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Shykie is rio

[y2]如果遇见你 田子熊大x玄野计 (3)

  任由眼前的生物再怎么求饶,玄野计冷漠的扣下扳机,甚至都没露出一个怜悯的表情,他现在已经很习惯做这样的事情了。
  
  这次的任务简单到让他有些意外,他已经很久没有接手过这么轻松的外星人了,但这并不能令他开心,甚至有些失望。
  
  照gantz的脾气来看,这么一个外星人顶多给他3分,或者2分都是有可能的,他辛辛苦苦一个晚上可不是为了屈屈2分的。但是抱怨也没用,玄野计一边把玩着手里的枪等着gantz把他传回去,一边忍不住在心里计算着:
  
  [54加上2,或者加上3……还不到60……]
  
  奇怪的是gantz迟迟没有动静,它作为一颗球,虽然个性恶劣了一些,但是做事总是很干脆,这会儿一直没有作为,莫非是任务其实还没有完成吗?
  
  玄野计突然想到了他的第一个任务,那次他们一口气解决了两个葱星人,还有大佛那次突然出现的千手观音……
  
  那样的话……
  
  [就不能继续待在这里了……]
  
  在这样的战斗中,放弃移动在原地滞留并不是什么好的选择,特别是还留在“凶案现场”。
  
  不安的感觉和身体的反应几乎是同时出现的。侧身的一瞬间,大脑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感谢这段时间的战斗经验,身体的本能反应让他堪堪避开了来自背后的残暴的致命一击。
  
  不知道是因为疼痛的传导相对更慢一点,还是因为这段时间频繁的受伤导致神经都变得不那么敏感,在关心自己的伤势以前,玄野计还能冷静的定睛打量他面前的对手。
  
  总的来说,是个其貌不扬的家伙。不过本来就不是地球人,用地球的审美来评头论足也并不合适。让玄野计更加在意的是它手里那柄锋利的刀刃,在黑暗中几乎不能辨认出一丝红色,但是那上面确实沾着属于玄野计的血,刀身足够光滑,一颗血珠“啪”的滑落下来,落在地面上炸成一朵暗色的花朵。
  
  外星人没有再给他更多观察的时间,抬手,在月色下刀锋化作一道银色的弧光向玄野计劈下来!
  
  他狼狈的一滚,反手抽出自己的佩刀凌厉的还击了一招。
  
  gantz给的枪的确威力十足,可是这东西射程又短又有延迟充能还要半天,在这种激烈的搏击中确实算不上绝佳的选择,玄野计还不想赌一下到底是它先开花还是自己先人头落地。
  
  自吹自擂一下,玄野计觉得自己的悟性还不错,在gantz任性组的一群乌合之众里也算是头脑和能力都比较强的一个,没有经历过任何专门训练,仅凭着实战经验和灵性就和眼前的家伙打了个旗鼓相当。
  
  要知道,几个月以前,他还只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而已。
  
  ‖‖
  
  如果说有什么是比gantz更令人焦虑的存在的话,大概是一走进餐厅就看到吉本荒野一副怡然自得,大快朵颐的样子。
  
  [这家伙,明明只是个家教而已吧……]
  
  玄野计皱着眉头想,平时他大概更会用漠不关心的表情把自己掩饰的更好一点,但是辛苦了一晚上他实在是没有这样的精力了。
  
  “为什么吉本老师会在这里?”
  
  趁着去冰箱取牛奶的功夫,他小声的向母亲问道。
  
  “诶?那个……今天早上有人按门铃,一开门就……”
  
  “那也不用管他早饭吧?”
  
  “可是吉本老师说他没吃早饭……”
  
  “那也和我们没关系吧,我们没给够他工资吗?”
  
  道理是这样没错,但是这样说出来就显得有点不近人情了—— 
  
  “计!”母亲带着慢慢的不满喊出了他的名字。
  
  [啊,大意了……居然就这么说出来了……果然还是太累了。]
  
  玄野计的眼神不由得游移了一下,但他很快又恢复到了一副若无其事的面孔。
  
  [算了,吉本荒野什么的怎样都好,总之gantz那边才是大事。反正段考很快就来了。]
  
  玄野计瞥了一眼正往嘴里塞着金黄色的煎蛋的吉本荒野老师充满恶意的想着。
  
  一切就像是被精密的计算好的一样,一直沉浸在早餐的吉本突然抬起视线——
  
  他的眼睛像是杏核的形状,大的不可思议,在朝阳的映射下变成了澄澈的浅褐色。明明是个老大不小的成年人了,却还用着小朋友才有的又湿润又无辜的眼神。
  
  玄野计愣了一下才忙不迭的错开眼睛,虽然只有几秒,但这几秒的晃神已经足够令他感到懊恼了,他抿紧下唇又松开最后“啪”的吧喝空了的牛奶盒子拍在桌面上:
  
  “我上学去了。”
  
  “路上小心点。”
  
  “慢走。”
  
  母亲和吉本的声音同时响起,那双比女生还要漂亮的眼睛再次随着主人的声音回荡在玄野计的脑海里。
  
  “切。”玄野计从鼻子里冷哼一声,本人绝不承认但的确恼羞成怒的暴力甩上家门。
  
  从玄关处传来的巨大声响令餐厅里的两个人不由得惊了一下,大眼瞪小眼的面面相觑以后,还是玄野夫人率先反应过来:
  
  “抱歉了老师,这孩子……”
  
  “啊,不,没关系。”作为吉本荒野的这些时间里,比起这个更加恶劣的态度也不是没有遇到过,玄野计这样的反应已经算得上是非常温和的一种了,就算是吉本荒野自己也清楚自己的作为有多么招人烦——不过这本来就是他的目的。但是这次因为一点迟疑,他还没有来得及做出更进一步的行动,玄野计的这个态度他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计君他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挫折?”最后他这样猜测道。
  
  玄野计都离开了,再待在家里也没有什么意义,玄野一家除了这名“计君”并没有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人,这和他以往选择的目标都不太一样。就算是黑山羊之卵也需要孕育的温床,这也是吉本对于玄野家有些动摇的原因之一。本来他几乎都要放弃了,但是从监视器里见到的那一幕实在太过震撼,对于玄野计,他忍不住想要再观察一番。
  
  老实说他确实有点被吓到了,那天晚上,玄野计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切割、分解了一样的消失在房间里,然后几个小时以后又以同样的方式回到了家中。
  
  吉本荒野是绝不相信又任何一种魔术能够做到这种效果,CG倒是还有点可能,可是他看的可不是什么电影的录像而确确实实是他自己安置的监视器。
  
  [他是怎么做到的?]
  
  [他到底去做了些什么?]
  
  [那件令他如此紧张的黑色皮衣到底是什么,和他的消失有什么关系?]
  
  …………
  
  种种问题盘旋在脑海里挥之不散。
  
  吉本已经不是第一次跟踪玄野计了,早在他决定要来玄野家做家教之前,这名少年的生活规律就被他摸的一清二楚,该拍的照片当然也是一张没少的存好,虽然都没有什么特别的用处就是了。
  
 但是这一次吉本决定抛开先前所有调查得出的结论重新审视一下这个少年。
  
  ‖‖
  
  即便是已经在无数场惊心动魄的实战中培养出了惊人的野性的玄野计这会儿也没能发现跟他他身后的吉本荒野。
  
  他在想事情。
  
  不是gantz,迄今为止他已经投入了足够多的时间和精力在那颗球上面,偶尔他也想要一些从那里面解放出来的时间。
  
  通常他会想到小岛同学,那名温柔美丽的女同学总是令他心动不已。但是今天,他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回忆起小岛多惠的脸。取而代之的是吉本荒野,经过一个清晨的发酵,甚至连他微耸的颧骨和红润的嘴唇都在脑海中变得栩栩如生了起来……
  
  [搞什么啊,我又不是同性恋……]
  
  实在是过于烦躁,他皱起眉头。他最近做这个表情越来越多了,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顶着高中身皮的老头子了。
  

评论(4)

热度(13)

  1. 猫大爷不爱说话Even_观乐法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