍:黑色的修身外套,牛仔裤勾勒出对方腿部好看的弧线,还有一双不太适合跑步的短靴。
  
  很酷的打扮,但是——
  
  “秘密身份?”Peter简直有点摸不清头脑了,对方连名字都不肯告诉他,但这个时候却有仿佛什么都不在意的连个眼罩都不戴。
  
  “不需要,我是个极速者,还记得吗?”说着,Savitar的身影变得模糊起来,就像是拍摄在照片上高速移动的人物那样,连声音都发出了改变。
  
  “哇哦,这可太厉害了。”Peter羡慕的瞪大眼睛赞扬。
  
  蜘蛛侠能做的事情其实不算太多,介于他本人只是名单干的高中生,而中城已经有了“Flash”这个守护神。
  
  处理一下流氓、混混,或者帮老奶奶指路这样的事情,Savitar根本不用出手,男孩儿一个人完全能够胜任。
  
  只有一次,是名酒驾的司机,差点装上一名老妪,Peter已经来不及做点什么了,Savitar化作一道金色的电光阻止的惨剧的发生。
  
  Peter按下悬在胸口的心脏,再次确认“极速”这能力实在是太帅了。
  
  ‖‖
  
  和Peter一起做“义警”以后,Savitar发现日子变得不那么难熬了。他开始期待每天的下午,他会故意迟到一小会儿,为了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积极。
  
  即便是结束了每日的“行侠仗义”,他还会悄悄跟着Peter,直到他平安走进家门。
  
  他没再试图去联系他曾经的同伴,甚至也没有联络过Oliver,一次都没有。Oliver·Queen对Barry·Allen非常好,有些时候,Savitar甚至觉得Oliver在某些方面代替了父亲的角色。
  
  他不敢确定Oliver会拿什么样的态度对待他,他和Joe他们不同,Oliver经历的经历让他能够包容的更多,但Savitar还是不敢冒险。
  
  万一Oliver也不能接受Savitar,他该怎么办呢……
  
  ‖‖
  
  Peter最终还是把自己扯到麻烦里去了。
  
  粒子加速器制造的超能力者比想象中的更多,只要他们谨慎行事,Flash也很难发现他们的存在——他为了处理那些大张旗鼓的就已经足够心力交瘁了,而且Flash也需要一点自己的生活。
  
  Peter发现那个超能力者的存在也是因为一次非常偶然的机会,他在从Ned家回来的路上,恰好听到了有人在做非法的枪支交易。他没有告诉Savitar,因为他觉得那样会让他显得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而他也认为自己可以应付的来。
  
  最开始,事情确实进展得很顺利。他瞒着Savitar独自一人调查了2个礼拜,对方的打手都是普通人,拿着武器也应付不了他。
  
  Peter是被偷袭的。他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发现的他,总之他的蜘蛛感应向他告知危险的时候,炽热的火焰已经在他的背后炸开。
  
  Peter没有办法形容那是怎样的感觉,疼痛让他眼前发黑,他咬紧牙关才没让自己失去意识,不过几秒钟的功夫,汗水就浸湿了他的衣服。他隐约看到一名非洲裔的男人从阴影里走出来,声音忽高忽低的说着什么,而Peter已经没法辨认出具体的单词了。
  
  他能感到更多人聚集过来,蜘蛛感应疯狂的给他报警,Peter用力的深呼吸,变异让他的身体更为强壮,但这次的负荷还是过重了。
  
  很快,第二波疼痛就来了,这次是他的腿,伴随着恶意的笑声,Peter努力在地板上翻滚着,想要扑灭身上的火焰。
  
  死亡的恐惧第一次这么真实的侵袭了他。模模糊糊的,他绝望的意识到这次可能真的要完蛋了。Peter几乎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有了,第一次的攻击烧坏了他的一部分肌肉,就算他勉强弹出蛛丝,可能他也支撑不住自己的体重。
  
  然后他又想到了梅姨。她已经失去了本叔,Peter没法想象如果今天晚上他没能回家,梅姨会怎么样。还有Savitar,他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盟友,他不该自己逞强的,他应该告诉Savitar的,Savitar肯定能够解决他们的……
  
  对方似乎没打算立刻杀死他,Peter的痛苦取悦了他们,接下来是更多的疼痛和皮肉烧焦的味道。
  
  连呼吸都变得越来越困难,Peter听到自己在惨叫。
  
  [谁来……救救我……Savitar……Savitar……]
  
  他在心底不停的呼唤着伙伴的名字,好像这样对方就能听到,然后从天而降的带他离开这里似的。
  
  Peter觉得自己大概撑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但也许没有那么长,一晚上,还是几个小时?
  
  当他终于抵抗不住黑暗的侵袭的时候,突然,一道金色的光芒带着电流划过声音劈开了神色的夜幕。
  
  [Savi……]
  
  他最后在意识里念出这个名字,然后一切,都消失在黑暗的寂静里。

评论(8)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