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大爱FZ,老虚男神,Seed是我心头好,阿斯兰一辈子的白月光

[2y]天赋异禀 04

  就像二宫和也说的那样,这群犯人的脑袋大概和他们强壮的身材成反比。二宫和也不知道这重复了多少次了,但有些人就是学不会聪明。
  
  确实他的实力劝退了某些人,但那只限于聪明人不是?
  
  二宫和也冷静的打量着眼前的两个人,思考着解决他们的最佳策略,但是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他的脑袋里想起了医生和他讲的话。
  
  医生的嘴巴贴在他的耳边,他甚至能回忆起他的呼吸喷在耳朵上那种微小的瘙痒:
  
  “你为什么不伤的重一点,这样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把你留下观察了。”
  
  他无法想象自己当时是拿出了多大的自制力才忍住的,但是现在,一但想起来,他的血液就不受控制的奔腾下去……
  
  二宫和也在狱警“你也有今天”的嘲笑下被弄进了樱井翔的办公室。
  
  狱警名叫坂本,他一直从来都看不顺眼二宫和也,也看不顺眼任何变种人,他根本就不想把二宫和也送出去做点更全面的检查,恨不能他不治而亡。
  
  这正合了二宫和也的意——他演的有点过了,而且他没想到那两个人弄到了刀。
  
  被查到了刀这种违禁品,他们也不过是被关了几天禁闭而已,这也多亏了坂本的偏心。
  
  樱井翔看着二宫和也肚子上的伤口,深深的皱起眉头:“虽然我那么说了,但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怎么知道你是什么意思。”病人嘴硬的反驳。
  
  “总之不是现在这样。”
  
  刀口不深,仅仅划破了浅层组织,并没有伤到内脏,但是需要缝上2针。
  
  “我给大野打个电话,叫他来处理一下。”
  
  “你来不就行了,上次就是你给我缝的。”二宫和也不以为意的说着,伸手摸了摸下巴上那道微微凸起的疤痕组织。
  
  “我不行,我的手不行。”
  
  “你可以。”二宫和也强硬的把他的手扯过来,贴近自己的伤口:“你尽管多扎几个洞好了,我就要你缝,不然我受伤也没有意义了。”
  
  “本来就不必要做到这样……”
  
  明明知道是不对的,但是神差鬼使的,樱井翔还是用镊子夹起了弯针。
  
  “我真要缝了?”
  
  “你缝吧。”
  
  “我会在你肚子上扎满的。”
  
  二宫和也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还面露豫色的樱井翔,突然伸出手……
  
  力道从后脑勺传过来迫使他他倒向前方,嘴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樱井翔瞪大眼睛,看见二宫和也的瞳孔里清晰的,放大的他自己。
  
  在樱井翔的大脑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以前,二宫和也就拉开了距离:
  
  “张嘴。”
  
  他命令道。
  
  “哈?”
  
  “就是这样。”
  
  病人说着,再次俯下身。
  
  温柔的触感在舌尖炸开,樱井翔用自己敏感的味蕾感受着对方的入侵。他们谁也没有闭眼睛,这个吻清醒又迷醉。
  
  他们都不是20出头的愣头青了,因此没有出现谁因为接吻而感到窒息,最后还是二宫和也先退开,同时伸出拇指擦掉了樱井翔嘴角的银丝。
  
  “我们不该这样的。”
  
  “又来?”樱井翔的无力简直溢于言表,然后他极为难得的表露出了自己强势的一面:“闭嘴!”
  
  二宫和也如愿被留在医务室观察过夜,但情况和他预计的不太一样。夜晚来临之前,樱井医生就把他赶到病床上去休息,而他自己则睡在隔壁的休息室。
  
  “你该不会还有什么别的期望吧,介于……”樱井翔临走的时候,用一种怜悯的,极为故意的眼神扫视了一下他的肚子。
  
  肚子上的伤口其实没那么疼,比起他之前受过的那些,简直是小菜一碟。但是二宫和也捂着自己的患处,却迟迟没有睡着。
  
  仔细想想看,实在是太愚蠢了,这一切都太愚蠢了。他肚子上的伤口,他现在的处境,包括阻隔在他面前的那道银白色的铁门。
  
  从什么时候起,他只能通过这种傻乎乎的牺牲来打到自己的目的了?什么时候起,他们开始觉得他们能用金属锁住他了?
  
  二宫和也盯着那道门,感到熟悉的金属的冰冷的感觉,然后他突然伸出手,用尽全身的力量试图抓住那种感觉。
  
  铁门开始颤动,呻吟着想要脱离门框的桎梏,而他脖子上的项圈紧贴着他发出了处罚的电流。
  
  疼痛!麻痹!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他随时都要倒下去,但他却不肯放手。他较劲似的收紧了手掌。
  
  [差一点,还差一点……]
  
  如此同时,电流也变得愈发强劲。
  
  他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就连视野都变得模糊起来,但他还记得自己要干什么。
  
  [不!停下!]
  
  一道声音在脑袋里炸开!
  
  那股声音似乎有种奇特的力量,叫人想要不由自主的臣服。二宫和也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那声音根本没有经过空气,而是直接被他的大脑接受了。那是樱井翔的声音。
  
  这个时候,铁门一下被人从外面推开。樱井翔顶着睡的乱糟糟的头发出现在视野里。
  
  “你在干什么?!”
  
  二宫和也只是定定的看着他,半晌才用一股极为压抑的声音反问道:“你在干什么?你不想和我解释一下吗,关于你想干什么,还有,你是谁?”

评论(7)

热度(44)

  1. 猫大爷不爱说话Even_观乐法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