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_观乐法无

大爱FZ,老虚男神,Seed是我心头好,阿斯兰一辈子的白月光

猫鼠游戏 (整理重发版 1)

  张亨硕已经不会在正常的时间醒过来了。

  7月的清晨来的很早,最后的星辰还眷恋着天空,鱼肚白从地平线慢慢晕开。不知名的鸟儿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展示漂亮的嗓子,唱出这一天的序曲,带着一点腥咸,温热气息的风撞开窗帘,进到这间房间。

  房间的主人看起来正要离开这里。

  到处都很凌乱,衣服有些折的整齐的摆在行李箱里,有些则还摊在床上,没吃完的零食扔的到处都是,泳衣和一些潜水的设备倒是收的整整齐齐。

  张亨硕赤裸着上半身现在冰箱前,取了一瓶矿泉水,就着冰冷的液体吞了两片药片之后终于觉得头没有那么疼了。

  他没有想到一个晚上的放纵会带来这么大的后遗症——连那个晚上甚至都不在计划范围。

  一切是从一杯酒开始的。

  和别的哨兵不同,张亨硕并不热衷于用酒精麻痹自己,但成年以后的第一个假期他还是觉得去酒吧喝点什么。

  这一喝,就喝的有点多。

  隐隐约约的,他只记得那人温热的紧致,他的头发很柔软,还有他绵软的呻吟。他大概是个向导?张亨硕只能想起一点,他的精神向导有着琉璃色的眼珠。

  他们肯定结合了,但糟糕的是张亨硕不能肯定他们的结合到了哪个地步,而且一觉醒来,他就再也找不到关于那个人的一点蛛丝马迹。

  和向导的结合对于哨兵大大有益,但是结合却又分开,反而会造成很大的伤害。

  来自灵魂深处的对于结合的渴求,却不能被满足,这会让哨兵变得无比的脆弱敏感,而向导对于这一切却能感受一点,他们是天生的情感调控者。

  不管那个向导是谁,张亨硕敢肯定他一定是个混蛋。

  他的精神向导——一只仓鼠——在他肩膀上焦躁的转圈,张亨硕伸出一根手指点点它的头像安慰安慰它。

  药物可以暂时帮助哨兵度过这段艰难的日子,可是对精神向导无效。

  想要与没有死亡的向导断开结合,需要一段相当漫长的时光,很多哨兵因此患了抑郁,躁狂,或者是一些别的精神类的疾病。

  张亨硕懒散的把自己的东西捡进行李箱,连续的失眠和药物的副作用让他变得跟虚弱。这次旅行结束,他就直接去MVP Ozune的宿舍——这让他很庆幸,如果他的父母知道他的情况,不知道会怎么样,不过只要一想到就让他头疼。

  “哥,能帮我联系一下精神科的医生吗,我感觉我出了点问题。”他给Homme发了条短信。

  “没问题,我正好要办这事,你们怎么一个两个都弄出事情来。”

  一个两个?都?

  “怎么了吗,哥?”

  “赵世衡你知道吧,我们队那个辅助,最近也需要这方面的咨询。”

  “那真是不幸。”

  赵世衡?他想了很久终于想起了他的ID是mata,但是更多的细节却想不起来了。

  不管怎么样,还是先回去吧。
  
  ‖‖

  张亨硕的仓鼠正追着一只姜黄色的大猫满飞机的窜。

  很好,这很仓鼠!很英勇!

  等到它们终于再次路过张亨硕身边的时候,他眼疾手快的出手终于捉住了他那只不安分的小东西。

  他的精神向导虽然一直都跟普通的仓鼠不一样,但是也并不好战。从它拼命的撕咬那只猫咪的毛来看,这次宿醉的后遗症远比他想象的严重的多。

  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眼下,他头疼的要死,却还不得不低声下气的给黄猫的主人道歉。

  好在对方没有过多纠缠,一猫被仓鼠咬成这样,猫的主人并不好意思大张旗鼓的找张亨硕讨说法。

  当然他们这一切行为在看不到精神向导的普通人眼里显得都很神经。

  剩下的时间里,张亨硕不得不把他的精神向导牢牢攥在手里,免得它到处惹事。

  来给他接机的人不多,只有Homme和一个瘦高的男孩子。

  好在张亨硕也没有多少行李。他自己的东西只有一个皮箱,剩下的两个袋子里全装着带回来的特产和手信。

  “亨硕啊!”

  一到出口就在一片嘈杂中听到Homme大声喊着他的名字。

  对着这位亲近的哥哥张亨硕这些天来第一次发自内心的微笑。他拖着自己的东西快步向他们走过去。

  还有东西比他更快!

  因为要拿东西所以被塞进口袋的仓鼠,乘着主人不注意立刻越狱。穿过机场稀稀拉拉的人群,它四脚着地,像一个仓鼠可以做到的那样飞快的冲向Homme的方向。

  “阿西!”

  这两天他的精神向导一兴奋就准没好事,可是张亨硕被一大堆行李拖累的根本走不快,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仓鼠窜上那个毫无防备的男孩的肩膀,恶狠狠的扑向他肩头的那只褐色羽毛的鹰隼。

  真是。。。。。灾难。。。。。

  如果可以的话,张亨硕很想转身就跑,装作不认识这只仓鼠。

  可他不得不赶过去善后。

 就他赶到他们面前这几步的时间,战况就变得非常激烈了。

  那个男孩的隼比它看上去还要厉害。对这个突如其来的侵略者奋起抵抗,它的翎毛被啃的乱七八糟,却也毫不客气抓掉仓鼠好几把毛。

  好在仓鼠还算有点理智,在意识到这个对手并不好欺负之后就躲会了自己主人的口袋里。

  “啊。。。。那个。。。。。我很抱歉。。。。。我的精神向导它最近出了点状况。”

  “没关系,”那个男孩好脾气的,矜持的微笑,点头:“我听说了,而且我们基地里恰好也有人的精神向导出了同样的状况,所以,你看它很有经验。”

  鹰隼自己重新理好了羽毛,听到被夸奖以后骄傲的叫了一声。

  Homme只是个普通人,他完全不了解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两个人经历了什么。但他还是清了清喉咙:

  “这是李志勋,我们队的中单。”

  “这是张亨硕,我们新招的上单。”

  他介绍道。

  “幸会,张亨硕。”李志勋弯起眼睛,伸出右手。

  “嗯,你好。”

  回去的车上,没讨到便宜的仓鼠倒是一直安分守己的没有再搞事。

  张亨硕摸出药瓶又吞了两片药片。好在这种药并不贵,这短短的几天他现在已经快要离不开它了。

  “你还好吗?”

  张亨硕抬起头就看到李志勋带着关心的眼神。结合断离算是哨兵最痛苦的疾病之一,即便是没有患病的哨兵之间也很容易引起共鸣。

  “还好。”他含糊的说。

  他面前的这个人是哨兵,可同时也是未来可能的同事,他不想让他的同事认为他不值得信赖。

  “我们对内恰好有很多没结合的向导,你来了说不定可以配型成功,这样你就好的快一点。”李志勋没有在意张亨硕敷衍的态度,反而俏皮的开了个玩笑。

  “你要是能看上赵世衡那个小子就好了,这样我们队的两个人就都可以痊愈了。”Homme提到这种八卦的话题兴致勃勃的提议。

  “。。。。。。不要。”

  “为什么拒绝?他是个很棒的向导啊!”

  “哥那种表情的话,还是算了。”

  ‖‖
  
    张亨硕还从来没体会过成为风云人物的经历。不过他现在尝到了,托他的仓鼠的福。

  加入MVP并不是说立刻就能上场,而是成为了Homme的替补。不过这也可以理解吧毕竟他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子,需要练习的东西还很多。

  比起一起战斗,练习的正选,替补之间其实没什么交情。一个人安静的训练,一个人安静的吃饭,一个人。。。。。。。

  并不好嘛!!

  张亨硕本人是个安静平和的青年没错,可他的精神向导,就目前来说,并不是啊!

  “Looper你的仓鼠发疯了!”

  “让它放开我的老鼠!”

  “它嘴上那个,莫非是兔子的毛?!”

  。。。。。。

  总之,靠着这样的方法,张亨硕和他的仓鼠在基地里算是小有名气。就像传说中的Mata的兔子一样。

 张亨硕并没有见过Mata本人,包括他的兔子。不过据说精神向导发疯在这个基地里也不是第一次了,而上一个就是Mata的兔子。不过在张亨硕到达之前,这件事已经合理的处理了。

  为了能够让基地里的哨兵和向导——包括他自己——能够获得平静的生活,张亨硕终于下定决心买了个笼子,能够限制住精神向导的特别的笼子。

  把精神向导关进去没花什么力气,毕竟再怎么样,它只是一只仓鼠。

  有一点。

  它哭了。是的,这只仓鼠意识到自己的自由被剥夺以后,扒着笼子的边把两边的毛都哭湿了。

  不过它的主人并不为之所动。

  “还不都是你自己的错。”张亨硕板着脸,无情的锁上了笼子。

  不过讲道理的话,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并不能算仓鼠的错,追根揭底的话,源头还在张亨硕。可是张亨硕并不打算和仓鼠讲道理就是了。

  “所以,你真的把它关起来了。”

  李志勋作为正选出现在替补的训练室里真是非常少见。

  “是啊,不过李志勋先生来这里有事吗?”

  “没有,我只是想来看热闹。”这人勾起嘴角笑的云淡风轻的说着搞事的话:“说起来,我记得你好像和我同年。”

  “是这样。”

  “就不要叫的那么客气了,直接喊我志勋吧,反正以后都是队友。”

  “嗯好的。”

 “啊——你知道Mata的兔子吧?”他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拉长了语调说道。

  “知道。”

 “想不想去看一下?”

  “。。。。。。”说实话,并不是特别想。张亨硕搞不明白失常的精神向导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坐下来安安静静的吃点甜食。

  “去看嘛,反正你们两个也要一起去咨询医生,提前认识一下也没什么不好。”

  像是为了应证主人的话似的,李志勋肩膀上的隼难得的叫了一声,它真的是一只不爱出声的鸟。

  “。。。。。好吧。”

  张亨硕从没到过正选的地盘,就算是偶尔想和Homme一起吃个饭也都是约在别的地方见面。不过正选的训练室但是比他们的宽敞、明亮很多。

  这个时候Ozone的队员还在各自训练,李志勋虽然是Blue的队员,但是好像和大家都很熟的样子。

  他们进来的时候并不是立刻就被发现的,但是随后Homme就来和他们打招呼,似乎为这对组合的到来感到奇怪。

  不过具体发生了怎样的交流,张亨硕已经听不到了。

  他紧紧盯着其中一名选手的背影,他的身体像是被突然从泥潭中抽出一样轻松,欢愉,那是来自精神的召唤,来自哨兵与向导的结合的召唤!

  那人似乎也感受到了什么似的把头转过来。

  张亨硕的脑袋开始嗡嗡作响,全身的血流都向大脑涌去,他的四肢变得冰冷。

  他绝对不会认错那张脸。

  那天晚上,递给他第一杯酒的那个人!

评论

热度(12)