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大爱FZ,老虚男神,Seed是我心头好,阿斯兰一辈子的白月光

猫鼠游戏(整理重发版 4)

  赵世衡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发烫。
  
  倒不是因为一个吻,作为一名老司机他还不至于纯情成这样。信息素的交换唤醒了结合热,从生理上他感到了渴望和欲‖望,另外张亨硕大概不知道自己看起来多诱人,他冷冷的,挑衅的望着赵世衡,同时用手背擦着嘴边的唾液,白净的脸上带着情‖欲的酡红。
  
  这不能怪张亨硕,他和他的向导已经分开太久,仅仅只是这么点信息素他的身体就张开双臂热情的拥抱。
  
  “你……”
  
  “没有这样的觉悟就不要靠近我,明白了吗?”
  
  赵世衡有毫无疑问是没有任何觉悟的。一方面他不由自主的被张亨硕吸引,另一方面对方的性别又让他难以接受。但是这种时候被这样挑衅了,他觉得自己不做点什么就太不男人了所以他气势汹汹的反击。
  
  张亨硕感觉眼前一暗,然后嘴唇被柔软的碰了一下。
  
  对面那个向导做完这一切得意洋洋的看过来。
  
  [你是小学生吗?]
  
  张亨硕沉默了一下,强忍住不吐槽。
  
  这个向导有点迷,他看不懂至今为止了剧情发展了,不过——
  
  “很好。”
  
  他说道。
  
  至少勇气可嘉。不管赵世衡是出于什么原因,但是一但他走出这一步,张亨硕就不会再压抑自己了。不是什么时候都有任性的权利的,他该明白这一点。
  
  张亨硕这一句“很好”说的压迫感十足,他本来是个乐观开朗的人,但是连日来的折磨让他的属性版上难免的加了几分阴郁。
  
  赵世衡的精神屏障很坚固,张亨硕来自张亨硕精神上的直接压力他一点也没感受到,但是这不妨碍他意识到大事不妙。不过他转念一想,自己也是男人不能怂!无视他无谓的看回去。
  
  张亨硕觉得他简直幼稚的不行,嗤笑了一声没再做什么。今天已经足够了,一口气掠夺的太多怕会吓到他,不急他们还来日方长。
  
  周末的时候,张亨硕还是像平时那样去宝娜医生那里。
  
  临走的时候,遭到了阻拦。
  
  “你等等!”赵世衡好气,他都那样放下身段表达了善意,结果这个家伙占完便宜以后居然还跑去看医生解除结合?这妥妥是打他的脸!
  
  “怎么?”张亨硕波澜不惊的看着向导,想知道他又要搞什么事。
  
  “我们不是已经达成协议了吗?”赵世衡见他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有点气急败坏。
  
  “是这样没错。”张亨硕颔首。
  
  “那你还看什么医生?”
  
  原来是这个原因。张亨硕四处看了看,随手拿起一个玻璃杯。
  
  赵世衡:?
  
  张亨硕面不改色的微微用力。清脆的响声后几道裂痕清晰的出现在杯身。
  
  (我的杯子!不远处的Imp心疼的皱起脸。)
  
  “你……你想干什么。”表面上还努力强撑着镇定,但是颤抖的声线已经将什么都暴露了。
  
  “怕什么……”想打你的话早就动手了。
  
  张亨硕把破掉的杯子丢进垃圾桶里才慢条斯理的解释:“只是告诉你我去医院的原因,从哪个时候起就没法好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这都是你造成的。”
  
  “……”赵世衡对于这样的指责无言以对。他被培训过相关的知识,向导的缺失对哨兵是多大的打击他也不是不知道,但是张亨硕一只表现的很淡定所以他完全忽视了这一点。
  
  “对不起。”他讪讪的道歉。
  
  张亨硕点点头毫不客气的接受了,这种时候他也不想说什么“这不是你的错”之类的话了,该是谁的责任对方就要好好承担任性带来的愧疚。但是一想自信张扬的向导垮下脸的样子可怜兮兮的,他也没法继续责备他。
  
  宝娜医生一如既往的知性美丽,见到张亨硕她发自内心的露出笑意:
  
  “你今天看起来好多了。”
  
  而且总是一同过来的另一个青年这次也没有如约就诊。
  
  [莫非发生什么好事情了!]
  
  张亨硕躺倒质料椅上放松身体,任由宝娜帮他梳理:
  
  “算是好事吧?”
  
  他含含糊糊的不确定的说。赵世衡虽然跟他匹配度高,但是性格太麻烦了,很多时候张亨硕都觉得自己应付不来他。他有些怀疑所谓的“各方面都合适”大概只是一个传闻。
  
  宝娜微微一笑,把这点犹豫当做是他的害羞。她很喜欢这个大男孩,和她接触的很多其他哨兵不同,这个少年又纤细又精致,为人处世方面也细腻懂礼,虽然饱受痛苦但也没有因此对身为向导的她做出任何逾越的举动。
  
  “那就先暂时恭喜你了。”她真心实意的祝福道:“那么这次就不给你配安慰剂了吧?”
  
  “不,还是给我吧。”张亨硕斩钉截铁的说:“因为我觉得还不是很靠谱。”
  
  基地里,正在认真排位的赵世衡猛的打了个喷嚏。
  
  ‖‖
  
  赵世衡开始注意起张亨硕身上的味道来。那是一股甜腻的,像是面包店的味道,少女的不可思议。

  你大概很难把蛋糕,奶油和新鲜的烤面包这一类的东西和哨兵联系到一起,通便情况下,他们更偏爱……

  偏爱什么呢?赵世衡想了又想,他从没关注过这些,但他感确定肯定不是面包店。他知道这是安慰剂的气味,所以他也意识到这是张亨硕喜欢的味道。男子汉赵世衡对此有些嗤之以鼻,在他看来,游戏,电脑和作为夜宵的拉面才是男人的浪漫。

  赵世衡想到李志勋。

  但他很快又想起来李志勋是不需要安慰剂的,普通情况下,哨兵只需要几颗白色的小药片。他感到一股无处可诉的愧疚感——这事主要怪他,就算是他也是有这个自觉的。

  或多或少的,他想做出点补偿,但又觉得无从下手。

  这让赵世衡变得很烦躁。

  而关于这一点,直接的受害者就是他的队友,而为了磨合总是和他一起双排的imp更是其中的重灾区。

  乐观的想的话,负重练习更加磨炼他的抗压能力和心态,但是如果可能的话,具晟彬偶尔也想轻松一点拿个首胜。另外,再这样下去,就算他每天熬夜单排,他还是要掉段了……

  “那个,哥——”

  “嗯?”赵世衡漫不经心的哼了一声,正专心致志的给杰斯配天赋。

  “你最近,嗯……”他观察者赵世衡的脸色,作势清了清喉咙:“你最近遇见什么难题了吗?”

  他想问:你最近又在搞什么幺蛾子?但是他好歹克制住了。

  赵世衡和张亨硕的事情Imp已经从Homme哪里听来了。Homme不是一个喜欢嚼舌根的人,Imp也是偶然的机会才得以知道。

  具晟彬自己也是个向导,同时也是个是个笔直的快要断了的直男,他还没找到自己的那个哨兵,不过他有自己的规划——他希望那会是个可爱的姑娘,最好年纪比他小,有一双可爱的大眼睛,画着精致的妆容,下巴又尖又小巧……跑题了,咳,我是说,这一切不同并不阻碍具晟彬理解赵世衡的恋情。

  能够理解喜欢男人是一回事,但是眼看着赵世衡变成“恋爱中的少女”又是另一回事。
 
  或者说,他认为男人之间的恋情有如男人之间的友情,根本不需要想这两个人这么纠结。本来他一点都不打算管的,但是时至今日,涉及到他的分他决定自己不能袖手旁观了。他决定好心的听他倾诉一番,然后帮他提几个有建设性的意见。

  然而赵世衡奇怪的瞥了他一眼:

  “没有。”

  ……

  聊天无法继续。具晟彬讪讪的转过头,第N次的在心底扎起了一个名叫赵世衡的小人。

  另一边赵世衡面无表情的盯着屏幕,开始认真反省起自己来了——连具晟彬都意识到他的问题,说明他最近确实不太对,而且不太对的还有点严重。

  他意识到自己变得敏感,患得患失,瞻前顾后以及暴躁。

  从前属于赵世衡的那些优点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就弃他而去,他知道自己现在像个烦人精。

  他叹了口气,然后在表演了一整局的反向Carry以后,他大发慈悲的放过具晟彬,推开键盘朝着替补的训练间走去。他知道张亨硕这个时候肯定在兢兢业业的排位,他就是这样的人,又隐忍又认真;他也终于想明白自己这个时候应该做些什么——他想去看看张亨硕,看看他是不是还在忍受痛苦,然后直接问问他想要什么,像个男人一样果敢的解决一切!

  推开门,他没有闻到熟悉的面包味,训练室里乱成一团,张亨硕倒在地上痛苦的蜷缩成一团。他的脸色惨白,身体微微的颤抖,赵世衡能看见豆大的汗珠从他鬓角滑下……

  一股可怕的力量突然攻击了赵世衡的精神屏障,因为在基地里他没有特别加固,再加上袭击来的又突然又猛烈,赵世衡几乎没有什么抵抗能力的被扯住了精神触手,强行拉进一片精神图景里。

  他还从没见过这样的精神图景——满目疮痍,褪去了色彩只剩下灰白,他正站在一股飓风的边缘,而在那一片混沌的最中间,他找到了张亨硕的背影。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