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Shykie is rio

[磁石 2y]Touch Me Now(ABO)上

重度ooc,开车向!!!
30岁总裁ni X20岁学生翔
Nino攻注意!!!!!
三观略有不正注意!!!!

为了我亲爱的姬友 @猫大爷不爱说话 哈哈哈哈哈哈

——————————

  红色的玛莎拉蒂沿着午夜空无一人的街道风驰电掣的飞过,这是连红绿灯都已经休息的时间,黄色的信号灯倦怠的闪着,车的主人用一副恨不得把车开上天的架势,最终停在了一家酒吧门口。
  
  一双锃亮的皮鞋从车门里伸出来,走下来的是一名年轻的男人。他一身黑色的西装裁剪的相当修身,只是不知道穿了多久已经起了些许褶皱。他单手取下脸上斯文的黑框眼镜放进西装内测的口袋里,皱紧眉头走进了喧嚣的酒吧里。
  
  二宫和也头疼的要命,公司里几个重要的case凑在一起,他熬了大概有30个小时才搞定,不用照镜子他也知道自己的脸色大概是个什么样。他按着自己快要爆炸的太阳穴,意识到自己就算是回家大概一时半会也睡不着,干脆的决定给自己来点酒精。他连司机都叫好了,再过半个小时,他的秘书会过来帮他把车开走,送他回家。
  
  酒吧里嘈杂的声音、闪烁的灯光和混在一起的各种香水味都像是道催命符,狠狠的蹂躏着二宫和也脆弱的神经。他沉着脸挤到吧台边上,随便点了一杯名字顺眼的鸡尾酒喝了一大口。
  
  这个时候,胃里火辣辣的感觉才终于让他想起来他连饭都还没吃。
  
  酒吧里没什么菜色给他选,他很普通的叫了一份咖喱,等待的过程中,他不耐烦的打发走了好几波凑上来的小姑娘。
  
  先不说二宫和也本身就对这种充满了功利的人没什么好感,而精神衰弱的现在,他更是只觉得烦躁。可是尽管他面沉如水,他那一身低调奢华的行当和酒吧昏暗的灯光也掩饰不住的棱角分明的轮廓还是帮他招来了不少对自己信心十足的祸水。
  
 这些女孩小的让他咋舌,有些看起来有没有国中毕业都是个问题。清一色的画着浓妆,稚嫩的脸上故意摆出性感的表情,显得不伦不类。
  
  [如果是我女儿的话……]他忍不住想:[发现就打死!]
  
  他用超负荷运算的大脑胡思乱想的这个功夫里,他的后背上突然有人重重的撞上来。二宫和也完全不设防,这下子整张脸差点都埋进刚出炉的热腾腾的咖喱里!
  
  火苗“腾”的一下从本就堵的难受的心口里窜出来!
  
  二宫和也深吸一口气,慢慢的放下银色的勺子,这个时候,他倒是还能不紧不慢的转身看看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混蛋。
  
  他本就受过专门的教育,白手起家打理公司的时候更是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怂,再加上身居高位这么多年,这会儿气场全开的样子让在他身后闹成一团的混混居然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说是混混,但这其实不过是二宫和也根据他们不伦不类的发型和着装妄下定论的结果罢了。
  
  另外一边,那个结结实实的扑倒在他后背上的男孩子也留着一头染成金色的,在二宫和也看来,有些长的过分的头发。他没穿上衣——或者是被人恶意的扒掉了,其中一个混混手里攥着一件多余的T—裇,应该就是这个孩子的。当然,他也没有看喽另外一个人手中的,明显在录像中的设备。
  
  并不是普通的勾搭,好像一不小心就被卷进麻烦的事情里去了……
  
  不需要费太多的脑细胞,二宫和也就能脑补出一个欺负人的故事了,比起撞在他身后的这个站立不稳的倒霉蛋,他倒是觉得搞事的混混更让他来气。
  
  他们想怎么欺负人,二宫和也都不管,但是打扰到他,罪该万死!
  
  于是他放任倒霉蛋不管,大步流星的跨到混混们面前,在对方反应过来以前伸手夺过对方手里的摄影机,轻轻一甩,让它亲吻上酒吧的墙壁。
  
  “你……!”
  
  眼看着对面这个抹了满头发胶的青年恼羞成怒的伸手来抓他的衣领,二宫和也微微侧身避开:
  
  “克里斯!”
  
  他高声喊道。
  
  一名身材壮硕,穿着短袖露出筋肉纠结的胳膊的男人从人群里挤出来,挡在二宫和也的身前。
  
  “我付你工资可不是叫你看戏的。”他随手拂了一下进口并不存在的褶皱,不算认真的责备道:“把他们请出去吧,打扰到我了。”
    
  没错,这件酒吧也算是和总的资产之一了,不过他只有一半的“股权”,而这家店平时也是他的竹马相叶雅纪在打理。
  
  紧接着,他也没有立刻去享用他的咖喱。他返回去,蹲下来抬起靠着吧台滑倒在地上的倒霉蛋的下巴仔细查看。
  
  看到他的第一眼,二宫和也就有种奇异的违和感。现在,他盯着这张年轻的,满是胶原蛋白的脸,使用过度又被酒精浸染的大脑慢了N拍终于意识到他在哪里见过这张脸!
  
  几个小时以前,他甚至都还在和那个人针锋相对的争取各自的利益——眼前这张脸像极了樱井集团的社长!
  
  “牙白……”
  
  他像是摸到了烫手山芋似的飞快的缩回自己的手。
  
  他确实听说过樱井社长有个儿子,不过那是个成绩优异做事认真的孩子,据说目前正在庆应大学读书。而眼前的这个戴着耳环的金毛青年……
  
  [怎么说也没可能吧……没有这么巧吧……]
  
  但是这张和他父亲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又叫二宫和也没法不相信他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好孩子”。
  
  [这就麻烦了,不能放任不管吧……]
  
  于是二宫和也回家的车上,又多了一名昏昏沉沉的,赤裸着上半身的乘客。
  
  他已经提前通知过小樱井的家长了,不巧的是樱井夫妇在与他唇枪舌战了十几个小时后,居然还有精力踏上通往美国的飞机。为了表达自己作为合伙人的情义,他只好自告奋勇的揽下了这名名叫“樱井翔”的麻烦。
  
  二宫和也托着腮,透过车窗凝视着路灯下的城市。一股若有若无的勾人的香味萦绕在他的鼻间,在酒吧的时候还好,可是自从他把这个小樱井带回车里,这恼人的气味就越演越重了。
  
  起初二宫和也还没意识到这是怎么回事,他只觉得可能是因为喝了酒,所以车上空调的温度开的有点高。他脱了西装外套,又解开几颗衬衫的纽扣。可是等到他的裤子都不收控制的鼓起来一块的时候,他终于明白过来这气味到底是怎么回事。
  
  “该死!”没人和他说过这个小樱井居然是个Omega啊!
  
  总裁突然的恼怒让坐在前面开车的司机吓了一跳。他只是个普通人,闻不到身后两个乘客之间涌动的信息素,此时此刻,他也没有胆子扭头去围观自己老板漆黑的脸。
  
  二宫和也的脸色但是没有司机想象的那么差,虽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就是了。他自己恰好是一名Alpha,感受到Omega的召唤,作为回应,他本能的放出自己的信息素。
  
  小樱井还是一副神志不清的样子,大概是被刚才那帮坏家伙下了什么迷药,现在迷迷糊糊就只剩下本能了。他顺着那股极具侵略性,却有令他欲罢不能的味道凑过去,把头贴在已经缩到角落里的二宫和也的肩膀上蹭了几下,发出满足的叹息。
  
  二宫和也还没在自己的车里这么憋屈过。他已经紧紧的靠在左侧的车门上,却还是躲不过执着靠过来的Omega。他的司机还在车上,他不想现在做出什么丢人的事,引人注目的事也不可以,他现在完全不想见人。另外,这是他合作伙伴的儿子,他还不想给自己惹上麻烦。
  
  二宫和也把脸埋进手心里,挫败的觉得自己果然应该先回家的,喝酒是个错误的决定。
  
  他强迫自己不去搂住身边那个Omega。他试图用樱井社长的脸来麻痹自己,那些不愉快的谈话在他脑海里转来转去,但是最终都被小樱井年轻的,眼神迷离的面孔取代。
  
  [这人是妖精吗……不对,应该说本能真是可怕……]
  
  二宫和也柔了一把脸,开始觉得把小樱井带回家也是个错误至极的决定。但是这个时候,车子已经缓缓的驶入别墅的车库,而且他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可以安置一名神志不清的Omega。
  
  “老板……”
  
  “不要回头,你走吧。”二宫和也用干涩的,冰冷的嗓音驱走了他忠心耿耿的驾驶员。等到车库沉重的卷帘门再次落下,他才终于松了口气,放松的瘫在座位上。
  
  小樱井在被他放任不管的这点功夫里已经撕开了他的领口,他凑在二宫和也信息素最浓厚的地方之一——他的脖颈处嗅个不停。他柔软的头发蹭在二宫和也裸露的肌肤上,带来令人心悸的瘙痒。
  
  二宫和也面色复杂的看向这个被本能驱使着的,小动物一样的青年。
  
  [怎么弄……]
  
  以他平时的水平,他肯定飞快的就能找出一个应对的办法,一个连发情期都不是的omga还不能让他动摇。可是现在,他疲惫的大脑充斥着酒精和荷尔蒙,他只想抱住这个裸身的青年狠狠的占有他。
  
  他最终还是努力把樱井翔拖到家里去了。二宫和也总的来说,算的上是个身材娇小的人,小樱井比他高上一点,但他好歹是个alpha,体力的优势这个时候凸显出来,即便是已经连续工作了30个小时,他还是努力把人带到了客房里。
  
  他不算太客气的把樱井翔扔在客房那张柔软的大床上,毫无留恋的转身就走。
  
  他不能有太多留恋,他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他硬的发疼,哪怕再多看一眼,他恐怕都会把什么都扔到脑后不顾一切的拥抱这个omega。
  
  曾经被他嘲笑过的生理本能,直到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才知道到底有多么可怕,令人癫狂。
  
  可他没能如愿,站立不稳的樱井翔在他碰到客房的门以前,用惊人的速度爬起来,从身后抱紧他,一口咬在二宫和也的脖子上。
  
  Omega的唾液上也带着信息素,随着破损的皮肤混入了破损的毛细血管里。
  
  只要这一点就够了!
  
  本就摇摇欲坠的理智一瞬间就溃不成军,二宫和也握住缠在他腰间的那双手,微微一个用力就把人按在墙壁上,劈头盖脸的吻下来。
  
  他知道自己的行为荒诞可笑,甚至是有些卑鄙的。对方不过是个20岁的,被药品操控了的小可怜,是个Omega。而他是个总体来说还算得上清醒的Alpha。
  
  但是这个Omega的滋味这么好……
  
  二宫和也没花什么力气就撬开了樱井翔的嘴唇,唾液里带着比酒精更加醉人的信息素,他捧住樱井翔的头,用力吮吸,他的舌头扫过对方的上颌、柔软的颊侧和粉色的健康的牙龈,在所到之处都标记上了自己的记号。
  
  他掌下的这具身躯温热、光滑、满是年轻的张力。
  
  二宫和也的手沿着对方脊背中央的沟壑一路滑下去,怀里的青年不知是恐惧还是兴奋的颤抖了一下。
  
  “这个时候后悔也没用了。”二宫和也贴在樱井翔的耳边残忍的说:“说到底,这都是你的错。”
  
  作为一名万恶的生意人,他毫不感到羞愧的把过错全都推给了那个此刻没有能力承担责任的人。
  
  说完,他低头轻轻的啃噬小樱井的脖子,手上也一刻不停的解开了对方的牛仔裤。
  

评论(7)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