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大爱FZ,老虚男神,Seed是我心头好,阿斯兰一辈子的白月光

残破的脑洞

  15:00,治疗室的大门被准时推开。
  
  医生停下手里的笔,抬起头对走进来的男人露出一个满是亲和力的笑脸:
  
  “你来了。”
  
  男人穿着得体,一身合身的西装,郑重的系着一条深红色的领带。他向医生回以微笑,靠近桌子前的躺椅里,不用医生开口,他主动就起了话头:
  
  “我昨天,又看见他了……
  
  他穿着那件松松垮垮的衣服——你知道的吧,我和你提起过的那件,下身是灰色的运动裤,站在窗前。他在向我招手,我只要向前一步,就能握住他的手了……”
  
  病人说着,伸出手似乎想要碰到什么似的,脸上浮现出怀念的神色。
  
  他这幅样子,让医生的心纠起来,他亲昵的叫着对方的名字来拉近彼此的距离:“那是假的,翔,你知道的吧。那不过是是你的幻觉,他不可能出现在你的窗前的。”
  
  唯恐刺激到他的患者,医生把声音放得非常的轻柔。
  
  “是我的幻觉吗……”患者——翔,喃喃的嘟囔着,随后他提高了点声音:“不,我不觉得那是幻觉,几个月前,你就在这么说了,可是我吃了药以后,他反而变得更加清晰了。他对我笑了,从前的那些……幻觉,他们从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只有活着的nino才有那样的表情,那样的笑脸!”
  
  “可是他确实已经去世了,而且你也停药几个礼拜了不是吗?”
  
  医生耐心的提醒他这个事实。
  
  “可是他对我笑了……”樱井翔有点神经质的又小声重复了一遍,然后他猛的抬起头看向他的医生:“你怀疑我有精神分裂是吗?幻视、幻听,可是我现在神智很清楚,也没有被害妄想。”
  
  医生不想和他讨论这个,他们已经讨论过很多遍了,但是他的患者拒绝承认自己的病情。他跟聪明,在自学了相关的知识以后就变得更加的难对付了。而且他们当前最重要的事情还不是那个幻影。
  
  “那你想迈出那一步,去触碰他吗?”医生立刻换了话题发问道。
  
  “我……”这个问题似乎问倒他了,樱井翔卡了个壳:“我不知道,我应该去找他的……”
  
  “可是你不能那么做。”医生说着吧手搭在樱井翔的手上:“既然你强调自己很清醒,那你也知道的吧,在往前一步,你就会掉下去,而你住在17楼。”
  
  “我……”
  
  “那个幻影,”医生提高声音打断了他的患者:“难道不是因为你想逃避独自生存的寂寞才出现的吗?
  
  我知道你很痛苦,那场事故,我们都失去了自己的爱人,但是活着的人要好好活下去,你也差不多该往前看了。我相信他如果在这里,也会这么想的不是吗?”
  
  医生意识到引导大概已经不起作用了,毫不留情的撕开那道血淋淋的疤痕。
  
  樱井翔死死的咬紧嘴唇颤抖起来,他脸上的血色已经退尽。
  
  几秒之后,他平静下来,他凝视着医生的眼睛,突然露出一个笑容:“你说的没错,我确实很想他了。”
  
  医生讲过很多面的樱井翔:压抑的,癫狂的,神经质的……
  
  但眼前的这幅面孔确是第一次展现在他的面前,那个笑容里充满了释然,和前所未有的绝望。这个人,确实是不想活了!
  
  医生确信,如果下一次那个幻影再次出现的话,他的患者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走向前,试图触碰爱人的身影……
  
  

评论(2)

热度(8)

  1. 猫大爷不爱说话Even_观乐法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