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大爱FZ,老虚男神,Seed是我心头好,阿斯兰一辈子的白月光

猫鼠游戏(整理重发版 2)


  “亨硕?亨硕?”

  “嗯?”在李志勋的呼唤下,张亨硕艰难的找回自己的意识。他没碰过任何禁药、毒品或者是什么类似的东西,但他感打赌,海洛因对瘾君子的吸引力也不过如此了。

  召唤是相互的,他敢确定那个向导也一定也有所察觉。

  他们的视线在空中不过短短的交汇,但已经足够张亨硕读懂其中的恼怒和防备。

  一个向导居然拒绝已经和自己有过结合,或者说还没脱离结合状态的哨兵?

  这样的事情虽说并不算是前所未闻,可也并不寻常。

  张亨硕作为一名哨兵,老实说,不是很能理解向导所谓的“被哨兵标记就会失去自由”之类的说法。人类社会发展至今,在追求自由与平等的道路上已经越走越远,曾经关押向导的“塔”也早就拆除了2个世纪之久,甚至各种维护向导权益的律法也日益完善。他还能虐待甚至囚禁他的向导不成?

  换句话说,张亨硕自己作为生长在新时代的哨兵也没有那样变态的嗜好。

  不过既然对方如此抗拒,他也没有必要非得去贴别人的冷脸,更何况在这件事中,他认为自己也算是受害者——他的精神向导至今还在癫狂中。

  因此,尽管很困难,他还是别过头去,竭力让自己投入到和李志勋和Homme哥的谈话中去。

  比张亨硕想象的更早,赵世衡其实在他和李志勋还没进到训练室之前就感应到他们了。

  哨兵本身就有着比起普通人更加灵敏的五感和精神力,而向导在这方面更加优秀。

  这也意味着,当召唤来临时,他收到的影响比哨兵更大。

  赵世衡正准备强开一波团战。

  在他按出闪现之前,他的大脑突然像是被个1吨重的大锤狠狠震荡了一下!

  作为一名职业的英雄联盟玩家,赵世衡无疑拥有出色的反应力,尽管他立刻就建立起了一道精神屏障,但他还是已经收到了召唤的影响。

  谢天谢地闪现还没按!

  但他不觉得他这个状态还能接下这波团。机会一闪而逝,对面的小炮已经找到了合适的输出位置,掘墓挖出几个小鬼对他们的前排一通猛啃。

  赵世衡面色潮红,努力把精力集中在游戏上,却只能堪堪保住自己家AD血皮逃生,而他自己在流氓般的围殴中无力回天,倒在二塔之前。敌人踩着他的尸体疯狂的拆建筑。

  去他妈的。

  赵世衡推开键盘终于分出一点注意力给他的哨兵。

  不,不是他的。

  赵世衡拒绝这个叫法。

  赵世衡从没想过自己会是个向导。他们一家都是普通人,据说几代之前他母亲的家庭里曾经出过一名哨兵,但这个祖宗已经是那么久之前的事情了。

  赵世衡觉醒的很晚,直到初中他还沉浸在作为一名普通人的人生中。他从未表现出来任何超人的天赋。

  他就和一般的坏小子一样喜欢欺负班上可爱的女孩子,无时无刻都想散发出“雄性的荷尔蒙”,偷偷看老爸藏起来的限制级碟片,暗恋一个温婉可爱的小女孩。。。。。

  他也曾经幻想过自己是不一样的,他喜欢看那些关于哨兵的漫画。强健的体格、炫酷的超能力还有必不可少的或妖娆或清纯的向导。

  青春期来临的时候,他大部分的梦境里自己都是无所不能的哨兵,而他的女主角毫无疑问是个身娇体软的向导。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真的会变成自己梦里的角色,而且是被推到的那个!

  三观都被毁了!

  赵世衡抱着自己那个看着萌萌哒的兔子精神向导庆幸他那些普通人的小伙伴看不见它。

  就连精神向导都不尽人意!他以为至少是个豹子之类的酷霸狂帅拽的品种,猎狗之类的也可以!偏偏是只兔子。。。。。

  赵世衡确确实实感受到了这个世界森森的恶意。

  好吧,至少他的哨兵,他希望可以是个可爱的姑娘,类似拳皇里的雅典娜那样就可以。

  理想很丰满。。。。。。不,理想都不算丰满了,可现实远比他想的更加骨感。

  赵世衡看着那个跟在李志勋身边的少年,好像能听到自己童年的那片幻想乡轰然倒塌的声音。

  关于几周前的那个晚上,赵世衡绝对不承认那是自己的错。

  他承认那个哨兵的气味的确对自己有很大的吸引力。

  嗯气味。

  赵世衡已经不能直视向导这个人设了。他不能理解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男人的气味产生兴奋。

  就像是任何一个男人看到了穿着比基尼的美女似的,赵世衡在人群中闻到了那个哨兵的气味。

  他能明显的感觉到他的大脑发出兴奋的神经冲动,他的唾液变的又多又粘稠,心脏因为兴奋的交感神经而跳个不停。

  可他甚至都还没有找到那个气味的主人!

  “他(她)”是个男人还是女人?是青春年少还是人过中年?是相貌过人还是丑陋不堪?

  这些未知的信息让他有点不安,可作为男人,他又同样感到刺激。

  赵世衡最大限度的打开自己的精神力,但是欠佳的熟练度导致花了一点时间才锁定了那个人。

  那个个看上去就和这个酒吧格格不入的,干净的少年。

  是个男人啊。。。。。

  赵世衡感到有点失望。

  但是当那个少年的视线看向他的时候,他又不由自主的,连自己都不能理解的向他走过去,递给他一杯酒。。。。。。。

  而现在,他又对上了那股视线,那股在酒吧里让他欲罢不能的视线。就算是隔着精神屏障赵世衡还能感觉到那股致命的吸引力。

  妈的,是男。。。。。。

他的内心还没吐槽完,他就看到那个哨兵居然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去了!转!过!头!去!了!

  如果赵世衡的理智是一根弦的话,它现在一定“嘣”的一下,断掉了。
  
  ‖‖
  
  张亨硕像女生挑香水一样挑选着面前的一堆小瓶子。

  对于他这样的情况现代医学还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只能先提供一些人工合成的类似信息的安慰剂给哨兵提供一定的安抚。

  同时,也会有有经验的向导治疗师帮他梳理精神——这倒算不上太特别的事情。哨兵每天都比普通人接受更多的外界刺激,要处理更多的信息。他们没法像普通人一样选择性的控制自己的注意力,更没法像向导那样轻松的将不重要的信息过滤出去,或者干脆用精神屏障挡在外面。

  他们更像是个高速的,超负荷运转的CPU,强力却也耗损的厉害。

  就像汽车需要是不是去保养似的,哨兵也需要定期接受精神梳理——否则他们会被脑内堆积如山的,无法处理的信息逼疯的。

  张亨硕现在不过是需要更加频繁的接受梳理。

  好在这项治疗是免费的。

  政府忌讳他们就好像忌讳一堆传染病人似的,毕竟他们还不想动不动就跳出来个神志不清的哨兵扛着辆汽车或者别的什么四处为祸。

  “那么,选一个你喜欢的吧。”治疗师名叫宝娜,是名带着金丝眼镜,短发打理的相当精致的知性女性。她说话的语气很温和但你却没法把柔弱之类的词用在她身上。

  张亨硕不需要拿起来一瓶一瓶的闻过去。

  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十几种气味一股脑挤进他的鼻腔。他的大脑飞快的帮他粗略的把这些气味分门别类的处理出来。这样的区分并不算准确,但在这种场合已经够用了。

  消化完这些气味没用他多长时间,很快,他睁开眼睛,毫不犹豫的挑出一只唇膏大小的白色小瓶子。

  “这个。”他简短的宣布道。

  宝娜不需要二次确认就知道张亨硕选了哪一瓶。

  “这倒有趣了。”她挑起一边眉毛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刚刚离开的那个小伙子子——我假设你在进来的时候已经见过他了——他的信息素和这瓶想当相似。”

  “是吗?”张亨硕有点意外的微微睁大眼睛。他本身就看起来很小,这个举动让他看上去像个中学生。

  张亨硕仔细回想了一下,很遗憾的发现他没发说出赵世衡的信息素的气味。他上次能够认出他也靠的是精神召唤而并非信息素。

  他大概用了一些遮盖剂之类的东西隐藏了自己的信息素吧。

  是的,张亨硕已经弄清楚那个混蛋的名字了,而且他也知道在他前面那位接受治疗的人正好就是赵世衡——毫无疑问这是Homme哥干的好事。

  真是戏剧性。

  他们萍水相逢却相互契合,在分开之前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张亨硕甚至都不知道赵世衡的长相。然后他们又再次相遇,而现在又一前一后的为了摆脱彼此而找医生的麻烦。

   好吧,扯远了,重新回归话题。我们刚刚讲到哪里?对,遮盖剂。

  通常情况下,哨兵是闻不到向导的信息素的。

  向导的觉醒概率几乎不到哨兵的1/3,这就意味着有一大半的哨兵这辈子都遇不到自己的命定伴侣,终生只能依靠政府的救济度日。

  这简直比某C国的男女比例更令人发指!

  在这种情况下,大部分哨兵完全不像考虑匹配度的问题。

  谁是谁的天选啊?赶紧找个单身向导才是正经事!

  然而向导并不这么认为。

  有可能的话,他们更愿意选择和自己匹配程度高的哨兵作为伴侣。

  一来这种来自精神的召唤比任何相亲软件都要靠谱,基本不会造成性格不合之类的麻烦,二来给匹配度高的哨兵做梳理更加方便。

  在这种情况下,遮盖剂无疑是最好的选择,能有效的减少不少来自哨兵的骚扰。

  在遮盖剂的保护下,张亨硕只有一种情况可以闻到赵世衡的信息素——结合的那一瞬间。只有那一刻,无论什么都没法阻止一个哨兵感受到他的向导。

  可是张亨硕那个时候已经被酒精麻痹的不知东南西北。他那里还能记得?

  “就这个。”张亨硕把安慰剂放在鼻子下面轻嗅:“我喜欢这个味道,感觉很甜。”而他喜欢甜食。

  “随便你。”宝娜耸耸肩,用电脑打出一个单子递给他:“拿着这个去领药吧,先给你开50ml的,你慢慢用,用完了再来开。”

  “好的。”张亨硕站起来,微微欠身,把治疗室留给下一个倒霉蛋。

  不过,没想到赵世衡是这个味道的。。。。。。

  张亨硕被正午的日光刺激的眯起眼睛,心里居然有点遗憾,为什么他记不起来了呢。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