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大爱FZ,老虚男神,Seed是我心头好,阿斯兰一辈子的白月光

猫鼠游戏 looperXMata 12

  具晟彬感觉自己简直是个小天使,总是能解救他的赵哥于危难之中。
  
  赵世衡消失了太久。
  
  虽然今天他的辅助坑到他连裤衩都要输没了,但是他也不敢有任何怨言……咳,他的意思是就算今天不双排了,但是往日也都是在座位上各打各的。
  
  打赵世衡走出训练室到现在具晟彬已经又打完了一局Rank他还是没回来,这就很难得了——赵世衡的职业素养可不是盖的,而且以这个男人对胜利的渴望很难想象在战队成绩如此低迷的时候他会跑到哪里去消极怠工。
  
  事出反常必有妖,就算是只有初中文聘的具晟彬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他觉得有必要探查一下他的辅助是不是陷入了任何麻烦。
  
  这种时候,身为向导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他不需要亲自四处乱跑,只要把他的精神向导——一只雪白的小老鼠放出去,他本人还可以在电脑前面等一场Rank。
  
  不过如果他事先知道等待他的到底是怎样一场大事件的话,他肯定不会白白开这场注定了要掉分的战局。
  
  就在具晟彬的正下方,张亨硕和赵世衡像是两局尸体一样躺在除此之外空无一人的训练室里。训练室乱的像是被飓风刮过一样,再配上他们的造型,活生生的凶案现场!
  
  “完了!”
  
  他大喊一声从座位上弹起来,边上的裴御珍被他结结实实的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在椅子里缩成大大的一团:
  
  “怎么了?突然的……”
  
  “完了,完了,完了……!!”
  
  具晟彬像是复读机一样重复着,一方面紧紧的揪住裴御珍的衣服满脸惊恐。
  
  “所以说到底怎么了,你放开御珍好好说。”
  
  崔仁圭的话还是有些分量的,具晟彬停下了没有意义的重复:
  
  “世衡哥和亨硕哥死了!”
  
  ……
  
  短暂的死寂之后是所有在场的人疑惑的:
  
  “哈?!”
  
  而具晟彬所关注的重点人物赵世衡,现在确实是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他的精神图景在和崩坏抗衡的时候,也不可避免的受到了损伤。每伤到一点,他都觉得痛的要命,脑袋里像是有根炽热的铁棍在来回搅拌,他怀疑自己的太阳穴随时都会裂开。
  
  他开始佩服起张亨硕的淡定了。不,何止是佩服,精神图景被重创成这个样子还能面色如常,要么他就是没有痛觉,要么他根本就是个怪物。
  
  [啊,不对。这种精神层面上的损伤是和痛觉神经没有关系的,果然这个人是个怪物!]
  
  赵世衡咬紧牙关这样想着,他不敢松口,因为他感觉自己一张嘴发出的肯定是丢人的、撕心裂肺的惨叫。
  
  赵世衡在为自己能够忍住惨叫而有些得意洋洋的时候,张亨硕的心都已经提到嗓子眼里了。赵世衡已经满脑子都是疼痛,所以他压根就不清楚自己的状态。
  
  张亨硕看得一清二楚。
  
  赵世衡倒在地上颤抖着缩成紧紧的一团。确实他一声都没出,但是他正承受着怎样的痛苦却一目了然。
  
  张亨硕自己已经习惯了疼痛,而且他对自己没什么兴趣,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但是赵世衡不同,这个精神向导都是兔子的软乎乎的,有些娇气的家伙,张亨硕只想看他快乐的样子,生气的样子,气急败坏的样子,洋洋得意的样子……
  
  而他现在蜷缩在哪里,张亨硕感觉自己的心脏也蜷成一团,精神图景的损伤带来的痛苦还不及现在的百分之一。
  
  “世衡!世衡!你怎么样?!”
  
  围绕在身边的疾风让他无法靠近那个人,他只能通过大声呼喊,期望哪个人能有些许回应来让他稍微安心。
  
  赵世衡果然动了,他花了半天时间,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脸转过来:
  
  “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看着张亨硕焦急的脸,赵世衡的心里突然涌上一股幼稚的、报复的快感:
  
  [这下你也体会到我之前的心情了吧。]
  
  他越想越高兴,最后居然乐的笑起来。
  
  张亨硕:……
  
    张亨硕已经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了,或者说他都GET不到向导突然笑起来的原因。他们刚才说了什么有趣的段子吗?
  
  不过看到他还有心情自己瞎乐倒是让张亨硕放心了不少。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完全脱出张亨硕所能预想的全部了,就目前来看赵世衡的方法好像确实有些作用,崩坏的阴影被一点一点驱散了。但是与此同时赵世衡的精神图景也同样被侵蚀,最后的结果是好是坏没人能够预计。
  
  [只能期望是好了。]
  
  张亨硕眉心微蹙,默默的祈祷着。
  
  ——————同一时间——————
  
  宝娜医生终于赶到案发现场,但是就连她都不可能猜出这两个人的精神世界里到底在经历些什么可以搞成大新闻的东西。
  
  只有行医多年的直觉告诉她现在她的两个病号都正处于极度危险的状态。
  
  [不能紧张,放松,放松……]
  
  她在心里不断的这样告诫自己,然后她深吸一口气:
  
   “第一个发现的是谁?”
  
   “是我。”
  
  从人群里走出来一名身材瘦削的戴着圆眼镜的男孩子。他是一名向导,他的精神向导正趴在他的肩头,赤红的眼珠四处转个不停,一副不安的样子。
  
  精神向导最能反应主人的内心,尽管他现在表面上还强做镇定,但他果然还是个没成年的孩子。
  
   “不要紧张。”
  
  宝娜轻声安抚他,同时她让自己的精神向导去安抚这名少年的,希望他能感觉稍微好一点。
  
   “你发现之后,有对他们采取什么急救措施吗?”
  
   “没有……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立刻就打了你和医院的电话……我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
  
   “没关系,你做的很好了”
  
  宝娜摸了摸他的头称赞道,然后她面相焦急等待她公布诊断的教练和负责人:
  
   “他们这种状态就算是我,目前也不敢轻举妄动,还是等救护车过来吧,不要担心,我留在这里和你们一起等,医院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治疗他们的。”
  
  医院比想象中的更加重视这两名患者的情况。来的不是救护车,而是直升机。
  
  除了两名患者,就只有负责人和宝娜医生跟了上去,其他人不管有多担心都只能留在基地里。
  
   “哥,你说世衡哥他们会没事的吧?”
  
  面对具晟彬满心期待的提问,崔仁圭却无法给出回答。
  
  
  他佯装轻松的在具晟彬的头上轻拍了一把:
  
   “想什么呢,他们肯定会平安回来的,我们还要一起拿冠军呢。”
  
  当然,如果他这么说的时候,脸上能挤出丝毫的笑意都会更有说服力。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