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Shykie is rio

[2y]天赋异禀 03

  自从上一次的会面,樱井医生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就这样过了几个月,二宫和也终于开始确信他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了。
  
  没什么可抱怨的,二宫和也自己也明白这才是最佳的选择,而不是头一热的就跑来和一个重犯谈情说爱半小时。
  
  虽然他们并没有谈情说爱。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医生应该放下这里的一切回去好好生活。既不要打乱自己的生活,也不要打乱二宫和也的。
  
  监狱里的时间总是一晃而过,他重复着相同的日程,在这里浪费自己的生命,只有每天的活计从农民变成了木工。
  
  他原本就足够粗糙的手指这下更是变得伤痕累累,还因为生了冻疮肿的像个萝卜。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又在这个时候,他迎来了医生的另一次拜访。
  
  已经是1月份,天气冷的厉害,医生用一件墨绿色的羽绒服把自己裹成一个球。
  
  [像个……嗯……仓鼠一样……]
  
  二宫和也打量了一遍玻璃外面的人,漫不经心的想到。
  
  “nino!”电话一被接通,就传来医生兴奋的声音。
  
  [什么?]
  
  二宫和也皱起眉头,拒绝接受这个奇怪的昵称。
  
  “你怎么又来了?”二宫和也不客气的质问,他垂着眼睛细打量自己肿胀的手指拒绝和医生对视。
  
  “你生气了?”对方这个态度,让樱井翔立刻就警觉起来。
  
  “没有,我有什么好生气的。”二宫和也矢口否认。
  
  “你就是有。”樱井翔笃定:“别生气啊,我没来是有原因的,我出了点事故。”
  
  “我没……”
  
  樱井翔接下来的话让二宫和也把接下来的别扭都吞了回去,他抬起头瞪大眼睛,试图找从表面上找出医生的任何不妥:“什么?你怎么了?”
  
  “我恐怕以后再也不能做外科医生了。”樱井翔轻松的说着,举起自己没有拿着电话的那只手,他的手悬在空中,不能自抑的微微颤动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樱井翔发现经过几个月的挣扎,他现在已经能心平气和的提起这件事了:“车祸。虽然不能开刀了,但是我还另外找了两份新工作。”
  
  樱井翔的平和没能成功安抚二宫和也,他心底涌起一股怒火,因为自己居然一上来就对医生发了幼稚的脾气,也因为这个时候席卷了他的深深的无力感。
  
  他现在甚至没法碰碰他,给他一个拥抱。
  
  而这股怒火,表达到表面上的时候,就变成了愧疚和懊悔。
  
  他再次深刻的意识到,不管他自己是怎么想的,也不管樱井翔是怎么想的,他们这样是不对的。一位有前途的医生和他这样的犯人在一起就是不对的。
  
  然而樱井翔好像恰好看穿了他的想法似的:“你该不会是想着怎么甩开我吧,在这个时候?”
  
  “不,怎么可能。”二宫和也立刻口是心非的矢口否认,他的面色还能保持如常,但是红透的耳朵出卖了他。
  
  樱井翔足够给面子的假装自己没发现这个细节。
  
  “所以说你的新工作?”二宫和也清了一下喉咙,装作不在意的转移了话题。
  
  樱井翔眨了一下眼睛,卖了个关子:“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这个反应让二宫和也有种不祥的预感,但他的说,他爱死医生这个小动作了。
  
  二宫和也的预感最终得到了应验。
  
  几天以后,当他去处理劳动的时候弄出来的伤口的时候,医务室那个熟悉的面孔让他当场愣在原地。
  
  “你怎么在这里?!”
  
  “你怎么这么容易受伤?”
  
  他们两个同时开口道。
  
  异口同声以后,又是不约而同的沉默。最后还是樱井翔先开口了:“我的新工作,我和你说过的吧?”
  
  “这里是什么好地方吗?这可是监狱!”
  
  “监狱也是需要医生的,而且我是来工作,又不是来坐牢,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还给我提供了住宿。”
  
  樱井翔一边说着,一边用镊子捡起一颗酒精棉球毫不客气的按在二宫和也的颧骨上:“你们在做什么能伤到这里?”
  
  二宫和也早就习惯了疼痛,这种程度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不管在做什么,都能伤到这里。”
  
  “你们还真是一刻都不能安分吗?他们呢?为什么我只看到了你一个人?”
  
  “不能,只要我还戴着这个就不行。”二宫和也拨弄了一下脖子上的枷锁,露出了一个自负的笑容:“我恐怕你暂时都见不到他们了,直到他们从大医院里转回来。”
  
  看到他这副生动又幼稚的样子,樱井翔也忍不住笑起来:“你很厉害?”
  
  “嗯哼。”
  
  “那他们为什么还找你麻烦。”
  
  “因为我是个变种人,而他们总是心怀梦想。”
  
  

评论(6)

热度(38)

  1. 猫大爷不爱说话Even_观乐法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