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Shykie is rio

[岚]Survival Game(009-010)

共同创作by @猫大爷不爱说话

——————————

  樱井翔感觉自己仿佛听到了肌肉撕裂的声音,血的腥气一瞬间就填满的鼻腔。
  
  他只愣了一瞬就飞快的扯起身边的大野智逃出房间。他不敢回头看nino倒在血泊里的样子,也不敢耽误时间——这是二宫和也用生命为他开辟的生路!
  
  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没有看见另一个“二宫和也”嘴边溢出的诡异的笑容。
  
  樱井翔的大脑嗡嗡作响,他几乎不知道自己在往哪个方向走,他只是机械的绕开面前的障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绕开了什么,仅仅是凭着本能前进。
  
  等他分泌的肾上腺素消耗的差不多的时候,他才终于停下来,想知道自己究竟跑到了哪里。
  
  在他面前,游戏室的门大开着,真正的二宫和也倒在一片红色的血泊里,假的二宫和也现在原地,脸上满是讽刺的笑意。
  
  他不知怎么的,绕了一圈,居然又回到了原地,而他以为被自己拉在身后的大野智,居然也还留在房间里。
  
  樱井翔感到惊愕!
  
  在刚才那种混乱的情况下,他没有办法确切的想起来自己的行动路线,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一直在前进,没有回头,没有转弯,甚至还爬了一层还是两层楼梯。
  
  没有道理会绕回来,绝对没有可能!樱井翔拿自己上过庆应的脑袋发誓!
  
  他没再次回头落荒而逃。
  
  这房子处处透着诡异,他不确定自己到底能不能跑出这个怪物的掌心,很何况他现在已经又回来了。
  
  [既然跑不掉,不如直面……]
  
  “二宫和也”似乎还期待着樱井翔的惊慌失措,见对方这个反应,他反而有点疑惑的歪了一下头,配合着他现在的脸倒是有一股可爱的味道。
  
  “二宫和也”没有作什么特别的动作,大野智倒是动了。
  
  他本来就蹲在真正的二宫和也的身边,这会儿他放开了被他握在手里的二宫和也的手,拔出那片夺取二宫和也性命的瓷片,带着可怕的表情向樱井翔看过来。
  
  樱井翔从没见过这样的大野智。
  
  他们的leader通常都是软软的,托着黏腻的声音撒娇一般的说着有些任性的话,他会露出小孩一样天真的笑容,也会因为他们的恶作剧赌气的皱眉。
  
  但是现在,他怒视着樱井翔,两腮的肌肉因为紧紧的咬牙鼓起来,从他的眼睛里,樱井翔读出了明确的恨意和杀意。
  
  “ohno……san?”樱井翔迟疑的唤着对方的名字。
  
   “闭嘴!你这杀人犯!”大野智像是终于下定的了心一样,突然向他冲过来,将那片还带着二宫和也的余温的瓷片送进了樱井翔的胸膛。
  
  疼,这是真正的撕开心脏的疼。
  
  樱井翔觉得自己眼前发黑,在失去意识以前,他看到“二宫和也”轻松的,带着恶意的笑脸。
  
  ‖‖
  
  陶器破碎的声音。
  
  伴随着这清脆的声响,樱井翔睁开眼睛。这次不再是二楼那件熟悉的,带着霉味的房间,场景换成了游戏室,而在他生后。传来了二宫和也翻找东西的悉悉索索的声音。
  
  “nino……nino?”呢喃过后,樱井翔抬高了声音叫起来。
  
  “诶?怎么了?”二宫和也从房间中央的木架后面探出一颗头。
  
  “我……我回来了……”
  
  他稍微花了点时间把前一周目发生的一切讲述给了二宫和也。
  
  “等等,你是说你已经又回来了一次?”二宫和也难以置信,对他而言,眨眼之间而已,他的朋友就已经重新轮回了一遍了。虽然有心里准备,但还是很难消化。
  
  “而且这次重新开始的地点改变了……存……档?”他被游戏支配的大脑立刻联想到了这一点,然后他笑起来,连自己都觉得有点可笑。
  
  居然还可以存档,真的是游戏啊?!
  
  樱井翔却没有笑的心思,他叹了口气,按照记忆找出了那把尾端是三角形的钥匙。
  
  “别这么低落嘛。”二宫和也盯着他像是老了50岁的背影叫到。
  
  “你可是刚刚在我面前死掉,我怎么可能高兴得起来?”
  
  “但是我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二宫和也不在意的耸耸肩,看上去对自己的死讯一点也不关心:“而且这种事情应该以后也会发生的,看开点,习惯就好了。”
  
  “怎么可能会习惯啊,这种事情!”
  
  刚刚装过鬼,樱井翔现在对于对面的那件屋子没有一点胃口,更何况那边也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现在拿上了一把钥匙,他更想看看这钥匙能打开什么。
  
  一楼没有太多的房间给他尝试,而他还记得自己是为了什么才离开了二楼,所以他决定先去三楼看看。
  
  三楼的房间明显比二楼要大,比起二楼墙壁上挨的很紧的门,三楼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房间。而在其中的一扇门上,他们发现上面钉了一片三角形的铁片。
  
  怎么看,这扇门都和他们手里的钥匙有点关系。樱井翔先是转动了一下把手,确定了门的确是锁住的,才把钥匙塞进去。
  
  轻轻一转,没有遇到什么阻力,伴随着锁芯清脆的响声,门被打开了。
  
  这明显是个女孩子的闺房。
  
  带着沙帐的白色公主床,巨大的衣柜,墙角还摆着碎了一半的试衣镜。
  
  在书桌的很显眼的位置上,散落着两张写满了字的纸,又是那个名叫“yuki”的女孩子的日记。
  
  这本日记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散落的到处都是,虽然目前为止它所提供的信息都零零散散而且没有什么特别的作用,但樱井翔还是读了一遍。不管怎么样,它似乎记载了一些关于这个别墅的故事,而樱井翔也很想搞清楚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
  
  “x年x月x日
  
  这两天突然下起雨来,路面太滑了,隼人说这种天气坐马车赶路不安全,我也觉得自己应该再等几天,等天气放晴。
  
  叔叔已经没有办法站起来了,但他还坚持和大家一起吃饭,婶婶只好每天轮椅把他推倒餐桌前来。
  
  下午的时候,有人来敲门,是个丑陋的男人想进来避雨。婶婶好心的同意了他的请求,毕竟在这样的郊区,他可能也找不到别的地方了。婶婶有的时候就是太过善良了,他穿的那么肮脏破旧,我甚至怀疑他会不会偷走厨房的银叉子。
  
  不,我不喜欢这个人,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就是很讨厌他。如果这是在我家的话,我肯定不会让他进门的。
  
  不管怎么样,这是婶婶的决定,反正我也不会再这里待太长时间,还是不要说多余的话了。”

评论(5)

热度(9)

  1. 猫大爷不爱说话Even_观乐法无 转载了此文字
    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